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节(1 / 2)

还是因为宫里传得王妃与楚王的那些旧事吧?

第17章楚王

十皇子急冲冲离去,余清窈还站在原地为自己刚刚的冲动之言后悔。

直到细密的雨丝斜飞入廊,润湿了她的眼睫,余清窈这才注意到天色已变,周身微凉。

金陵城的春日就是这样,像是多愁的少女,时而嫣然一笑,时而低头垂泪,难以捉摸,余清窈在金陵城生活已久,早也习惯。

不过她这身衣裳单薄可抵不住细雨沾身,万一着凉就不好了,正转身要回正院时忽又听见院门口铜环声动,还以为是十皇子又回来了,余清窈驻足回眸,脸上不由露出一抹笑。

只是这笑还没在脸上呆一秒,就彻底僵住了。

海棠花树浓重的阴影一直覆到回廊上,一道颀长的身影自其中缓步走出,锋利的眉目首先映入眼帘。

余清窈心头一窒。

进来人不是李珵,而是李睿。

如此短的距离,没有任何地方藏匿,也没有机会反应,就见到李睿的那双眼因为看到了她而倏然紧眯了起来,就好像飞隼锁定了此行的猎物。

余清窈脚往后挪了半步。

楚王身上的那五爪龙九章袍在微光下还折反出艳丽的粼光,不知道是哪一条金线或者哪一片金鳞把余清窈的眼睛刺疼了,她刚想要把头偏至一边,好躲开那道光,可李睿已经大步跨至她面前,不由分说就用两指钳住了她的下巴,把她的脸用力抬到自己眼下。

“躲什么?”李睿咬着声音,让每一个字都清楚落在她耳畔,“你就这么不想看见我?”

余清窈吃了疼,只能把眼睛睁开,近在眼前的男人压着一双充满血丝的眼俯身看她,眼下的青黛几乎快大过他的眼睛,神色憔悴但是目光却疯狂。

余清窈脸上的血色飞速退了下去,她心里惊惶,万没有想到李睿会就这样进入閬园,一时间脑子里空空如也,想不到半句适合的话,只能讷讷道:“楚、楚王……”

“楚王?”李睿听到她的称呼嗤笑出声,微眯的桃花目勾出凉意,盯着她缓缓道:“你往日都是叫我景明。”

余清窈不敢与他凉薄的目光对上,垂下浓睫,再把下巴用力从李睿手里扭了出来,同时提起脚,快速后退了两步,敛手在身前,用发颤的声音回答他:“楚王殿下说笑了,妾已经嫁人了,自然不同以往。”

李睿捏起手指,就借着她拉开的距离默默把她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

光线因为乌云拢来而晦暗,少女垂下的脸却依然莹白,一双精致秀美翠羽眉蹙起,光洁的眉心而起了皱痕,仿佛人陷入了一团麻烦当中,抽身不得,正烦扰不堪。

从前的余清窈不会对他皱眉,更别说对他不耐烦。

但是一切早已经变了。

就在他在奉天殿听到余清窈的那一声秦王起。

什么都变了。

问题在,余清窈何时与秦王有个交集,又是为了什么愿意搭上自己的一生?

她当真喜欢的人是秦王?

李睿脑子里有许许多多的疑问,但是都被他一一否认了。

他们相识于微末,知根知底。

余清窈是什么样的人,她喜不喜欢自己,身边有没有别人,他都一清二楚。

不存在她移情别恋上秦王的可能。

李睿深吸了口气,匀了下不平静的呼吸,才盯着余清窈的眼睛慢慢道:

“清窈,是余薇白对你胡说八道了什么话,才令你变卦的吗?”

他不想自己的声音太过严厉而显得像是质问,今日来,他只想好好解决两人之间的嫌隙,不想再生事端。

余清窈眉梢微挑,带动着她那双明亮的杏眼看了上来。

他怎么能毫不心虚地提起余薇白?

李睿不但不心虚,甚至为了这个事还带着气,那些复杂的情绪都收在眼里,仿佛就等着一个闸口宣泄。

“余薇白能对妾说什么,足以让妾改变心意?”余清窈把问题反抛回给他。

李睿拧起剑眉。

自古女子一看出生境遇,二看婚姻大事,而名分上的高低则会让女子犹豫踟蹰。

余清窈清亮的眼睛澄澈干净,黑白分明,微湿的发丝黏了几绺在光洁的额头上,随意之中有种天然去雕饰的美。

李睿又慢慢松开紧皱的眉心,几尽贪婪地看着眼前这张熟悉的小脸。

春雨润物无声,氤氲的水汽像是一只无情的手,天地景物秀美的轮廓都被它涂抹得朦朦胧胧,只见得抄手回廊外像是滴进水缸里的嫣红、绯红、妃红、豆绿、翠绿、蟹壳青。

红的海棠花,绿的芭蕉叶,都成了浓重深浅不同的影。

廊下的人也成了两道虚无的影子,没有轮廓地交织在水雾里。

衣裙时而相触,时而又撞开,带着雨丝的风像是调皮的孩童,正在戏耍着,让两人的距离瞧着时近时远,捉摸不定。

余清窈用手按住被吹扬起的裙摆,把唇瓣又用力抿紧了一分,苍白的小脸透着紧张,但却不损她的貌美,反而正是因为她那薄弱如瓷的美让李睿念念不舍。

他喜欢余清窈这易碎的样子,从见第一面起就有一种命运注定的感觉。

余清窈年幼丧母,被父亲一直拢在羽翼之下。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