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节(1 / 2)

高低胜败一目了然。

“策、策儿!”皇帝在他身后,低低唤了声。

李策明白皇帝的意思。

在明淳帝身体不好的时候,向来是由他代理朝中大事。

李睿慢慢抬起头,李策那张脸朝他微微压低了些许,眼睫低垂,犹如垂悯草芥蝼蚁般望着他。

“你本来可以做的很好,为何如此冒进?”

楚王僵住了,唇瓣蠕动了几下,忽然想清楚了其中的关键。

他愤然起身,大手张开,就要去擒住李策。

“是你!是你!是你!——”他状若癫狂,疯狂挥舞着手臂。

从应峥的头颅送到他面前后。

是李策一直在逼他、迫他,让他乱了阵脚!

两边的禁军涌出来,七手八脚地按住楚王。

挣扎中楚王的折角巾掉了,头发被揪得凌乱,他的衣袖不知道被谁扯去了一角,还露出里面揉皱了的单衣。

一旁的钱知府看见这样大乱的局面顿时吓慌了神,一个劲在地上叩首,涕泗横流道:“陛下饶命!秦王饶命!小人都是被楚王逼的,他让人给小人吃了毒药!要是不从就会穿肠烂肚而死啊!饶命!饶命!”

李策环顾四周。

众臣无论是楚王党还是原太子党,此刻都静静看着他,所有不甘的、愤恨的、欣喜的、得意的,都如过眼烟云,没有让他心里涌起半点波澜。

赵方忽然走过来,对李策附耳一句。

李策听罢,双眸扬起,面朝着被禁军控制住的李睿道:

“楚王李睿,皇长子也,谋害圣上、毁堤谋财、勾结山匪、卖官鬻爵……其有违李氏皇族祖训,现贬斥为庶人,褫夺亲王封号、家产,押入刑部大牢待查。”

楚王奋力挣扎,他是武人,力大无穷,几个禁军想要制服他都是不容易。

“我不信!你定然是公报私仇,父皇不会这样对我!父皇!——”

太极殿纷乱,楚王等人被禁军强拉硬拽而去。

众臣皆明白,他大势已去。

纷纷对李策俯首称臣。

秦王复立,势不可挡!

琳琅小筑。

余清窈正抱着松雪在树下看书。

可是早上起的太早,送李策出去后,她又怎么也睡不着了。

知道今日一定会发生很多大事,可她什么忙也帮不上,只能在这里等着。

太阳都挂在了树梢上,阳光撒落,好像在地上撒了一层金箔。

清风吹来,树影摇晃。

光点就在树下左右摆动,松雪一个健步从她膝头跃下,去扑地上的光点。

余清窈手肘撑着膝上,看着松雪灵活矫捷的动作,唇角勾起浅浅的笑。

“窈窈。”

一道声音从前方传来。

余清窈下意识仰起了脸,抬眼望去。

李策穿着正红色五爪团龙圆领袍,神采焕发地站在阳光下。

柔和的暖光打在色彩饱和的红衣上,将他玉白的脸衬得越发温润,浓黑的墨眉下幽深的凤眸望来,里面拂云拨雾,露出了令人温暖的辉光。

“殿下!”

余清窈扔下手里的书,拔腿朝他跑去,银红色的裙摆像是游鱼摇曳。

李策用力搂住她。

随风摇动的光点从头顶挥洒而下,像是无数闪烁的星子。

那些刀光血影的争斗都湮灭在余清窈温暖的怀抱里。

李策下颚往下,抵住她的发顶,温声道:“我回来了。”

不管是身为夫君的‘我’,还是身为太子的‘我’。

他都回来了。

第99章储君

天高云淡,北雁南飞。

凉风已经吹黄了远山上的枫叶,远眺之下,晨曦宛若照在金山上。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