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1 自证(1 / 2)

池俟扶住谢平芜的腰,将人抱在了床上。

栽植于骨血之中的魔蛊尝到魔神之血的香味,纷纷躁动,在她的皮肤下生长出来。

池俟眼睫微颤,以匕首划破掌心,贴在了谢平芜的手腕上。

魔蛊迫不及待刺破她手腕上的皮肤,争先恐后地钻入池俟手心的伤口中,吮吸吞食他的血肉。

这个过程漫长且血腥。

他不说话,只是随着失血,面色越发惨白下来。

明帘忍不住开口道:“我有些不明白,瞿奚那个疯狗喜欢一个人便恨不得昭告天下,你倒是好,喜欢她连个屁都不敢放。”

池俟没有搭理明帘,只用魔气逼迫谢平芜体内还不肯出来的魔蛊。

“虽然魔神的神魂与躯体不死不灭,可也不代表你这么折腾能好过。”

“小姑娘善良坚韧,不需要你这么不管不顾地护着。”

少年眼睫微颤,微薄的光亮浮起,映出谢平芜的面颊,他淡淡道:“不知道才好,若是我死了,她也不必难过。”

明帘沉默了好一会,“你从瞿奚那里得知了什么?”

池俟却不再说话了。

魔蛊尽数钻入池俟的身体,他方才逆转出灵气,修复了谢平芜手腕上的伤口。

药物的作用下,谢平芜无法那么快醒过来。

明帘也不说话了,一时之间有点安静。

“前辈,我实在卑鄙。”

不知道为什么,明帘没有回答这像是哑谜一样的话。

*

三日后。

谢家,测灵台。

因为谢平芜大半夜在白日城上空嚣张地吼了一嗓子,三天过去,她要在谢家测灵台与谢凛对质的消失传遍了大半个华胥境。

毕竟,小道消息纷纷传闻,谢平芜指责谢凛杀了上任家主。

虽然听起来就很不可信,但是谁能拒绝瓜香味。

不少人带着小板凳和瓜子不请自来,就是为了当一回瓜田里的猹。

其中,长青宗来的人最多。

并且在谢家一处角落,有一小撮弟子,用了遮盖面貌的法器后,撑起了几条横幅:

【谢师妹绝对不可能入魔】

【我们都相信谢师妹的人品】

【谢师妹,长青宗谢平芜后援会永远是你坚实的后盾】

沈丛云为了防止自家弟子被谢家人报复,特地抱着剑蹲在了这群弟子面前,生怕谢凛一剑就削了一群长青宗弟子的脑袋。

宋晚照和杜秋生夙兴夜寐,偷偷摸摸在谢家四处埋下雷暴符,所以来得有些晚。

一见横幅,没忍住笑了。

“下注了啊下注了啊,赌谢平芜是否入魔,本人非谢家非长青宗弟子,绝对公平公正公开!”某穿着长青宗校服的不知名剑修弟子吆喝道。

沈丛云一拍额头,一脚踹翻他。

“闭嘴!嫌命长吧你。”

“要是那丫头真入魔了,我们长青宗就要低调做人了。”

毕竟,谢凛修为极高,敢说谢平芜入魔,自然有理由。

沈丛云和鲁沉都是愁云惨淡,邱寰宇还算镇静,正在和合一宗宗主闲聊,聊的却还是万一谢平芜当真入魔,长青宗用什么路线跑路跑得比较快。

谢平芜修为太拉,为了省着点灵力,她没有自己御剑。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