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节(1 / 2)

是错觉吧……

小皇子的性子像皇后娘娘,最是心软好说话。

要不然她也不敢在他面前造次。

彩云原以为李旭特意带着自己来见皇后,是预备给她说情,将她送给皇帝。

万万没有料到,他是来告状的。

“阿娘,我不想要这个婢女了。”

一进殿,小皇子就抱住皇后的腿,委屈巴巴地说。

他的话音刚落,彩云吓得一个激灵,俯首叩地,惊恐道:“……奴、奴婢死罪!”

“怎么突然就不想要了?”余清窈虽然宠爱李旭,却也不会溺爱。

凡事还是要问个清楚。

“她生得好看,儿日日看着她的脸,都不能专心功课了!”李旭嘟起嘴巴,撒娇起来。

他虽然是个男孩子,但是毕竟年纪尚幼,还是有撒娇的本钱。

“呃?”余清窈把目光扫到下方。

她还记得这个宫婢叫彩云,但是长什么模样却没有关注过,没想到居然有令李旭分心的能耐。

“当真是如此?”

别说余清窈不信了,这话一个六岁的孩子说出来,怎么也感觉透着离奇。

李旭点头,“是真的,儿想一个人的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我总不能因为她生什么模样而责备她,可我见着她的脸的的确确会因此分心,这不利于儿的学业,所以只能请阿娘把彩云安排到宫外去。”

在李策登基后,皇宫里就多出了许多宫人,如何安置这些人也曾经是一件麻烦事。

宫婢倒也容易,只要给一些嫁妆,出宫嫁人也算有个出路,至于不愿意嫁人的,就安排到宫外,各种新办的福利机构去工作。

本来国库养了这么多为皇帝、后宫服务的宫人也是一笔大开支。

经这样一安排,这笔开支就节省了,何乐而不为?

所以小皇子说的法子也是宫里的常规做法,并不特殊。

李旭看了眼彩云,乌亮的眼珠转了转,“给她找个好人家嫁了,也算是服侍儿一场的恩赏。”

因为出宫嫁人的话,宫里至少会出二十两银子当她的嫁妆,所以李旭才说是恩赏。

余清窈虽然惊讶李旭会因此要打发走身边的宫人,但是又十分欣慰他的处理方式。

“彩云,你怎么说?”余清窈又去问彩云。

彩云已经吓傻了。

“奴、奴婢……”

“你有什么话就直说,我母后一定会为你做主。”李旭站在一旁,乖乖巧巧地道,连声音都柔得像水一般。

“……彩云都听殿下和娘娘的安排。”彩云被这突然变故弄得心里没有底,连脸都不敢抬起来。

余清窈把彩云的反应尽收眼底。

无论李旭说的是不是实话,但彩云的这幅表现,心里亦是有鬼。

余清窈在宫里向来公允,不存在有什么人在宫里受了委屈和欺负却不敢在她面前说实话的。

余清窈抚着李旭的脑袋,“既是如此,那就按着旭儿所说的去做吧,彩云你服侍皇子有功,本宫也不会亏待你,你先下去,本宫会给你一个合适的去处。”

“是,谢娘娘大恩!谢殿下大恩!”

彩云还有点腿软,是知蓝上前扶住了她,才把她搀出殿。

“殿下可真是宽宏,想必是彩云做了什么冒犯殿下的事,殿下非但没有处置她,还好好将人送出宫去。”

连余清窈都看出来了不妥,人精一般的春桃怎么看不出来。

余清窈闻言,微微一笑。

“所以我说旭儿是个好孩子。”

李旭听见母后夸他,得意地弯起唇角,正笑得开心,忽然感觉脖子处凉凉的。

他还没反应过来,对面的余清窈已经笑吟吟地起身,惊喜道:

“陛下什么时候来的?”

“有一会了。”李策垂下眼睫,懒洋洋地盯着李旭,审视的目光从上到下,将他这个好大儿看了遍。

李旭被他阿耶的目光锁定,都不敢挪开眼,仿佛要被他看穿了。

不过他也不胆怯,而是努力睁圆了眼睛和他的阿耶对望。

这次他也没有做错,所以理直气也壮,毫不畏惧。

李策笑哼了声,朝着皇后走了过去,转瞬就温柔了神色,温声问道:“窈窈今日可还好?”

“我很好,裴大人说二胎会比一胎时轻松一些,让我放宽心就是,陛下过来是政务处理完了?”

在帝后说话的时候,李旭悄悄挪动脚,打算神不知鬼不觉地趁机溜走。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