第153节(1 / 2)

他也悄悄 本萝北 5199 字 2023-05-20

走在上面嘎吱嘎吱的,那种踩雪声在寂静的夜晚显得格外突出。

闻知走得小心翼翼。

因为路灯与路灯之间还隔着一段的距离,走到两盏路灯之间最暗的地方时,她似乎踩到了一块冰,脚底一滑,险些摔倒。

好在贺屿之在旁边及时抓住了她的胳膊,稳稳扶住了。

“小心点。”他说。

“虽然看上去都是雪,但下面有时候也会有结冰的部分。”

贺屿之说着,拉住了她的手。

对方力气很大,每次牵手的时候都喜欢现用力的握一下,然后再松一松。好像紧握一下,才能确认她的存在一般。

但闻知也喜欢他这种力道,会给她一种,他是在意且重视着她的感觉。

闻知就这样任由对方握着,两个人一左一右地在公馆花园的羊肠小道里走着。

这里一点都没有变化,变得只是他们两个人。

不过闻知跟其他人不同。很多人都想回到小时候,但她不想,还是觉得现在更好一些。

至少她能确定他的心意了,不再像小时候那样苦涩。

两个人就这样走着走着,也没说什么话,只是安静地牵手,彼此感受到对方的存在。也享受这片刻的,只属于他们两个人的宁静。

直到又一次从黑暗走到路灯下时,贺屿之才放慢了脚步,缓缓停下来,转过身面向她。

闻知睁大了眼睛,不明所以地抬头去望,却只看到那人黑色羽绒服上落着的点点积雪,以及那张英俊帅气脸庞的一个虚影。

此时,对方已经低下头来。

他挡住了她头顶到眼前明亮的光线,手不动声色的松开她的手,转而左手顺势完全把控住了她的臂弯。

唇上随即有温热湿润的感觉。

闻知闭上眼,感受着那种热意的探入。

她仰着头,不时能感觉到雪花落在脖子里,裸露在外的肌肤顿时有微凉冰冷的感觉。只有唇上是温暖且柔软的。

感受与感受之间,对比异常明显。

她微微张开了一点嘴唇,舌头小心试探着碰了碰对方。贺屿之还未怎么样,反倒是她后背有电流滑过,直上头顶,腿软了软。

闻知险些往后踉跄了几步,好在对方及时护住了她的后腰,将她往前松了松,紧贴在他身前,给予了足够支撑。

他们就这样在雪下亲吻了一会儿,两唇才慢慢分开。

闻知对于自己刚刚的主动有些害羞,不由抓着对方前襟的衣服,将脸埋在对方胸口了几秒。等心脏平和下来才往后退了退。

再抬头去看时,看到他头发上落了星星点点,一小片白色的雪。

“你的头发……”

她伸出食指示意了对方一下。

贺屿之意识过来,然后低头用手简单整理了下,有一部分雪落下来,另一部分融化在了他的指尖与发间。

闻知也摸了摸自己的头顶。

或许也落上了雪吧,否则怎么会一摸凉凉的,然后又变成湿漉漉的一片。

心里忽然有幸福温暖的感觉。

其实是有他在身边的感觉。

两人在外面待了半个多小时才回去。

此时,一楼壁炉中的炉火已经没有那样旺盛了,只剩下烧红的木柴与一点小小的火苗。

不过也到了晚上,该回去睡觉了。

贺宏盛跟左雪岚早就回了卧室。年纪大了,都不愿意熬夜看无聊的节目。要看也不如回去躺在床上享受。

闻知跟着贺屿之回他的房间——

明明已经来过很多次了,上次自己也在里面住过一晚。但今天的感觉却完全不同。

或许是两人成年后,她第一次跟对方一起回来的缘故吧。

这里是贺屿之以前的房间。闻知稍一回想,眼前就能浮现出当年那个桀骜不驯的少年模样。

高高在上,颐指气使,漂亮却疏离。

气味是一种很奇妙的东西。

她那时进来就觉得这个男孩子房间的空气很干净、淡淡的好闻。此时也一样。

好像总是跟她的房间不同,空气里都有少年薄荷般荷尔蒙的气息。

但当时透明的少年感,已慢慢变成了英俊成熟。

闻知刚刚上来时就已经脱了外套,换上了一次性的棉拖鞋。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