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挡风(1 / 2)

但是,谢平芜没想到血玉草有副作用!

她的书里这个一笔带过,视角毕竟是跟着杜秋生走的。谢平芜吃完血玉草,就感觉身体开始发烫,灵根里像是有一把火开始烧了起来。

起初还是细细的灼烧感,到了后来,她整个人就像是被丢尽了火里烤一样疼。

这种又灼热又疼的感觉实在是太难受了,痛意从四肢百骸而来,折磨得谢平芜整个大脑里只有一个念头。疼,太疼了,还不如让她直接死了来得痛快。

但是即便如此,谢平芜还是能感知到,在这样一把像是烈火的炙烤中,她破碎的灵根当真修复了一点点。

谢平芜疼得浑身都是冷汗,眼前发白。

她瘫在石头上,连动一动指尖的力气都没有。

池俟就是这时候跳下来的。他看到的少女,面色便微变。

谢平芜总是悠悠的从容模样,温柔又灵动,此刻她垂着颤抖的眼睫,唇被咬破了,苍白的脸上浮现出病态的潮红,细密的冷汗染湿鬓角的碎发,使得她整个人脆弱又单薄。

池俟蹲下来,试着检查了一下她的身体。

少女的身体烫得他一愣,微微皱眉,谢平芜便察觉到他指尖的凉意,下意识朝着他贴过来。

池俟的体温是天生比正常人低一些的,兴许是和他身染妖魔之气的缘故有关。但是当下,谢平芜觉得自己整个人被放在滚烫的针尖上刺,下意识抓住了池俟的手腕。

微微侧脸,将脸颊贴过去。

池俟没有检查出谢平芜中毒,但是她的样子看起来实在是太不好了。

可是偏偏没有中毒,自然也找不到解毒的法子。他一时之间为难,谢平芜的体温却越来越高,脸颊透出极度不对劲的红色,微垂的眸子也烫得染上一层水雾,无辜茫然地朝他看过来。

谢平芜整个人的意识都是模糊的。

她看着面前扭曲模糊的人影,觉得熟悉,却不知道是谁。

“救命……”她无力地喊了两个字。

池俟神色冷淡,但是他下来都下来了,并不想带着个尸体回去。他思索了一会,还是伸手,将谢平芜抱进了怀里。

这时候,他才更清晰地感知到谢平芜的颤抖。

她整个人都在哆嗦,连牙齿都传出细密的声响,漆黑得像是乌檀木的长发也被打湿,整个人像是一触就碎的琉璃娃娃。

他抱着谢平芜,感知到她身上滚烫的气息传递过来。

又是那股春日里草木萌发的味道。

让池俟有一瞬间的恍惚。

“疼……”谢平芜感知到自己被人抱住了,她疼得下意识依赖身边的人,用脑袋蹭了蹭池俟的胸口,“疼……我想去死,想去死。”

池俟面无表情地捂住她的嘴,“你的仇人还没死,你死什么死。”

“嗯。”谢平芜竟然真的嗯了一声。

他垂下眼,看到谢平芜的眼睫上浮着泪水,漂亮脆弱得过分。池俟想起小时候见过的陶瓷仙子神像,剔透清洁,缥缈脆弱。

如果谢平芜不对着他发脾气和暗算他,她当真是很像一位神女的。

比这长青宗人人都称赞的谢琅仲,更有神仙之姿。

可惜她也就偶尔故意对他装一装纯良。

四周静悄悄的,只有罡风吹过来,像是刀子一样刮在两人身上。池俟倒也罢了,谢平芜此刻被风吹得更是难受,待久一点说不定要被刮得身体彻底废掉。

池俟无法,只能将谢平芜抱进了山洞。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