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节(1 / 2)

“殿下不用啦,一会就好了,我没事的。”余清窈虽然觉得能被李策如此珍视地对待,心里是喜悦的,可是又觉得这只是很小的事,实在用不着劳烦他亲自帮她揉。

被余清窈小声地拒绝,李策把眼睛垂了下来,望着她温声道:“怎会无事,你身上哪里疼我都能帮你揉开。”

本来他指的是昨夜帮她暖肚子一事,可是听到余清窈耳中,却忽然变了味。

她双手倏地环住自己的胸,眼睛也瞪得大大的。

用那副吃惊的表情在质疑他:也不见得吧!

李策疑惑的目光慢慢往下,停在了被她严防死守的地方。

“疼?”

第50章东西

单音字很容易就带着上扬的音调,仿佛天生就钓着一只小勾子,勾得人心尖发颤。

余清窈都不知道自己为何傻傻地要抬手护胸,平白无故地惹来了李策的目光。

“不、不疼的。”余清窈垂下眼,瞄了一眼自己胸口,忽然福至心灵,想到了一个绝佳的理由,抬眸道:“是刚刚松雪把水都弄到身上了,是衣裳湿了,不是因为疼……”

“哦,那就是怕给我看见?”李策温目柔声,一本正经地问她。

余清窈哪知刚从一个坑里爬出来,李策又给她挖了一个坑。

她察觉自己呼吸都为之一窒,大大的眼睛茫然不解地往上瞟,脑瓜里飞快地盘算秦王殿下这话的意思。

什么叫做怕给他看见?

衣裳湿了是仪容不整的表现,在讲究仪态、规矩的金陵城是件很严重的事。她在余府学了两年的规矩,还是知道的。

但是李策的问题着实让她不理解,遂小心翼翼地开口问:“……殿下想看什么?”

看她仪容不整,还是看……?

当视线落回到她脸上,对上她那双明澈的眼睛,李策难得的一时哽住了。

他伸手摸了下鼻子。

“……没想看什么。”

余清窈‘哦’了一声,眼巴巴望着门的方向,手指又指了指,小声道:“那臣妾去换件衣裳了。”

“好,我去抓松雪。”李策连忙错开眼睛,就怕余清窈回过神来会发觉他的言行实在轻佻无状。

从净室出来的时候,松雪身上的毛已经擦得半干,从一个干巴瘦的小猴子变成一个乱糟糟小毛球。

趁余清窈回内室换衣的时候,李策就抱着猫去院子晒太阳。

福安沏了一壶热茶放在桌子上,目光一扫,发现秦王殿下的衣襟上竟湿了一块就问:“殿下,是不是这猫不好洗,往后还是交给我和福吉吧。”

“不必,松雪还是乖的。”李策夸松雪的时候声音里带着笑,然而松雪却不怎么领情,低低嗷呜了一声。

李策自不会和一只小猫计较,动了动手指就把裹着猫的棉布解开,让阳光可以照在它白如雪的绒毛上,他慢慢揉开那些半湿的毛团,交代道:“等王妃换了衣裳出来,你们再进去收拾。”

“是。”福安口里应下,同时也瞥了眼清凉殿的方向,有些不解。

既然猫很乖,那王妃又何须要换衣裳?

不过不该问的事情,福安是不会随意开口,将李策要看的书、要用的笔墨准备好就退了下去。

余清窈从清凉殿出来后,一眼就瞧见在树下抱着猫看书的李策。

他背倚在圈椅,手撑着下颚,垂眸凝神,正看得认真。

周身气度当真可算得上温润儒雅、矜贵内敛,殊不知当他要她学着如何与他亲昵地交换气息时,那副凤目潋滟的模样是如何让人面红耳赤,心跳加快。

余清窈连忙捂住胸口,心里大惊。

李策分明都没有朝她看一眼,她自己就浮想翩翩起来,莫不是她也变奇怪了?

可不能再到李策跟前凑了,余清窈提起裙摆决定去前院瞧瞧。

春桃正跟着知蓝正在给几株植物施肥。

眼看快到六月份了,之前种的菜有一部分早已割了一茬,剩下这些费时间的,现在才准备开花。

因为先前埋的肥不够,知蓝看它们长势弱,就又找人从宫外买了制好的肥,挖了坑埋在植物旁边,好让它们能长得更茁壮,以免开花的时候过度消耗掉营养,果实结不住。

余清窈走到她们中间,弯腰看了看那几个挂在枝叶之间的花芽,满心期待。

”紫茄一旦开花十五天左右就能采摘,番茄至少还要一个多月,虽说是比较晚,不过也刚好成熟在天气热的时候,到时候用井水冰镇然后再撒点白糖最是好吃。”

“王妃知道的真清楚!”春桃这会是真的敬佩起来。

在金陵城长大的她们都还没见过什么茄子花、番茄花的,知道的人更是不多。

“这些在金陵都是没什么用处的东西,算不得什么。”余清窈面皮薄,不经人夸,“不像殿下能懂那么复杂的政事,那才是了不起。”

“奴婢倒是觉得人只要有一处是长处就很了不起了,我们又不是神仙,岂能样样都学的顶尖?”知蓝从来都是拥护着余清窈的,不许别人说她不是,更不想她自己妄自菲薄。

有一项长处?

余清窈‘嗯’一声,弯起了唇,觉得知蓝说的也很有道理。

从前她总是觉得自己哪里都不好,如今她倒是觉得自己好像的确还不错。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