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节(1 / 2)

国破夫郎在 瞌睡龙 5892 字 2019-04-06

李袖春哪里不明白花顾白的意思,她凑到他耳边小声道:“好吧,下次我来做。”

花顾白满意地点点头,“我要吃......”他用手一个个数着,李袖春也没有厌倦的意思,还时不时地修改他口中越来越多的‘预订’。

等花顾白慢吞吞说完,萧雅和恨春都把桌子给收拾干净了。

李袖春笑眯眯地把花顾白抱过来,“接着说,怎么不说了?”她已经有很久没见过眉飞色舞的他了,她想多看看花顾白这一面。

花顾白却不再接着那个可笑的话题继续说了,反而用下巴蹭了蹭李袖春的肩膀,严肃了语气道:“妻主,毓家表姐的事,不如让我来?”

李袖春没有听他说完,就打断道:“你如果说是让你去与毓家表姐谈判的话,我不同意。”

花顾白被她语气里的坚决所打败,维持着他独特的清媚语调小声道:“没什么危险的,我只是去把清水的死契取回来。”

他轻描淡写的话也没能让李袖春改口,她捧起花顾白的脸,认真道:“我不是她,不会让你去做这种事的。你可以替我出谋划策,但是任何用你自己做诱饵的谋策,我都不会同意的。”

她坚决不允许,花顾白去引诱别的女子这种方法来达成目的。

沉默了一会儿,花顾白弯起了眉眼,无声无息地笑了。

是他忘了,这人和九皇女不一样,他也该换个思考的方向了。

“好了,我带你出去逛逛可好?”李袖春替他拢了拢遮住他视线的头发,“我们可以边走走,边想想解决的办法,也许会有别的好办法呢?”

作者有话要说:一更。二更在9点哦~

标题的双|飞居然会被口口,卧槽!

第65心有灵犀一点通

花顾白的面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冷了下来,他目光扫过被李袖春抱在怀里的小药童,又扫过一旁跟着的抱着佩剑的萧雅,和苦笑的恨春,转头哼了一声。

“走吧。”李袖春过来拉住他的手,往外走,丝毫没察觉到自家夫郎已经对于‘两人出行’变成‘五人出行’的不满都快要溢出来了。

花顾白挑了挑眉,手动了动,还是没能把自己的手抽出来。

算了,人多就人多罢,他总有办法让李袖春的目光只放在自己身上的。

*

花顾白主动要求去隔壁坐一坐,李袖春也想着恢复记忆以后她这是第一次拜访秦叔和秦婶,便也没有反对。

一行人立刻被好客的秦婶请了进去,李袖春萧雅留在外面陪着秦婶逗小药童,花顾白带着恨春去见秦叔。

秦婶意犹未尽地上下掂量着小药童笑道:“我的女儿要是有这般可爱就好了。”

李袖春知道她说的是秦叔肚皮里的孩子,便跟着笑道:“秦叔大约什么时候生子?”

“可能是元月前后。”秦婶把小药童放下来递给萧雅,与李袖春坐在旁边聊了起来。

李袖春算了一下时间,离来年一月不过月余了,眼中带着笑意祝贺道:“秦婶放心吧,秦叔一定会生出个大胖闺女来的。而且元月出生的话,整整一年的福气都有了。”

夸赞的话让秦婶喜笑颜开,她挥挥手让侧夫去给两人添了水来,也挤了挤眼睛对李袖春道:“丫头你呢?还没有动静?”

李袖春再迟钝也能反应过来秦婶说的这是花顾白怀孕没,她心里觉得好笑,两人刚刚敞开了心思接纳了对方,根本没有行过房,怎么会有小宝宝?

见她摇头,秦婶蹙了眉,“不该啊,这都快一年多了......袖春,告诉婶,顾白他是不是......?”

李袖春怎么会让秦婶胡说八道,赶忙摇手,“不是,我们俩都没有问题。是我们不太热衷......”说着,她脸上飞起一片绯红,再怎么说也是个黄花大姑娘,不能比得上正宗女尊国里出来的秦婶那么彪悍。

“那哪行!”秦婶拍了她一下,“这事就要赶前不赶后,否则等晚了顾白也不好生啊。而且,给个孩子也能让男人们放心,你瞧我的正夫和侧夫不就从来没有那糟心事?”

李袖春闻言,倒是听进去了一些。

这些事往后她也确实得放在心上,既然她打算和顾白长长久久走下去,成为真正的夫妻......那么不得不考虑这些事了。

秦婶还嫌不够一样,兴奋地从兜里摸出了什么,塞到李袖春手里,“这东西是我在老乡那里拿到的,丫头你若有什么不懂的,看看便懂了。”

她的笑容让李袖春瞬间明白了这是什么,她满脸无语地被迫收下了这个看起来疑似是‘春宫图’的东西,其实她很想告诉秦婶,早在穿越初期,托九皇女的福,这些东西她都快看吐了。

偏偏这时,与秦叔聊完的花顾白跟恨春漫步走了出来,秦婶一收手,李袖春不得不把那烫手山芋收回了怀里。

李袖春轻咳一声,揽过走过来的花顾白,“接下来想去哪?”

花顾白眸中闪过一丝好奇,目光轻瞥过李袖春微微敞开的衣襟,“去看看冯封吧?”

李袖春松了一口气,“好,这么久了确实没有好好看冯封上工的样子。”他应该是没注意到她与秦婶的动作吧,她不希望给花顾白这方面的压力,其实她也不急的,这种事应该是顺其自然的。

“那我们就不送了。”秦叔抱着大肚子,抱歉地笑笑。

李袖春自然和众人摆摆手,示意他无妨。说了一大堆吉利话,李袖春保证会在秦叔生产当日过来守着的,而花顾白也答应了秦叔会常过来坐坐的邀请,两方才依依告别。

要去见冯封,必然要离开村子前往小镇上。

一路上,萧雅抱着小药童买着稀奇古怪的玩意儿,恨春也像个透明人一样跟在两人后面不说话,花顾白这才有一种是两人出行的感觉。

“没什么想要的吗?”李袖春碰了碰他的手,让他多看看路边的摊子。

花顾白淡淡地扫了眼周围殷勤招呼的店主们,摇了摇头。踮着脚尖靠入李袖春的怀中,摸索了一阵,把李袖春怀中藏着的东西悄悄转移到自己衣袖里,整套动作如行云流水,只有抱着小药童会武的萧雅看到了。

李袖春还以为他走累了,把他的重量转移到自己这里,根本没发现自己藏着掖着的东西早就被人顺走了。

是本书?

花顾白的手捏了捏书的边角,他这种喜欢读书的人,片刻就能反应过来是什么东西。他轻轻扫了眼后面目瞪口呆的萧雅,暗含威胁的目光让萧雅赶忙转移了视线。

萧雅可不敢拆神仙娘娘的台,虽然她并不知道神仙娘娘为什么要偷阿姐的东西。但是......应该没什么关系吧?反正阿姐的东西,永远都是娘娘的。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