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节(1 / 2)

齐贵妃的贴身宫婢巧儿正在门口与太监交涉。

李睿虽然心情不好,但是毕竟是母妃宫里的人。

“母妃有何事?”

巧儿见了楚王,愤愤不平道:“殿下,是这样的,您也知道娘娘爱吃雪糯米,往常陛下都会赏上三筐,今年却比往常少了许多!”

李睿眉头紧皱。

他在外面焦心劳思的,这里还在计较荔枝?

巧儿不知楚王刚刚挨了训,自顾自地说了起来:“娘娘旁的没什么喜欢的,就这荔枝每年都是惯例,内务府说是陛下拿走了……”

李睿还能不明白,齐贵妃这无非是怕皇帝心里还惦记着齐王太后,想要知道荔枝的去向。

他犹如泄了气的鱼鳔一样,只觉周身疲惫。

“谁在外面嚷嚷啊?”这时赵方也从里头走出来,沉眸对几人扫了一眼,脸上就挂上了淡笑,对巧儿和蔼道:“原来是贵妃娘娘身边的巧儿姑姑。”

“掌印大人见谅,奴婢是替娘娘来过问……”

“哦,雪糯米啊。”赵方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在里头都听见了,但他又看了眼楚王才道:“咱家是知道的,这还是之前十殿下不小心把秦王殿下的策论当功课交了上来,陛下见了觉得写得极好,想要赏秦王殿下什么,殿下别的都没要,只要了两筐雪糯米,说是王妃爱吃。”

李睿刹那如坠冰窟。

第57章荔枝

固然是秦王开口要的,可秦王妃吃的了两筐荔枝吗?

巧儿暗自腹诽。

赵掌印撇了她一眼,洞穿了她的心思,慢悠悠道:“秦王殿下说了,从前宫中分配份例时他未要,是因为不喜欢吃,如今难得秦王妃喜欢,所以才开了口,想必贵妃娘娘能够体谅吧?”

巧儿愣了愣。

被赵掌印一点拨这才想起往年废太子还在东宫时,好些东西都是往外分的,就连陈皇后、齐贵妃多拿的雪糯米也都是从东宫分出来的。

赵掌印这是在旁敲侧打她,齐贵妃本就是拿不了那么多雪糯米,谈何少分了。

巧儿当即惊出一身冷汗。

“是……奴婢知晓了。”巧儿连忙告罪,就怕此事会传入皇帝耳中,惹来圣怒,“此事都是奴婢糊涂,还请掌印大人不要将这等小事告知陛下,扰了陛下的清净。”

赵掌印欣然点头,“巧儿姑姑放心,咱家也不是个多嘴之人。”

巧儿这才松了口气。

李睿心中郁气未散,又听见赵方接连拿话语敲打巧儿,更是火上浇油。

然而他又能拿他这位皇帝眼前的大红人怎么样?

一路生着闷气回到楚王府。

还在等他的几个朝臣就把他围住。

“殿下,陛下有没有说什么?能否再宽限些时日啊?”一名绯色官服的中年人拔得头筹,率先拱手到楚王面前诉苦。

李睿面无表情回他道:“你有这个时间纠缠本王,还不如想想办法去哪里把钱筹好,拖一日,迟一日,你看本王有空手把手教你吗?”

他还有一堆烦心的事要处理,哪管的了他一人的死活。

“殿下,吴大人的这事的确着急,若是到了年中,那笔账还填补不上,户部肯定不会帮我们兜底……”

吴大人本来都要哭了,听见身边有人帮他开腔,顿时又燃起了希望,“周大人您说的是啊,我、我这该怎么办才好?”

周大人捻了捻胡须,重重叹了口气,摇着脑袋道:“这事要办还是能办到。”

“那你说啊!“吴大人心急地差点没起身给他磕头叫阿耶了,他拍着胸口保证道:“周大人,你这个法子要是管用,我就把家里那副王真人的字画送给你了!”

周大人连连对他摆手,“都是为楚王殿下分忧,不必不必!”

“周大人若有什么好法子,但说无妨。”李睿早已疲累不堪,往后靠在太师椅上,撑着额头道:“若是法子管用,除吴大人的字画之外,本王也重重有赏。”

周大人闻言就不再推脱,看了眼周围,确保留下来的几人都是楚王的心腹后,才拱手道:“据臣所知,秦州土地肥沃,每年缴纳的赋税是举国上下的三成有余,当地的豪绅世族早有兼并土地之心,可奈何一亩沃田要三十两,实在昂贵……”

李睿皱了皱眉,“继续说下去。”

“若是我们能帮他们买到物美价廉的田地,何愁弄不来填补亏空的钱?”

他顿了一下,又道:

“更何况臣得知最近秦州接连大雨,堤坝随时都有决口的可能,此乃天赐的良机啊!”

周大人语气高昂,尤其着重在‘天赐’二字上头,仿佛这等机缘巧合就是天在相助于他们化解难题。

在座的都是聪明人,当即明白他的用意。

历年天灾动乱时,土地的价格就会一贬再贬。

因为底层百姓的家底往往只够温饱,哪里能抵御的了那么长时间的灾难。

这个时候唯有贱卖土地才能换的一线生机。

“周大人的意思是,要去毁堤?!”一位大臣顿抽了口冷气,拔高声音道:“这、这可是会要很多人的命啊?!”

“欸,你说的什么话,咱们殿下怎么能做这样的事呢?”周大人连忙摇头晃脑,义正言辞道:“这不是说了吗?是天要下大暴雨,堤坝挡不住,发了大水了也不是我们的人能控制的是不是?”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