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神识(1 / 2)

收获了这只咕咕怪,大家白天的努力也得到了回报。

此时一切圆满,十分开心地开始用谢平芜带回来的腿肉烤着吃,一时之间四处香味四溢。

“谢师妹出去割草都记得给我们猎吃的,这是什么神仙师妹。”

谢平芜:“……”

明照宗听了都流泪。

谢平芜和池俟比起他们还要辛苦,本来就受伤了,还多跑出去观察明照宗了一趟,此时都不太舒服。

她靠在树上,思维有些混乱。

这短短两三天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

她起先是打定了主意要杀掉池俟的,还在认真思考如何解开血誓,直接杀了池俟一了百了。

可是系统每次都横加阻挠,拖来拖去反倒是……

她无法下狠心杀池俟了。

池俟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他并不是一个被设定好的破坏程序。他现在也没有做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反倒是身周所有人将恶意施加到他身上。

他已经遭受了那么多不公了。

谢平芜做不到在这样的情况下,不分青红皂白地杀了他。

秘境之中灵气浓郁,大家虽然困倦,却也分出时间来开始修炼。谢平芜休息了一会,也开始修炼。

或许是灵气的缘故,谢平芜觉得自己隐隐有要突破的迹象。

秘境中的战斗可以帮助她领悟剑道,加上灵气浓郁的缘故,在这里突破的话倒是一件不错的好事。

这样想着,谢平芜加紧了修炼。

……

长青宗。

主峰大殿内。

邱寰宇看着那盏灭掉的魂灯,面色沉沉,“东方竹死了。”

鲁沉的脸色也好看不到哪去,他丢出一面水镜来,里面是东方竹以仙器将一只赤炎兽困于其中的画面。

随即一转,又变成了池俟被东方竹带走的画面。

这些画面都十分破碎,明显是被人有意掩盖掉了,只能勉强找出这么一点证据来。

“你那弟子心术不正,已经不是第一次来招惹池俟和谢平芜了。”鲁沉粗声粗气道。

“此事,东方家怕是不会善罢甘休。”邱寰宇道。

鲁沉面色不变,“试练之中有伤亡在修仙界本就是常事,这件事,你打算如何处理?”

“当日白玉阶上,池俟一路畅行,却在最后一步险些被天道降下的怒气杀了。你说,我们还能装作不知道是他杀了东方竹么?”

鲁沉叹了口气,“可到底是东方竹先心术不正。”

“这样危险的弟子,我们长青宗留不得。”邱寰宇嗓音冷淡。

鲁沉沉默片刻,才低声道:“他到底是我的弟子……”

邱寰宇沉吟片刻。

“那再等等吧。”

……

谢平芜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只是太过于困倦,便不自觉睡了过去。

池俟就坐在谢平芜身侧。

少女睡着的时候眉头舒展,靠在树干上的脑袋却是一点一点歪了下来,最终搁在了池俟的肩头。

池俟微微侧目看着谢平芜。

他的目光只是落在谢平芜身上,半点不理会四周的吵闹,似乎是害怕她随时会消失一样。

“冷……”谢平芜嘟囔了一句,下意识往他身上靠。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