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节(1 / 2)

月白色的单衣松松垮垮挂着,一边已经滑到胳膊肘了,露出背后大片莹白娇嫩的肌肤。单衣越落越下,终被窥见掩在衣下,且按在细腰上的一只大手在作乱。

晶莹的汗珠从雪背上滚落,洇湿了衣。

簌簌雪落在台上,仿佛是已经积累到了极限,终于不堪重负,坠了下去。

细雪融成了水,汩汩流淌。

殿里越来越热,细汗洇湿了鬓发,松软的乌发在后背翻腾,犹如往下奔腾的瀑布,时不时有浪花回卷,往上激荡。

外面的风雪不知何时停了,余清窈裹在薄衾里,被李策带到窗边赏雪。

可她泪盈盈的眼又怎么看得清雪景。

她娇嗔抱怨了句,李策就握住她的腰,俯身在她耳边轻笑,濡润的嗓音钻了进来,“你还真想一心两用么?”

余清窈回想往昔。

……她是没那个本事。

正在胡想,身子又往前一扑,好在她用肘及时撑住窗台。

脖颈后仰,余清窈把脑袋抵在李策胸前,轻轻问道:“那、那殿下能一心两用?”

李策低头反覆衔吻她的唇瓣,搅动的水声和雪扑簌簌落下的声音混在一块。

他温声笑道:“我的心,不一直在你身上么?”

第101章晋江·日常·番外2阿耶、春桃X载阳、福安X小小……配角含量高(二合一)

冬月前夕。

大雪纷飞,金陵城内外皆是白茫茫一片。

街道两旁的屋檐上都覆着厚厚的积雪。

时不时就有雪被震落,浇得行人满头满肩,苦不堪言。

轰隆隆——

几匹膘肥的战马从城外冒雪而来,蹄声如雷。

这个时候路上行人不多,更别说是赶路进城的马队。

毡帘子一掀,从车窗里探出一张香娇玉嫩的小脸,雪肤丹唇在茫茫雪景里十分显眼,正是余清窈。

她循着声音的方向瞧去一眼,脑袋就飞快缩了回去。

“快快,是阿耶到了!”

护卫簇拥着马车本想要出城去,没想到在街道上就遇到了,赶忙靠着路边停下。

余清窈穿着带兔毛的斗篷,手捧起手炉,知蓝和春桃都陪着她身边。

“阿耶!”

余清窈兜帽都没顾得上带,鹅毛大雪直接落在了她乌木般深黑的发丝上,润湿了她的睫毛、脸颊,非但没有显出半分狼狈,反像是清晨沾了露珠的海棠花,娇丽动人。

十来匹战马齐齐勒停了下来,鼻息喷涌着白雾,嘶鸣不断。

骑在最前方的明威将军大手抹了把脸,将清晰的目光投向声音的方向,看见余清窈俏生生立在马车旁,立刻就翻身下马,大步迎了上前,咧嘴笑道:“姩姩!”

莫怪他会如此高兴。

短短两三个月不见,他的姩姩就成了太子妃了!

载阳走上前,对着明威将军行礼:“将军,太子殿下今日尚有要紧的事处理,未能前来相迎,特让属下转达失礼之处。”

明日是元旦,按例举朝要休沐三日,所以节前就是官员最忙碌的时候,太子也不能例外。

明威将军大手一挥,十分爽快道:“太子殿下这是什么话,折煞本将了,当然是殿下的事更要紧些,更何况这不是还有太子妃嘛!”

其实明威将军心里哪管太子来不来,只要见到宝贝女儿就好。

余清窈在边上仔细打量他的脸,心疼道:“阿耶,你一定累了吧。”

若是西北都在下雪,这一路肯定很不好走。

“没事!”明威将军摇了摇手,感慨道:“阿耶这一路都有驿站住,吃好睡好,可比打仗时舒服多了。”

不说他自己有四品官阶在身上,全国的驿站可随意使用,何况这次还有太子特发的通行符牒,一路畅通无阻。

不少当地官员甚至赶着来给他送礼,阿谀奉承。

不过明威将军最是讨厌他们这一套了。

当初对他的军资、军饷雁过拔毛的时候怎么没想过手下留情?

还不是瞧见他今非昔比,才赶着过来‘赔礼道歉’。

他不稀罕马后炮!

“阿宗!”这时春桃忽然在明威将军的随从里看见了弟弟的脸,喜出望外。

余清窈也颇为惊喜。

明威将军给她解释,“你介绍进来的小子挺机敏能干,所以我就提他做了亲兵,带在了身边。”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