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节(1 / 2)

“真的可以吗?”

李策不由失神片刻。

心里暗暗想。

这一块地够了吗?

第12章明年

“绝对不行!”

福吉愁眉苦脸地拉着福安道:“咱们閬园里头怎么能种菜呢!这也太丢人了!”

福安从他手里把自己的衣袖用力扯出来。

“……”

“而且,堂堂王妃做这样的粗活,这要传出去,指不定外边的人要怎么想。”福吉歪着头去看他兄长,企图得到一些支持。

可是福安依旧没有理会他,端着书往前走。

“虽然我们落魄了,也不至于到了要自己种地的地步,你说殿下这是怎么想的?”

福安瞟了他一眼。

“你要是有意见,自己去同殿下说。”

福吉火焰一下就灭了。

殿下做的决定,还没有谁能左右,就连皇帝也不能。

“福安公公、福吉公公。”

两人捧着古籍书册停下来,回头就看见余清窈提裙走下台阶,向两人走来。

“王妃。”

余清窈朝两人颔首,笑着问:“请问殿下去了哪里?”

“殿下?”两人朝着院子看了一眼,平日里银杏树下的那道身影不见了。

“啊!奴婢想起来了,这会殿下可能还在书房整理,殿下嫌奴婢和兄长放的不合心意,要亲自摆放。”福吉边说边点头。

余清窈望向书房,书房敞开的门里能看见一片鸦青色的衣角转过。

“多谢。”余清窈给两人道谢,正要走过两人身旁时忽然一顿,回过头道:“对了,福安、福吉公公,你们可有什么特别爱吃的瓜果蔬菜吗?”

“奴婢爱吃红烧茄子,安哥喜欢吃闷豆角。”福吉心直口快,余清窈问什么,他回答得迅速,答完后见余清窈居然抽出炭笔,在手掌托起一张巴掌大的纸上写着,遂机灵地道:”王妃是在想种什么?”

余清窈点头,腼腆地笑了起来:“我想既然殿下肯让我种地,自然也要合着大家的口味来。”

福吉与福安对望了一眼,皆有些吃惊。

她竟然还会考虑到他们这些奴婢的喜好。

就这愣怔的时候,余清窈已经向两人道了谢,提裙走进了书房。

福吉回神后,用胳膊肘捅了一下福安,用一种惊叹的语气道:“我说兄长,王妃她该不会还要去问殿下了吧?”

福安白了他一眼。

这不是明摆了的事吗?

两人没有再说话,但是目光都不约而同看向了书房的方向。

书房刚清扫过,晾晒后的书散发着一股淡淡味道。

李策两手捧着一竹简,正在低头看,听见门口的声响,视线偏了过来,睨来一眼。

余清窈转眼就见到在书堆里的李策。

他挤在逼狭的书架之间,袖子挽了几叠,露出一截精瘦却有力的小臂,腰间的躞蹀带勾勒出他窄瘦的腰身,身修如竹,气质斐然。

“殿下,臣妾打扰您了吗?”余清窈探头道。

“没有。”李策微笑着把竹简慢慢卷起来,“有什么事吗?”

余清窈松了口气,把刚刚写过的纸从身后拿了出来,唇角翘了起来,乖乖巧巧地扬起脸对他解释:“殿下之前允臣妾用前院的地,臣妾就在想正好趁着春日播种,想问问殿下平日里喜欢吃什么?”

李策把卷好的竹简放到最上一层格子里头,唇边温柔的笑意没有散去,重复了遍她的话:“喜欢吃什么?”

余清窈点点头,“对啊,福吉喜欢吃茄子,福安爱豆角,臣妾算着地方可以种上一些。“

触及李策看过来的目光,余清窈立刻表示:“当然紧着殿下喜欢的,殿下喜欢吃什么,臣妾就多种一些。”

“是嘛。”李策两手环在胸前,身子往后倚在书架上,神情怡然温和,徐徐道:“不用操心我,我没有什么喜欢吃的。”

余清窈眨巴了几下眼睛,“没有?”

怎么会没有呢?

有人喜甜,有人爱酸,还有人无辣不欢。

就算是再粗糙不挑嘴的人也有明显的偏好。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