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节(1 / 2)

他也悄悄 本萝北 5871 字 2023-05-20

闻知不想再增加自己被嘲笑、被打击的可能性了。就像他之前说过她的那样,她甚至连他的朋友都不算,又有什么资格对他的个人情感私生活指手画脚。

她只能站在那儿,低头忍着痛,一声不吭。

可这在贺屿之看来就是无话可说,觉得对他没什么可解释的必要。

只会让他更生气。

“不说话?”少年冷笑了一声,声音是让人害怕的平静且阴翳,字字清晰入耳。

“现在不说,以后就永远都别说了。”

贺屿之最后只留下了这样一句,然后便转身离开。

闻知仍然站在那里。她眨了下眼,原本卡在眼眶中的泪水终于无所顾忌的掉了下来,大颗大颗砸落到墙角处灰色的地面上。

贺屿之刚从教学楼后面出来没两步,就迎面遇到好奇跟过来的宋晴。

宋晴本来想偷听的,没想到直接就遇上了贺屿之。

少年脸色冰冷到了极致,看起来就气势汹汹的样子。不过女孩儿停下脚步,只尴尬了一秒后便随即恢复正常。

“你怎么了?”她问。

贺屿之看了一眼她,没说话,只是摇了摇头就从她身侧擦肩过去了。

宋晴站在原地,回头看了看贺屿之过来的那个方向,又看了看贺屿之,最终还是决定跟上那个人。少年人高腿长,再加上心情不好走得就快。

她跑了几步才将将跟上。

两人还没走多久就撞到了跟着过来的耿悦。贺屿之跟耿悦不熟,只知道对方是闻知的同桌,理都没理继续往前。

倒是宋晴有些诧异。

耿悦这女生自高一起就独来独往,文艺又高冷,一副跟谁都混不熟的样子。

其实学校里大部分人都知道耿悦家里的情况:一个多部作品闻名于世的天才诗人父亲,一个不堪丈夫出轨而与之同归于尽的歌手母亲,一段报纸上的名人八卦。

以及一笔巨额的、在未成年前却只能交由姨妈保管的遗产。

她还以为耿悦这人就跟她那爸一样是个天生怪咖呢。倒是没想到她看上去还挺愿意跟闻知玩?

挺好,可能怪咖也相互吸引吧。

宋晴就这么一晃神的工夫,贺屿之又走了远了些。

她只好匆匆看了耿悦一眼,随即收回视线,抓紧跟上前面少年的脚步。

而另一边,等贺屿之走了之后闻知才终于可以放松下来,整个人蹲下,头埋在膝盖间哭了一会儿。

直到旁边有脚步声传来。

闻知害怕贺屿之再回来对她怎么样,一听到声音便紧张得抬起头来,却发现不是贺屿之,而是耿悦。

“你没事吧?”

对方站在左边,低头看着正蹲着的她问。

闻知最窘迫的几个时刻都被耿悦看到了。她赶紧擦了擦眼泪站起来,下意识的有些不好意思,摇了摇头否认说:

“没事。”

“你们是远方亲戚吗?”耿悦问。

闻知摇了摇头,“不是。”

“那是什么关系?别告诉我你在跟他谈恋爱,还住在他家。”耿悦问。“之前有人看到过你们一起坐车回家。”

一听到谈恋爱这三个字,闻知就警铃大作,赶紧否认:

“没有!不是的。”

贺屿之怎么可能会跟她谈恋爱。不用想都知道不可能,他只会喜欢像宋晴和耿悦这样漂亮的,家世又好的女孩子。

“那为什么这么多女生,他偏偏对你颐指气使的?”

“因为……”

耿悦一句话接着一句话的,让闻知有点措手不及。

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如果说出实情会怎么样,脑子里面乱得很,一不留神就脱口而出。

“因为我妈妈在他家工作,我只是在他家暂住的。”

完了,她说出来了。

不知道为什么,一直保守捂着的秘密说了出来后,竟然有种解脱的感觉,但随之而来的又是一种恐惧。

她害怕耿悦把这件事再告诉其他人。

“这件事你可以不要跟其他人说吗?”闻知小心试探着问。

耿悦看起来比较平静,并没有对闻知刚刚所说的事情而感到吃惊。

“我为什么要跟别人说?”

她回了一句:“你放心好了,我没兴趣在别人背后嚼舌根。”

闻知点了点头,抬手擦了下眼泪,小声说:“那就好。”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