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节(1 / 2)

修房子啊。

以前家中也曾请过人来重修屋子,余清窈看过工匠们用圆头的大木槌将榫构嵌入卯槽当中,一个完整且稳固的木构建就完成了,当真是十分巧妙。

余清窈恍然大悟,“原来是在敲榫。”

咚——咚——

她声音刚落,外面的工匠又挥起了木锤,在风雨当中坚持不懈地赶工。

大抵是秦王比预料中的时间早至,还没有赶完的修缮工作就变得异常尴尬,所以才不得不冒雨干活。

用拇指指腹抹了抹唇角和下巴上留下的水迹,李策凤眸慵懒微挑,唇瓣轻抿,脸上浮出艳光,就像是已经尝到了人间百味的神仙彻底动了凡心凡欲,那张清冷温雅的脸都染满艳色,愿以此身深陷红尘而不离。

他眼睛瞬也不瞬地朝着余清窈望来,虽然心里已经有了征伐的念头,脸上却依然表现得十分宁静。

就好像光看水面之上,你永远不知道底下的湍流是如何危险。

“你知道敲榫?”李策又从水面勾起一缕她的乌发,绕在指尖轻轻搓揉。

“嗯……”

余清窈被他的‘轻佻‘举止弄得脸红扑扑的,身子再热下去只怕心脏都要受不了,她扭着腰将腿收了下来,随后就在水里翻了一个身,犹如一条滑溜溜的小白鱼在浪涛里打了个滚。

扶着李策的腿,她努力往翡翠荷叶上一趴,想要暂时脱离这让人会头晕目眩的热水。

难怪人说温泉水不能久泡,会受不住。

可余清窈只顾着逃离温热的水却忘了自己身上早已经不着一物,所以一离水,那湿透的发丝就黏在背后,更衬得那雪一般莹润的肌肤白得扎眼,细腰轻摆,发尾就带着水珠晃了起来,恰在李策胸膛上轻轻一扫,勾得他眸光又幽深了几分。

险些就要伸手擒住那截细腰,拉回自己怀里。

余清窈还在与翡翠荷叶较劲。

不知道是坐在水里久了还是别的原因,她的腿都使不上劲,软得就像是在沸水里滚过的面条。

白里透着粉的肌肤与碧绿的荷叶真是交相辉映、掩映生姿。

赫然是一处浑然天成的美景。

让人不由想起之前说的玉养人、人养玉,确实也是有着一番道理。

余清窈在荷叶上调理呼吸。

可李策的追问伴着那湿漉漉的胸膛紧随其后,他嗓音轻轻地问道:“哦,那你知道榫卯是如何打造的么?”

余清窈的腰被抵在翡翠荷叶上,再没有继续往水里滑落,后背被震颤的声音所影响,一阵阵发麻,纤细的腰肢往上收紧,好似正茁壮挺秀的花枝,她眼睫颤了颤,声音又低又柔,又娇又软,明知故道:“……不知道。”

凡她不知的事情,李策都会耐心地教她,举一反三。

大雨倾盆,风起了。

草木都被雨水浇灌了个透彻,土壤也饱吸了雨水。

风吹叶落,纤枝弯折。

呼啸而过的风发出呜咽的声响,从琉璃穹顶盘桓而过。

敲榫的声音夹着汩汩流水声一直不歇。

他们与勤劳的匠人、倾盆的大雨为伴,在这个雨夜各自忙碌。

池水氤氲着热雾。

翡翠荷叶越发得细润剔透,千磨万擦让那翠绿色变得更加水润,从上到下都翠绿欲滴。

鱼戏莲叶上,鱼戏莲叶下。

鱼戏莲叶东,鱼戏莲叶北。

胸口一阵凉意,余清窈悠悠转醒,头顶已经不是那被雨水不断冲刷的琉璃顶,而是一顶暖金色的帐子。

身陷在柔软的云被当中,就仿佛还在温柔的池水沉浮。

她迷迷糊糊地转动眼睛,就见着李策手指从瓷瓶里勺了一抹白色的香膏,合掌化开膏体,继而抹在了她的身上。

鼻端弥漫着她熟悉的香味,冲淡了那股奇怪的扇骨木味。

“……殿下。”虽然在浴池里已经给摸了个遍,但是该害羞的依然害羞,尤其是在这更亮堂的寝室,眼看着李策手掌顺着她的腰往下抹着香膏,她的身子又不住地颤了起来,好像那已经是刻进骨子里的反应。

“醒了?”李策把香膏都擦完,拉过了一张薄被掩在她身上,就坐在床沿上俯身看她,不等她开口问就主动解释道:“池子里的水太热了,你泡久了又运动剧烈,一时气血没跟上来,所以就昏了过去,现在还难受么?”

经李策提醒,余清窈才揉了揉鬓角。

她好似是少了一段记忆,在那一瞬间就仿佛是天光乍收,世界刹那陷入一片黑暗,她就一无所知了。

原是水过热,泡晕了头……

余清窈张开欲答,但嗓子干得好像吞了块磨砂石,光吞咽口水都感觉到痛,她秀眉可怜巴巴地蹙了起来,眼睛往旁边连瞟几眼。

李策及时觉察到她的心思,把桌几上的温参水端过来,又把她扶坐起,后背靠着他的臂膀。

薄被没有挂住,还在往下溜,余清窈大窘,连忙用两只手抱住被子。

李策看她无手可用,就把杯子凑到她唇瓣,“那就这样喝吧,我喂你。”

余清窈早就渴得不行了,就着李策的手,几口就喝完了一整碗温参水。

人参回甘生津,就好像一场及时雨,缓解了她嗓子的干涸。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