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节(1 / 2)

余清窈等不及人来慢慢扶她,自己就从车上一鼓作气跳了下去。

这样的高度她哪一次不是小心翼翼,这次太过心急毫无顾虑,落地的时候脚踝就崴了下,也没顾得上喊疼。

李策弯腰跟在她身后出来,正好看见这一幕,心脏都猛地一抽,好在余清窈没有摔跤,只是刚稳住身子就朝着声音的方向提裙跑了过去。

对面狂奔过来的马队在余清窈面前急急勒停,最前面的男人挥起了大手,把周围的人都喊住了,“停停停,别撞着我姩姩了!”他自己也忙不迭地从马上翻了下来,对着泪流满面的女儿张开双臂。

“阿耶!——”

“欸!——”

就像是雏鸟归巢,余清窈迫不及待地扑进了明威将军怀里,眼泪止不住地流。

阿耶还好好的,自己也还好好的。

这已是世上最好的事了。

上一世她就那样死了,她的阿耶若是知道了得多么伤心。

“阿耶!阿耶!……”纵使想念的时候有千言万语,真见面了却脑子空空,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欸!欸!“明威将军大手抚着她的头顶,女儿柔软的发丝就好像现在他的心,到处都是柔软的。

真好啊,他的姩姩还是和小时候一样黏着自己,没有半点生分。

想到也有两年快三年没有见过自己的女儿了,铁血男儿也两眼变得通红,哽咽道:

“我的姩姩长高了……”

小姑娘十三、四岁的时候才刚刚开始拔个子,到了十五、六岁的时候一年一个变化。

他都两年多不曾见过,感觉到了很大的差别。

更何况——明威将军把通红的眼睛望向前方,那儿正站着一个长身玉立的公子。

废太子李策。

他的姩姩还成亲了,已经是个大人了。

嫁得还是如传闻中一样长得是一副沈腰潘鬓、龙眉凤目的模样,可心思手段也一样没少的黑心鬼。

明威将军上下打量他的同时,李策不紧不慢走上前。

随着明威将军而来的士兵亦是手不敢离开刀柄,默默在戒备。

载阳翻身下马,跟在李策身后,手指也是时紧时松地握在刀柄上,眸子左右预估着明威将军带来的这些人的能耐。

两边剑拔弩张的气氛并没有影响到靠近的李策。

“岳父。”李策在父女俩前面五步距离停下,两手合起行了一礼,“岳父来的比我想象的要快。”

明威将军眼睛瞪大了。

他信里也叫,当面也敢叫?!

明威将军十分不习惯这个称呼,一想到就脑壳疼,仿佛那满眼的‘岳父‘二字砸在他脑袋上,想将他轻易迷惑过去。

他努力正了正自己的脸色,正要开口。

余清窈却听见了李策的话,擦了擦眼泪,扭回头惊讶道:“是殿下让我阿耶来的?”

“本想着等送了灾银到秦州就带你去见岳父,可是秦州的事比我想象中要复杂,只好辛苦岳父先跑这一趟了……毕竟你若是到了秦州一定也会时常想见你阿耶吧。”最后半句,李策的嗓音都放得极为温柔,好似对她总是有着用不尽的耐心和纵容。

余清窈看过堪舆图,知道秦州离着虎贲营不远,她确实一直在心里想着这件事。

可是她更知道李策是来办正事的,她又怎好再拿自己的‘小事’去扰他?

没想到李策还是为她考虑到了。

甚至早早就准备好了。

刚止住的眼泪就又流了下来,余清窈几步从明威将军怀里撤出来,跑到李策面前,拉着他的袖子哭。

“……谢谢殿下。”

“别哭。”李策拿出准备好的帕子慢慢擦掉了她留下来的眼泪,伸出手臂将她轻轻搂住,细声哄了起来,“仔细待会眼睛会难受。”

明威将军一呆。

怀里的女儿怎么就跑别人怀里去了,并且他摸了摸自己身上,发现他居然没有带一条可以给女儿擦眼泪的帕子!

他暗暗生着闷气,两眼牢牢盯着李策,浓眉紧皱。

切实感受到了‘敌军’的强大之处!

陶延复杂地看着他们,调转马头往后头的马车而去。

若说从镇国公那里得来的说法还不足以让人信服,然此刻将军亲眼所见,只怕就能全信了。

余清窈在李策的安抚下,收住了眼泪。

这才回过头继续和明威将军述说分开后的事情。

从前在余府的那些事以及和李睿的那些事都不再重要,阿耶只要知道她现在过的很好就可以了。

更何况她说的也是事实,在閬园与秦王相处的那段日子是她在金陵最快活的时光。

若是有时间,她可能要滔滔不绝说上三天三夜。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