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节(1 / 2)

余府大门口,几匹马哒哒奔至,一人挥动着鞭子,指挥道:“楚王殿下到,还不把马车挪开!”

门房连忙奔下来,解释道:“殿下恕罪,这是秦王妃的马车,正要挪走。”

“秦王妃?”侍卫惊了一下,离开扭头去看楚王的神色。

楚王用手勒紧缰绳,脸上还未来得及有所变化,就见余府的大门口走出来了几人。

余清窈走在最前面,低头看脚下门槛的时候,头上的流苏轻晃,在她蓬软的鬓发上晃动,下一瞬她察觉到了异样,抬起了眼睛。

出挑的门檐遮去了大部分光线,却依然能看出那隐在阴影下的小脸肤白胜雪,妙目如星,竟比茶楼上那惊鸿一瞥还要让人惊艳。

李睿见她活生生站在眼前,突然如鲠在喉,握住缰绳的手不由用力,直到那粗粝的绳身挤入掌腹,摩擦着掌心,变得火辣辣般疼,他才醒过神来,忽然将缰绳一甩,翻身下马。

余清窈没想到会在余府门口看见李睿,身子瞬间僵住了。

弓弦绷紧拉开的声音在脑海里‘嗡‘得一声响,恶寒从后脊骨蔓开,手指尖都冷得像是浸在一月的井水里。

余清窈下意识后退一步,载阳见状立刻跨出门槛,警惕地看着楚王。

虽然众目睽睽之下,楚王不敢做什么,可既是吓着王妃了,他自该挺身而出。

李睿冷冷扫了眼载阳,并没有把区区一个侍卫放在眼里,他旁若无人,大步走上前。

知蓝和春桃立刻挡了上来,拦在余清窈和楚王之间。

“大胆!见到楚王殿下尔等还不跪下行礼!”楚王身后跟着来的护卫见状,立刻出声呵斥。

知蓝春桃两人同时一呆,后知后觉她们的这种行为已经大大冒犯了楚王。

她们是什么身份,对上楚王无疑是螳臂当车,不自量力!

在金陵城里头,如今能完全护住余清窈的人只有秦王李策,可他此刻却在宫里,不在此处。

“以下犯上,莫不是想去刑狱司吃板子?”

余清窈从后面伸手把知蓝春桃两人拨开,走上前,稍曲了腿,矮身行了一礼。

“见过楚王殿下。”

知蓝和春桃悄然对视了眼,跟在余清窈身后行礼。

此刻李策不在,硬碰硬不是明智的选择。

李睿挥手,“你们退开,我有话要和……”他看着余清窈,咬着牙,一字一顿道:“秦、王、妃,说。”

这下不但秦王的人紧张,就连余府的人都紧张起来。

余府可是知道楚王和秦王妃从前有些瓜葛,若是在余府门口闹出事来,那他们也少不了要跟着一起担责,就在楚王话落下的时候,几个机灵的小厮连忙跑进府里通风报信去了。

余清窈呼吸急促了起来,饶是强装镇定,却也难免紧张。

李睿盯着她不放,好似她不松口,她们就一个都别想离开此处。

即便载阳能硬闯,可也护不住她们三个弱女子。

余清窈深深吸了口气,又抬起头,问道:“殿下还想要说什么?”

一个‘还’字不知道叠加了多少复杂的情绪。

是婚事变故,她已经另嫁他人。

是草野刺杀,虚情假意之后的图穷匕见。

她们还有什么可以说的?

李睿低头望着她的脸,被她的话问得脑子里空白一片。

他只是凭借自己的直觉把人留下来,实际上自己都不知道想要做什么。

“……我、我做了一个梦。”李睿忽然开口,“梦里你嫁的人是我。”

余清窈杏眸一缩,好似猛然见了强光的小兽,想要将视野挤成窄窄的一条线。

她愕然盯着李睿,唇瓣蠕动了几下,“我、我永远不可能嫁给你。”

“为什么!”李睿皱起眉,声音逐渐清晰起来,“你若是嫁给我,我必不会这样待你!”

突然间他给自己找到了一个绝佳的理由。

对,就是这样,若是余清窈嫁的人是他,他一定不会让应峥杀她。

他只不过是太恨余清窈抛弃了自己嫁给了李策。

不是说李策爱她如命,不是说虎贲军宁死不从,那他就将余清窈从中除掉。

李策会如何,虎贲军又会如何,他想看他们自己崩溃覆灭。

余清窈慌乱的心在他狡辩当中慢慢平静下来,慢慢睨了他一眼。

虽然不可置信却又相当理解。

她轻声道:“直到现在你还在我身上找原因?你为何不想想你自己,你本就不是什么贤德的大好人,你就是口蜜腹剑、阴险毒辣、刚戾自用,你就是想要利用我……”

在她一句句指责当中,李睿脸色慢慢变得铁青。

余清窈眸光不偏不倚,望向他,冷下嗓音道:“……利用不成,你便杀我。”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