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节(1 / 2)

“知蓝是臣妾从遥城带来的婢女,随臣妾一起长大,虽是主仆更胜姐妹。”余清窈想不起昨夜自己梦到了什么,但是李策并未提起旁人,看来她没有再梦见李睿。

“那为何她没有随你嫁进来?”李策一下就问到了关键。

如他这般聪慧的人,其实不难想通其中的缘由。

春桃虽然是陪嫁丫鬟,可余清窈宁愿自己动手也不让她进屋,可见余清窈并不信任她。

“大婚那日,知蓝生了病,余老夫人说不能带病随嫁,临时换了春桃。”余清窈也不信事情这么巧,可是偏偏是大婚那日,临时来这么一出,她都没有办法去查证,“春桃……她是老夫人的人,臣妾不好使唤她。”

说完,她把手边的玉箸摆正,正襟危坐,与李策打起商量:“殿下,臣妾能写一封家书给父亲吗?”

余清窈知道在金陵城里,尤其在这权利的中心,是很忌讳与守边大将联络。

可是算上上辈子的时间,她已经很久没有收到过阿耶的信了,也不知道他在遥城过得可好,最近仗打得多吗?之前的旧伤养好了吗?各种担忧一起涌上心头。

还有就是,她可以写信让阿耶派人把知蓝接回遥城去。

知蓝本就是挂名在遥城的家奴,余府没有权利随意发卖。

李策手指轻敲四方桌,指尖笃笃几声,“我可以帮你送,不过信里的内容不可牵扯朝政。”

余清听懂了,怕李策又变卦不允,赶忙承诺道:“臣妾绝不会写旁的,只是嫁人了总归要亲自告知阿爹知晓,如若殿下不信,臣妾写完可以给殿下过目。”

她脸上有些发红,像是还羞于提起嫁人这件事,可是对于写家书这件事实在太过渴望,所以她都还没来得及斟酌用词。

偏偏李策没有拒绝,还微微一笑,答应了下来,“可以。”

这下余清窈傻了眼,李策他真的会检查她写的家书?

但是话是自己说的,没法子再不给看。

余清窈委屈地‘哦’了一声,蔫蔫道:“臣妾写完就给殿下过目。”

这边福吉福安收拾着桌子,门外传来一个陌生的男声。

“启禀秦王殿下,小张大人的夫人奉张阁老之名给王妃送礼来了,此刻正候在前院。”

是守在閬园外的禁军进来通报。

閬园里人手不够,门口的禁军也免不了要跑腿。

张阁老的儿媳?

余清窈知道她,只因为上一世这位姚氏婚后的日子并不好过,最后还因为丈夫宠妾灭妻,导致年纪轻轻就带着两个月的身孕跳湖而亡。

余清窈听到她的事情,就是因为她的死引出赫赫有名的‘金屋案’,当时足有百位大小官员牵扯到了蓄养、交换扬州瘦马,贿赂上峰等丑闻当中,闹得金陵城沸沸扬扬。

而张阁老一世清明,也在小张大人胡作非为中,毁于一旦。

此后无数的骂名脏水都泼到了张阁老头上。

“她送礼,还要王妃去见她?”李策没有起身,就隔着屏风问外面的禁军。

年轻的禁军嗓音干净,回话也简洁利索,“是,说是奉了阁老的命,想请王妃一见。”

张阁老是外男,上一次偶然撞见事出突然,也无可指摘,这一次他专门让儿媳来拜见,这才顾全了礼数。

李策转过头对余清窈道:“你可以不见。”

余清窈对李策的态度不奇怪,他连张阁老都不见,区区一个姚氏当然也可以置之不理。

不过余清窈却还是想见一见姚氏。

上一世,她们也算是同病相怜之人。

只是不知道在她死后会不会有如她这般的机缘,能重新来过。

余清窈看着隔桌而坐,年轻俊美的秦王,更感觉自己能重来是一件十分幸运的事。

“那我可以去见吗?”

李策奇怪,“你想见她?”

余清窈点了点头。

李策深深看了她一眼,倒没有干涉她的自由,只命了福吉陪她一同出去。

余清窈带着福吉去往前院。

福吉怕余清窈不认识这位姚夫人,沿途还给她仔仔细细介绍了一番。

“能得阁老青眼的这位姚氏当初也是金陵有名的才女,家世更是显贵,其父是江州左布政使,其母是江州当地望族周氏的嫡次女,姚氏是三年前嫁到张家,为张家独子正妻。”

左布政使是朝廷二品官,比余清窈父亲的官职还要大,所以说姚氏家世显贵。

“不过王妃身份更尊贵,倒也不必畏惧她。”福吉笑眯眯提点道。

余清窈点了点头。

她未嫁之时,地位都是仰仗父亲的军功,等嫁给李策,身份地位自然随着丈夫而来。

这也算是身为女子的可悲。

前院属于李策不会涉足的地方,被挖走八颗山茶花树的空地已经被余清窈安排种上了菜。

姚令红出身世家,见过的奇花异草比吃过的菜还要多,是以她低头分辨了半晌也不知道这一块块犁得齐整的地里种的是什么。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