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节(1 / 2)

原本是翻倒的状态,他洗了澡出来发现它就立了起来。

毫无疑问是余清窈扶起来的。

余清窈眼睛眨也不眨,定定看着李策,嫣红的唇瓣半张,“啊……我好像有点印象了。”

李策和自己的年纪相差四岁,所以首先排除掉同班的同学。

按着这个方向去回忆,余清窈只能想到一个还有点印象的人。

一个比她大两届的转校生,也曾经是她的好朋友之一。

在那个时候因为下海经商的人变多了,孩子往往会随着父母的工作变动到处转校。

在余清窈三年级的时候,她家里还富裕,一家三口其乐融融,所以性格也活泼,喜欢结交各种新朋友。

遇到喜欢的就会送上自己的‘大作’,以至于后面朋友太多了,她每天回家后都没有时间下楼玩耍,就忙着挥笔创作还债了。

在那样的情况下李策手上还能有三张她赠送的小卡片,可见当初两人的关系很不错。

但那都是十一二年前的事情了,他们两人这么多年从未有联络,哪还有从前的情分。

“……还真是很小的时候。”余清窈捧着玻璃杯,不住地往李策身上瞟,欲言又止。

“你想问什么?”李策十分大度地望着她,“我现在都会如实回答。”

既然他都这样说了,余清窈又怎能按下自己的好奇。

她轻声问道:“虽然我们小时候认识,但也不至于让你这样帮我吧……”

无论是那个火速注册帐号出来给她撑腰的赵律师,还是更早一些因为看见她想去伊犁河谷的笔记而买下了她一副画。

这些串联起来,很难不让余清窈有充分的理由,证明李策很早就知道了她的号,看过她分享的东西。

所以那次在车上他才连好奇问一句都没有。

余清窈脑子越来越清醒,仿佛打通了任督二脉的高人,分析起来头头是道。

“而且协议结婚这样的事情对于你这样的公众人物牵扯太大,一旦我们的事情被曝露出来,将来收场很难很难,权衡利弊,你也完全可以不必把自己搭进来……”

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让余清窈已经感觉到胆颤心摇,这明摆对于李策而言是弊大于利的交易,像他这么聪明机智的人怎么会想不明白?

“所以,你为什么要和我协议结婚?”

余清窈放下手里

的杯子,正襟危坐,满脸严肃,摆出一副不再好骗的模样。

李策也轻轻搁下酒杯,朝她抬起眼来,唇线稍弯,温声道:“你就当我,想先上车后买票吧……”

“?”余清窈抓紧自己的手机,差点夺门而逃。

李策凝视着她,认真道:“你说过,分手后和优秀的人接触不违背伦理道德,也不违法,但在我们协议的这一年里都要维护约定,遵守婚姻法,不与其余人过密交往……”

“所以,能给我一个机会,让我近水楼台先得月吗?”

余清窈再次当机。

若她是一台电脑,此刻只怕是同时开着十张图在进行高规格渲染。

机箱的风扇呼呼呼地吹,CPU的温度却只升不降,烧得整个机箱滚烫。

“……”过载导致余清窈失去运行能力。

李策诚心诚意道:

“换句话说,我现在可以追你了吗?”

“你会追人?”余清窈人是懵的,嘴巴却快得很。

但话刚脱口,余清窈那叫个后悔莫及,她才不是什么月亮,她就是只傻狍子,自己往陷阱里冲锋。

李策微微一笑,“你教过我。”

余清窈眼睛睁得圆溜溜。

她教什么了?

“好了,今天很晚了你也累了,回去睡觉吧,其他事情交给我。”李策已经心满意足,忽然开口就让她回去。

等余清窈反应过来,前面给她选择的时间已经截止了,都不带倒计时的!

李策看着她,温目柔眼:“晚安。”

余清窈想开口却好似不知道要说什么,抿了抿唇,不敢多瞧他一眼,匆匆道:“晚安。”

这次是真的夺门而出。

回到自己屋中,她锁好房门,跑进卫生间,看见自己脸上的血色已经盖过了腮红,连忙掬起水浇在面上。

再抬起头,镜子里映着一张娇艳欲滴的脸,更不能看了。

余清窈挪开眼。

卸妆、刷牙、洗澡,一骨碌滚在床上,抱着被子左右翻滚了十几次,像个滚筒洗衣机一样,想把脑子里进的水甩出去。

等彻底平静下来后,余清窈才再次拿出手机,发现那个造谣她的小X薯号已经道歉删笔记滑跪一条龙了。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