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药丸(1 / 2)

池俟下意识侧目,朝台下的谢平芜看过去。

谢平芜端坐着猛地喷出一口血,一下子晕了过去。他握着剑,淅沥鲜血一滴一滴滴下来,他咬牙站起来,一步一步朝着台下谢平芜的方向走去。

众人都没想到池俟当真能胜过沈秋雨,全都一愣。

等到回过神来,便看到池俟从白玉台上一直走到人群中央,一步一步,淋漓鲜血,跌跌撞撞地朝着谢平芜走来。

池俟伸手,想要看看谢平芜的状况。

但是杜秋生和宋晚照已经在第一时间扶住谢平芜,池俟刚刚伸出手,两人已经拉着谢平芜朝着医修那边狂奔了。

池俟一愣,伸出的手一下子落下来,身子也是一晃,被一位不知姓名的吃瓜群众扶住,也朝着医修狂奔而去。

谢平芜也不知道自己晕了多久,等到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三天了。

鲁长老一脸暴躁地看着她,“好不容易修复好的灵根,现在又没了,我看你是不是脑阔子有问题!”

谢平芜仰天叹气。

“池俟怎么样?”算了,没都没了,还是看看自己的牺牲是不是能阻止池俟黑化吧。

“没多大事。”鲁长老淡淡道。

谢平芜便不再多问。

她的灵脉碎了,还导致身体有严重的内伤。

好在暴躁的鲁长老没有继续骂她,抠门如他都打秋风找来了不少灵果。谢平芜的日常就变成了吃灵果和看书,这么一连过了好几天,她才看到池俟。

准确来说,是池俟来看她。

少年的面色十分苍白,看起来也不太好的样子。

谢平芜瘫在床上不想动,也不想说话。对方沉默了好一会,从怀里拿出来一个白玉瓶子递给谢平芜。

谢平芜盯着那个瓶子看了一会,“你该不会想喂我吃毒药吧?”

池俟:“……”

他对着谢平芜冷笑了一下,直接把瓶子丢在谢平芜怀里,转身朝外走去了。

谢平芜没有挽留他,只是打开看了看,居然是中品的灵药。池俟作为鲁长老的徒弟,只会比她更穷,哪里会有中品的修复灵根的灵药?

难道是给他吃的,他留给她了?

池俟这种自私自利的小气鬼还能这么善良吗,谢平芜表示应该不可能。

话虽如此,谢平芜还是老老实实吃掉了这颗药。比赛是要比上两场,淘汰掉四分之三的人,剩下四分之一的人才有资格进入秘境试练。

也就是说,她等会还得去比试一场。

谢平芜感知着自己空荡荡的灵根,又一次想要杀了池俟一了百了。

当天下午,鲁长老就带回来消息,说是她第二次比试的对手人选已经确定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谢平芜的霉运发挥了作用,她的对手是长青宗乃至整个修真界都极为有名的谢琅仲。谢平芜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脸上没什么表情,以至于鲁长老以为她被吓傻了。

“实在打不过,不是还有三年后的机会吗,别担心啊。”鲁长老安慰道。

“好。”

话虽如此,等到鲁长老转身离开,谢平芜还是在第一时间感知了一下自己的灵根。刚开始的时候,她确实以为全部碎掉了,但是很古怪,就这么三天的时间,她也没有修炼,居然又慢慢修复到了之前一半。

好在没有完全变成渣,她总算是稍微放心一些了。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