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节(1 / 2)

余清窈被春桃和知蓝扶着,正坐在一个两脚梯上,看载阳抓猫看得津津有味。

她身旁的树上,元宝脚踩在树屋顶上,亦是低头看有滋有味。

李策从外面进来,一抬起眼就瞧见人群当中最显眼的余清窈。

她今日穿着一条郁金裙,肩和手臂上的料子轻薄,隐约能在光下看见底下白皙的肌肤,盈盈不及一握的腰被一条镶着小珍珠的腰带束着,由于她两手撑在身前,身体自然往前倾,更凸显出她那纤细的腰线。

李策的目光在她腰间徘徊了一阵,落回到她的小脸上。

在宫里被精心养了这一两年,余清窈的气色比从前更好了,莹白的肌肤下透出健康的血色,不染胭脂也粉腮如霞。

一双杏眸也越发乌黑明亮,就像是最上等的黑珍珠,莹润有光。

此时的她被猫逗得唇角扬起,弯出柔美的笑弧,仿佛风吹过灼灼芙蕖,艳美惊人。

美人展颜灿笑,任谁瞧了心情都会随之好起来。

李策微微弯起了唇。

这时松雪一个纵跃,跳到了他的脚边,一直紧追其后的载阳连忙刹住脚,还以为是自己眼花,揉了揉眼才惊道:

“陛下?!”

周围的人才发现,皇帝居然一声不响出现在院子的一角,赶忙向他行礼。

“见过陛下。”

余清窈嘴角的笑意更浓了,惊喜道:“陛下今日不是出宫巡视了么,怎么就回来了?”

李策见她坐在梯子上,虽然看着危险,但是四周都有人护着她,倒是无妨,是自己多虑了。

他笑道:“忽然想到你了,就提前回来了。”

皇帝公然说情话也不是第一回,但是皇后那张脸还是悄然红了,飞快瞥了眼左右,看见大家都低头转眼,佯装没有看见听见,她的眼睛似嗔还娇地瞟了眼皇帝。

知蓝把余清窈扶了下来,飞快替她整理了一下被弄皱的裙摆。

李策弯腰把还缠在自己脚边的松雪一把抓住,扔到载阳怀里,然后迎着余清窈走上前。

余清窈牵住他的手,指着树上的树屋,高兴道:“陛下您瞧,元宝很喜欢这个树屋。”

李策看了眼树上的树屋,又瞄了眼松雪,笑道:“那松雪是不喜欢树屋,还是怕被元宝打?”

松雪在载阳怀里没骨气地叫了声,还不服气。

余清窈捂唇笑了起来,“元宝平常也不打它,只有松雪老挤上去的时候才打。”

谁叫元宝是一只漂亮的小母猫,就是讨松雪喜欢。

元宝甩了甩尾巴,矜骄地‘喵’了声。

“陛下既然回来了,那中午留下来一起用膳吗?”余清窈仰起脸,期待地望着李策。

皇帝事务繁忙,皇后也不清闲,所以两人不是天天能够一起用午膳。

李策点了点头,揽住她的腰,嗓音温和道:“嗯,这是自然。”

春桃和知蓝连忙下去吩咐多做几道菜。

福吉追着两人交代道:“陛下带了一只野山鸡回来,让御厨炖个汤吧……”

离着中午用膳还有一段时间,余清窈和李策也没有闲着。

作为大旻的帝后,两人分工明确,一人管着前朝的国家大事,一人料理着百姓民生。

以往大旻是有专门的机构收集整理民间的诉求,经过层层筛选,最后归于司礼监汇总,酌情禀告给皇帝。

这里面的‘酌情’二字就意味经这些机构过手,会筛掉不少不想被皇帝知道的事。

皇后原本是统管后宫的,可现在的皇帝后宫一直空置,余清窈这个凤印端着也是无所事事,偶然间听见赵方谈及此事,她就想尝试管管。

李策没有拘着她发挥,反而派来几名相关的官员来辅助她。

两人的书房设在一处,是两张面对面放置的檀木书案,既方便交流,又能保留一点适当的距离。

天气逐渐炎热,书房两面的八扇花窗齐齐打开,外边郁郁葱葱的绿意都得以映入眼帘,让人心旷神怡。

余清窈吩咐人待会就把午膳摆在书房外边的花厅里。

花厅外边现在夏花灿烂,是一处不错的景致。

随着太阳高升,食物的香气渐渐就从花厅的方向被微风送进书房。

那道人参鸡汤浓郁的味道最为明显,李策放下紫毫笔,用旁边的湿帕擦了擦手道:

“这只野山鸡是当地一猎户送的,听说十分滋养身子,你待会多吃点。”

余清窈点了点头,正想要应好,忽然一股气从肺腑顶了上来,直冲到咽喉处。

她连忙捂住唇,身子都不禁往前蜷缩,就像是反胃难受时的反应。

李策飞快扔下手里的湿帕,几步绕过桌子,手轻轻扶住她的肩,低头打量她的脸色,“不舒服?”

余清窈点点头,就这片刻功夫,她的脸色煞白了一片,眼睫盈着薄泪,看着十分可怜。

“这鸡汤的味……”

话还没说完,她又捂住了嘴,难受地只想推开李策,怕自己会真的吐出来,弄脏李策。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