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节(1 / 2)

他也悄悄 本萝北 5058 字 2023-05-20

“我让你怎么做你就要怎么做。”

他看着她,声音里面没有一点温度,只有冰冷命令式的语气。

“听不懂么?”他问。

闻知窘迫得快要哭出来,鼻腔发酸,眼睛早已经红了。

她用余光都能看到全班同学都在往这边看,都在看她的笑话,但是却好像没有任何一个人有上前,稍微帮一下的意思。

就好像是大家都怕贺屿之。

又或者是觉得惊讶,也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没有人好意思上来劝。

闻知抿了抿唇,头低下来,自然垂下来放在两侧的双手已经不自觉攥紧成拳。

“不要……”

她憋了好半天才说。

虽然还不敢抬起头来跟贺屿之的眼睛对视,但总算是第一次对他说出拒绝的话:“我还挺想学游泳的……”

“我不想回去。”

闻知觉得莫名其妙。

就像篮球馆那样一次似的,贺屿之好像总是不顺心了就过来冲她发一顿脾气。

可能是她平时温驯太久了。

此前贺屿之什么要求她都答应,哪怕有些根本就很过分。以至于这次她头一次拒绝了他的想法,没有顺他的心,贺屿之眼见着脸就愈加阴沉了下来。

他忽然又凑近了些,几乎贴着她无限近,声音压低到,只有他们两个才能听到的程度——

“闻知,你别忘了你的学费是谁家交的。”

他冷笑了一声。

“给你们地方住,让你有学上。不然你以为像你这种平民,有什么资格能在这里。”

“随便你听不听我的。”

“只要你觉得,自己可以经受得住后果。”

闻知半抬头,不可置信地看着他,心脏像是被对方握在了掌心中,稍微一用力就要爆裂开来。

直到贺屿之说完,她都不敢相信对方说了什么。

他是这里唯一知道她软肋和死穴的人。

是啊。

她能站在这里都是他家交的钱。他现在使唤她,对她发脾气。但只要闻知稍微不顺了他的心意,他就有一万种方法能让她从这里离开。

毕竟……他们才是一家人。

贺屿之才是那个爷爷的亲孙子,贺先生的独生子。

他只消稍微说几句夸大其词,哪怕是莫须有的事,自己甚至是连带着妈妈就要被扫地出门。

更何况……

左雪岚本来也不怎么喜欢她。

女孩儿站在那里,肩膀微微的颤,一时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当然,更震惊于贺屿之刚刚那些近乎于威胁跟逼迫的话。

空气里有一种无形却激烈的暗涌和灼烧。

而这时,旁边忽然有一道响亮的哨子声传来,撕裂了训练场馆内诡异的安静。

“集合集合!都先过来集合热身!”

“一会儿再自由活动!上游泳课可不是让你们自己过来玩水的!”

游泳课老师对刚刚发生的一切都毫不知情。

他这时才姗姗来迟地从男更衣室那边出来。一边吹哨子一边拍手,声音在原本就空旷且安静的游泳馆内显得更为突兀。

贺屿之最后盯着闻知看了一眼,然后便用胳膊撑了一下,敏捷地从旁边一下上了岸。

只剩下闻知还在原地呆着。

女孩儿眼睛含着泪,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只是低头时,眼泪还是不收依托般跌落到水里,晕起一圈又一圈小小的波纹。

贺屿之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就是好像有股火气直冲头顶——

尤其是在她拒绝了他的要求后。

直到上岸走得远了些,怒火中烧的脑子好像才略微恢复了些清明。

“屿哥,原来你们真的认识啊?发生什么了?那个女生惹你了?”

上岸后,有几个班级里的男生很八卦地凑过来问。

程良自以为班里只有自己知道闻知跟贺屿之的关系,但他也不好说什么。

毕竟贺屿之的暴脾气连他自己都经常触霉头,只得尴尬的摸了下鼻子。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