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7 嘤嘤(1 / 2)

朋友。

谢平芜当真是只当他是朋友……不过,能将他当做是朋友,似乎也……

至少并不厌恶他。

“嗯。”池俟答应了一声,没有继续问下去。

正相对沉默之间,湖面哗啦一声爆出一片水花,杜秋生骑着一只长得胖乎乎的鱼浮出水面,看着在岸上聊天的两人。

一时之间,三脸懵逼。

“嘤嘤嘤。”

是那条鱼先打破沉默。

杜秋生抹了一把脸上的水,露出了一个有点尴尬的笑容,“阿芜,这条鱼刚刚非要追着我不放。”

谢平芜看了会儿那条胖乎乎的鱼,挑眉,“那就带回去熬汤吧。”

“嘤嘤嘤!”

那条鱼表示了愤怒。

杜秋生只好拍了拍这条鱼,轻咳了一声,“这似乎是嘤嘤怪。”

谢平芜当然知道这是嘤嘤怪,只是她此刻想的是,她写书的时候是有多懒得起名字,不是咕咕怪便是嘤嘤怪。

“嗯,虽然没什么用,但是主动倒贴上来了,便勉为其难地收下吧。”谢平芜建议道。

嘤嘤怪再一次表达了愤怒,“嘤嘤嘤!!”

它明明很珍贵,很多人都想要。

杜秋生哭笑不得,只好拍拍嘤嘤怪,“你若是愿意跟着我,便和我签下血契。”

嘤嘤怪点了点头,当真和杜秋生签下了血契。

签好血契之后,嘤嘤怪便被杜秋生放进了灵台之内。

谢平芜看着杜秋生捡好了机缘,这几天差不多也没啥她的事情了。她御剑御得磕磕碰碰,只好扯了扯池俟的袖子,“御剑。”

池俟握住谢平芜的手,召出长剑,将谢平芜带上去。

他侧目看向杜秋生,“我们先走了。”

杜秋生微微一愣,目光落在被池俟握着的谢平芜的手上,正要说话,池俟的剑便唰地消失了。

“可恶,竟敢碰阿芜的手!”

“我一定要和晚照将他狠狠收拾一顿。”

“过分。”

杜秋生喃喃自语。

池俟那家伙除了长了一张漂亮招女孩子喜欢的脸,性格又阴沉,手段又毒辣,根本不是什么好东西。

他一定要帮阿芜看清楚池俟并非良配,早日踹了他。

风吹过来,谢平芜衣带纷飞。

她眯了眯眼,长期的不睡觉修炼导致她非常非常困,此时恨不得趁着这个空闲睡一会。

事实上,谢平芜确实打了个盹。

一道灵力凌厉劈来,池俟的剑猛地一震,谢平芜抬手抓住池俟的腰,抬眼朝着前方看过去。

四周漆黑一片,什么都没有。

“怎么回事。”

谢平芜抽出腰间长剑,四十九道剑光朝着四周而去。

池俟微微扫了一眼四周,淡声道:“是谢家的人。”

猜也是谢家的人。

两人对视一眼,谢平芜抬手丢出十几张雷暴符,池俟抬手引爆,拉着谢平芜朝着不远处避开。

一阵剧烈的爆炸声里,十几个人露出身形。

谢平芜抿唇。

然后微微一笑。

她现在可以对战元婴修士,若是之前她在炼气期还未突破,自然是必死无疑。但是现在来说,她倒是可以一战。

至于能不能胜,那可能不太好说。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