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同伴(1 / 2)

宋晚照对着谢平芜竖起来大拇指,“不愧是阿芜,谢家家主确实是为了琅仲大师兄而来。”

“目的是什么呢?”杜秋生问出了谢平芜的疑惑。

“你们应该听说过,每隔三年,各宗门都会派出弟子进行比试,比试筛选出优秀弟子进入秘境试炼。”宋晚照说起这个十分兴奋,开始叭叭叭科普了起来,“明年便是三年一度的玉簪会,谢师兄上次玉簪会在闭关,所以今年会参加。玉簪会一旦扬名,便可以进入秘境寻宝,每一届第一名还能进入昆吾剑冢寻一把上古仙剑。”

杜秋生的眼睛亮得和个灯泡似的,“上古仙剑……”

这个设定谢平芜记得,不过明年的魁首,在书里确实是谢琅仲。

“这玉簪会除了要比试剑术,还得比试道心。”宋晚照喝了口茶润嗓子,继续兴致勃勃道:“比试剑术那是实打实的,但是比试道心的话……与同门的评价也在其中。”

杜秋生皱了皱眉头,谢平芜面色冷淡。

“原来如此。”杜秋生道。

谢平芜撑着下巴看了杜秋生一眼,明年的那届玉簪会是谢琅仲扬名,然后再下一届,就是杜秋生直接碾压谢琅仲。

“谢琅仲的人缘很好吧。”谢平芜淡淡道。

宋晚照道:“那是自然,谢师兄为人温润有礼,对待资质远不如他的同门也十分耐心,不光相貌俊朗气质也极为出尘,是宗门……啊不,整个修仙界女弟子心目中最佳道侣人选。”

谢平芜也喝了口茶,并不继续说话。

“哎,旁的不说,我就是羡慕谢师兄有那么多师姐喜欢。”宋晚照唏嘘道。

谢平芜心想,再优秀也只是为了给杜秋生做垫脚石,羡慕个屁。

“后天一起去吧。”宋晚照总结了一句。

杜秋生点了点头,谢平芜也答应了。三人说完话,才想起屋里还有一个池俟。杜秋生送宋晚照出去,谢平芜则进去看了看池俟,他的身体恢复能力很好,此时已经醒了过来。

谢平芜粗略把宋晚照说的告诉了池俟。

少年微微垂着眼睑,眼睫盖住了漆黑的瞳仁。此时抬起脸看向谢平芜,苍白病态的脸上带着一丝不解,“为什么救我?”

“自然是因为,你是同伴。”谢平芜斟酌着用了个不近不远的称谓。

唉,还不是因为在长青宗内杀人会被发现,她暂时杀不了池俟,只能洗洗他的黑化值。

“同伴?”池俟还是那副不解的样子。

他抿了抿唇,眉头覆着一层阴影,似乎在思考这个词是不是个好词。谢平芜看着他干裂的唇,想起来今天丢着他一个人在这,连饭和水都没吃喝过。

她一顿不吃就饿得慌,忽然有点心虚。

谢平芜走到桌子边给他倒了一碗凉白开,端过来递给他,“喝点水,我等会去找点吃的,食堂里没有吃的了。”

她才不会承认是根本不记得给他带,而不是没有饭才没带饭。

池俟还在想如何杀了谢平芜,反正现在符箓已经拿到了,谢平芜留着到底是个后患,而且……她每次靠过来,都让他觉得十分不自在。所有人都厌恶他,不是憎恶嫌弃他,便是害怕他。

让人靠近,等于把命脉暴露给旁人。何况,谢平芜已经知道了他最危险的秘密。

就在这时候,他的眼前便被递过来一碗水。用干净的碗装着,烧过的熟水。

他才后知后觉想起来自己已经一天一夜没吃喝过了。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