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节(1 / 2)

不过,要不要见还得取决于殿下的心思。

李策倒也没有时间继续晾着他们,就先选了几个关键的人,让福安待会安排进府,等他过会去见。

“殿下,这里还有几位夫人想要求见王妃娘娘。”福安又拿出了另几本拜帖。

这样的交际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李策并没有替余清窈拒绝,而是将她耐心唤醒,亲自问了她。

余清窈正睡得迷迷糊糊,眼睛都还没睁开。

“你若是不想见,我就让福安回绝了她们。”李策见她实在是困,也不忍心继续打扰她,“你再睡会吧。”

余清窈挣扎了一下,手指揪住李策的腰带,“……不、不用,我去见……”

她只要再眯一会、一会就能醒了。

余清窈想到自己进中都前已经做过决定,怎能第一日就因为懒惰而放弃?

李策看她这么有‘干劲’,也不拂她的意,就对福安说,“让她们去花厅里等着,王妃早起需要沐浴更衣,还要段时间。”

福安明白。

王妃并没有晨起沐浴的习惯,这不过是殿下在给她拖延一点睡觉的时间。

半柱香后,知蓝和春桃才进来服侍余清窈梳妆。

余清窈坐在妆镜前还在打着哈欠。

知蓝在后面为她分发梳理,目光时不时瞥向铜镜里的余清窈,见她明明看起来十分困乏,可气色却显得特别好,就好似饱饮了水的花,绽放着最娇艳的花色。

春桃则拿起昨日才交给余清窈的瓷瓶,在手里掂了掂,吃惊道:“王妃娘娘昨日抹了半罐香膏?”

余清窈余光一瞥,耳尖就热了。

她醒来时已经被抹得七七八八了,所以她都没来得及阻止李策。

一想到自己昏了过去,李策不但要讲她捞出来,还要擦水上药抹香膏,她脑海里就不由自主地飞出了无数羞人的画面。

”……嗯,因为在池子里泡得比较久,皮肤比较干燥。”

春桃心领神会地“哦——”了一声,看着余清窈娇羞的脸,眉开眼笑。

余清窈连忙垂下眼,手指在腿上不停地互相拨动,心口还是怦怦乱跳。

殿下还说浴池里的翡翠荷叶都被她‘养’得绿莹莹,晶莹剔透。

可千万别叫人也发现了……

知蓝心里压着事,忧心忡忡道:“也不知道那些来拜访王妃的夫人是打着什么主意,奴婢可是朝福安打听了,说是每人都带着好几个年轻的姑娘。”

余清窈抬起眼睛,从镜子里望着知蓝,她藏不住心事的人,此刻小脸都是垮着的,是为她担心。

“王妃,她们是不是来者不善?”

是送人给殿下啊……

余清窈一下就明白过来,因为她也并非是头一回遇到这样的事情。

上一世她是楚王侧妃,也曾帮楚王收下过不少美人,有别人孝敬的,也有结盟互利的。

对于权贵而言,美人就如同金玉财帛,只是一种很寻常的笼络手段。

李睿从不碰那些美人,只让人养在院子的一隅,就好像将金银珠宝藏在了府库里,虽然他用不上,可是不能没有。

可是他们昨日才到中都,今日就有人想用美人来笼络秦王。

余清窈心里难免泛起了酸涩。

那她这次,究竟是收还是不收的好?

第78章容忍

大雨过后,花叶折损不少,秦王府中院变得一片狼藉。

日出前,奴仆们就持帚在清理,扫至现在还只收拾了一小半。

廊道上有一行人走来,众仆纷纷止住手中的活,俯身叩礼。

皆是规规矩矩,比之宫里的都不差。

福吉忍不住道:“这邹管家不愧是太后娘亲自调教出来的人,整个秦王府的奴仆看着都忒守规矩了。”

福吉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因为他自己都不见得这么守规矩。

福安虽然没有接话,可面上却是赞同的。

太后与殿下关系不睦,可一直也不肯放手,就连秦王府里都要安插自己的人看管。

秦王殿下对她向来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不太过分,皆会默许。

更何况秦王府也并非他们久留之地,所以也无人真的介意这邹管家是不是在这儿一手遮天了。

“也不知王妃那边如何了……”福吉又往回望了眼,忧心如捣道:“奴婢算是看出来了,这些人可都不是省油的灯,没得将娘娘给吓住了。”

刚入中都都不等他们缓口气,摸清楚情况,这些人便抢先上门拜见,将被动的局面化作主动。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