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4 上元(1 / 2)

“仙盟最新消息:谢氏家主谢凛窃取先家主之女谢平芜命格,挖出金丹转接给其子谢琅仲,罪大恶极,为修仙界所不齿。仙盟特此发出通告,择日仙门各家同审谢氏,望诸位莫生邪念!”

仙盟的青鸾,是无法被伪造的。

原本剑刃指向谢平芜的少年们一下子炸了。

谢平芜却面色不变,随着命盘恢复到原本的位置,她体内碎裂了一半的灵脉以之前几十倍的速度修复起来。

只要她把自己的金丹放回去,修为便能跃回金丹期。

可她没有。

谢平芜随手弹出那颗金灿灿的金丹,唇边露出一点调皮的笑意,当着谢琅仲的面,春温化为剑意劈上去。

这本就是她自己的金丹,在被攻击时也并未反击。

春温作为仙剑,眨眼间便将金丹击碎。

显得轻而易举得让人咂舌。

“实非我强行要脸。”她手起剑,掌心结印,一道金光灿灿的符咒对着谢琅仲扑去,“只是我嫌脏。”

这一击,谢琅仲就算是跌回了筑基期,靠对剑道的领悟来反击,未必很难看。

偏偏谢琅仲不知道为何,没有提剑。

符咒拍在他身上,谢琅仲浑身鲜血淋漓,在漫天的扬尘中趴在地上起不来,咳出大口大口的血。

“对……对不起。”

谢琅仲忽然开口道。

谢平芜收回剑,语调像是随便客气,“不客气。”

围观的少年们都说不出来话,只是不可置信地看着地上满身鲜血的谢琅仲,在长青宗所有人的眼里,大师兄谢琅仲,惊才绝艳,性情良善。

他如九天皓月,让所有师弟师妹仰望艳羡,却又忍不住爱慕他那样温和端正的性格。

没有人会觉得,谢琅仲会是个偷人金丹的小人。

更从未设想过,他也会满身鲜血与泥污,狼狈地趴在地上,叫从前艳羡他的少年们纷纷感到鄙夷与可怜。

谢平芜却懒得逗留了。

她踩着扬尘,背着带着铁锈的剑朝山下的方向走去,分明是背对着众人,却抬起手摇了摇,“诸位师兄,再见了。”

少女裙角飞扬,鬓发散落,背在身后的剑光华内敛。

迎着夕阳残照,显得自由且坚韧。

不卑不亢,平静坦然。却又让人忍不住觉得,若是谢平芜的话,这样猖狂恣意的姿态与话语,说来也不会有人会觉得她是个笑话。

就如第一次站在试练台上。

谢琅仲仍是长青宗众星拱月的大师兄,天生剑心的天才。而谢平芜还是个灵脉碎得几乎没有,筑基都不曾的凡人少女。

却坦然大方,持剑要和谢琅仲比试一番。

她当时说什么来着——

“我希望谢师兄可以承认,我谢平芜,并不比谢师兄差。”

池俟在旁边的白玉梯旁等她,见她解决了谢琅仲,招手唤来赤翎玄雕,“走吧。”

谢平芜跳上去,在池俟身边坐下来。

她撑着下颌,半天才痛心疾首地叹了口气,“早知道就不装逼了,那可是一颗金丹,一大颗金丹啊。”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