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节(1 / 2)

为了不和其他人打照面而早起梳洗的姑娘们都坐在溪水边的圆石上,发现了那些闷声不响就离开了的车队。

“真早啊,连饭都没吃吧?”

“那车里也不知道装了什么,你看那轮子压出来的泥印竟然如此深……”

“说是商队,我倒是觉得那些人的气质一点也不像是商队的,你昨夜瞧见了吗,我看见他们的头儿是一位很俊美的年轻公子……”

说到年轻公子,几名少女就开始叽叽呱呱,谈到激动之处,连小脸都变得红扑扑的。

十几辆马车首尾相接地在黑衣带刀的护卫护送下离开,驶上不远处的大道。

此刻绝大部分的人都还没醒来,都不知道他们的离开。

哒哒哒——

数十匹快马从道路后面的追了上前,其中一人跳下马蹲下身,仔细研究了一下泥地上车辙吃泥的深度,就对旁边一匹马上的男人点了点头,“不错,就是他们。”

“狗娘养的!起这么早!要不是老子派人十二个时辰不间断地盯着,就要叫他们溜了!”说罢他大手一挥,命令手下去将其余人都叫起来,继续出发。

余清窈等人吃过早饭,趁着太阳还没彻底升起,才随着车队启程。

这次她们的车队也不再像以往那样首尾相接,几乎都是错落了几个车位,隔着一段距离跟着,唯一没有变得就是车外那些一路相随的护卫。

去齐州的路并不好走,饶是他们减少了休息时间,也只比预期的时间早了半日到邯城。

还未进城,早收到快马来报的齐王府总管就在城门口翘首以盼。

李策让人打开了车门,让他验明身份。

一见李策的面,总管就夸张地行了一个长揖,几乎要从胸鞠到地上,显出无比恭敬的态度。

“太、秦王殿下您可算是到了。”老总管险些说错了嘴,连忙轻轻打了自己一嘴巴子才继续道:“咱们殿下还以为您是写信诓他的,差点要把老奴贬去扫茅房。”

说着就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委屈无比。

“本王几时骗过他?”李策也不同情这位老管家,知道他擅会演戏,唱得比戏台子上的都要精彩,“我们的马跑了一天多了,找个地方喂点草和水,晚点我们还要继续赶路。”

老总管被身边的奴仆扶着颤巍巍骑上马,颠颠地跟着车队一起进城。

听见秦王的话,就吃惊道:“殿下不在邯城多住几日?太后娘娘正在不远的灵山寺听高僧讲禅,据说那还是从壶中寺请来的得道高僧……太后过几日就回来了,殿下好不容易来一趟,也应该见太后娘娘一面才是。”

“本王身有要务,不便耽搁。”

老总管也知道秦王与太后这对母子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只好悻悻闭上嘴。

余清窈好奇地趴在车窗边上,撩起一角看着窗外的街景。

秦州发了大水,但是并未影响到毗邻的齐州,这里的街市还热热闹闹。

马车在宽敞的大道一路往北前行,就到了齐王府。

这里的王府就如一座小型的皇宫,同样有城墙与城门,门口还有城卫轮班值岗,保护齐王府的安全。

此刻他们早已经收到指令,也不敢阻拦他们,立即打开城门,让车队依次驶入了齐王府。

一直行到主殿前,老管家就殷切地请他们下车。

余清窈等人这一天多一直坐在马车上,都快不知道怎么走路了,脚踩在白玉石铺成的地板上,宛若踩在棉花上一般虚浮,有些站不稳脚。

“小心些。”

李策及时扶住她,两人还没来得及再说上一句话,就听见上面一声冷嗤。

“这么久都没到,本王还以为你死在半路上了!”

余清窈十分诧异,循声望去,就见白玉石阶上杵着一位年约十七、八岁的青年,一张脸生得和李策有六、七分相似。

他身穿着大红色的圆领袍,胸前两臂上的团龙图样金灿灿,一看就用了不少金线,头上带着一顶金纱折角巾,金色的腰带上还挂着几个看起来就价值连城的玉佩,整个人看起来就四个字——富贵逼人。

路上他们时不时会谈到山匪,山匪惯会逮肥羊,若是遇到了他这般模样的,定然是肥羊当中的肥羊。

余清窈被他的富贵晃晕了眼,脑子里就不合时宜地胡乱想了这些。

李策不管他开口多么不中听,只扶着余清窈对他道:“这位是你四皇嫂。”

李祥眸子一转,在余清窈脸上打了几个转。

余清窈的心霎时就紧了紧,

从他开口的第一句话起,余清窈就觉得这位齐王殿下好像不太好相处。

果不其然,齐王再次口出狂言:“这么一个小美人,你又不是带来送给我,故意炫耀还是做什么?”

余清窈:“!!!”

“殿下可真是会说笑……呵呵呵……”老管家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弓腰小声道:“秦王殿下见谅,我们殿下一向就是这样口无遮拦的,王妃娘娘也请见谅,殿下看了美人都是这样……哎呀这太阳可真大啊,不如都到殿内,酒菜都已经准备好了,就等着殿下来了开宴呢!”

齐王这时候也想到自己大中午还没吃饭,顿时捂住自己肚子道:“正是,让我白白等了这么久,饭都还没吃。”

说罢他一甩袖子,径自提步走进大殿,留下一句不耐烦的话:“快进来,别磨蹭了!”

李策也不和他计较,带着余清窈走了进去。

福安等人就被王府的奴仆引去了别的地方休息。

余清窈本来还以为齐王不喜欢自己这位兄长,但看他招待的这一桌子菜却十分丰盛,大有把山珍海味都塞进这餐饭里。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