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节(1 / 2)

“古曼童里面的怨灵已经跑出来了,要捉紧把它重新封禁回去。旅馆还有其他住客,我们三个分头行动,呆子你跟着我。”也不等他们意见,乔月拉着许林知便往楼上先去探个究竟。

这个时候他们倒庆幸起这个旅馆简陋矮小了,统共也不过两层六个房间,除了老板一人外,今晚不过还住了另外两人而已。

乔月与许林知撞开二楼第一间,床上却空空荡荡,只有褶皱的床单散落。

“在这里!”许林知眼尖,见到阳台地上一道瘦长的影子。

乔月连忙奔出,正是旅店老板。他双眼紧闭,但却直行无碍,手脚利索地爬上了阳台。乔月暗道不好,正要用手去捞,老板却毫不犹豫地跳了下去。

“哎哟”一声凄厉惨叫,旅店老板直接从梦境中痛醒。虽然二楼不高,但也摔得十分严重,左腿胫骨直接穿透肌肉插了出来。

“杀人啦!”老板抱着断腿满地打滚:“谋财害命了!”

他不会以为是我们推他下去的吧?

乔月与许林知两两对望,格外无辜。不过没有摔死,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乔月!怨灵在这!快过来!”乔月听到隔壁传来庄清莱的喊叫,也顾不上对楼下奄奄一息的老板进行施救,连忙朝着声音传来的地方赶过去。

推开房门,一股腥风便刮了过来,地上横陈着一具男尸,破烂不堪,像是被什么撕咬了一样整个肚子敞开着,内脏七零八落,肠子泄了一地。角落里头蜷缩着一个妇女,早已经被吓傻了,只会抱着自己双腿痴痴地自言自语。

庄清莱正在阳台上与一团黑气缠斗。

那股黑气不过拳头大小,但却霸道蛮横,庄清莱弹出两张符箓,却被它悉数吞了进去。那黑气陡然暴涨,伸出几道触须向庄清莱脖子缠去。

“暴力狂!你好了没有!”

乔月这时才发现房间里没有耿虎生的身影。

随着庄清莱一声召唤,将唐楠安置妥当的耿虎生不知从何处窜出,插着腰,蹙着眉,手里还撑了把小伞。

……

许林知:“怎么我觉得这大块头变了个样?”

乔月也看出了变化,人虽然还是那个人,但他身上的气质浑然不同,仿佛躯体里面住了另外一个人似的。

“估计是请神。”乔月说道,她没想到看似五大三粗的耿虎生竟是精通请神一术。毕竟请神除了天赋之外,还需要心无杂念和虔诚。

“只是也不知道他请了什么神。”乔月对国际友人的神灵系统不了解,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但耿虎生来势汹汹,似乎颇有能耐。

他口中发出女子的咒骂,“啪”地一声把红伞收了,扭着胯冲上前去“唰唰唰”把对着那团黑气一顿横抽竖打,嘴脸还不停发出众人听不懂的句子,看气势应该不是什么好话。

“不管请的是什么神,看样子挺泼辣的。”许林知望着那股黑气硬是被抽打得淡了几分,庄清莱趁机从戾气的桎梏中脱身而出。

“咪呀!”倒在楼下的老板喊道。他躺在一楼水泥地上,刚好可以看见二楼阳台的状况。

乔月和庄清莱没听明白,但许林知有过多次泰国旅游经历,日常用语还是辨得八九不离十,“咪呀”在泰语中分明是“老婆”的意思!

老板在楼下艰难地蠕动着,他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耿虎生手中拿着的却是自己死鬼老婆生前最喜欢的一把伞。而这把伞他早已在葬礼当天烧给了她!

乔月可不管什么“咪呀”“发呀”“索呀”,戴上了伏鬼手套,瞅准那团黑气被冷不丁地抽得一时无法还击的空隙,果断出手,将戾气死死地掐在手中。

“快把那童子像取来。”乔月手中的黑气发出吱吱怪叫,她再用力,黑气瞬间又缩小不少,吱吱快叫变成了一句婴儿的呼喊。

乔月来不及听,也听不明白,将黑雾引入金色童子像中。这次除了用布满咒术的绸布遮住双眼外,乔月还在金童子背后用自己的指尖血写下禁锢咒,避免它再次暴走。

这一头刚把怨灵降住,那头耿虎生也恰好耗尽心神,红伞消失,山一样躯体瘫倒在地,隔了好一会才悠悠醒转过来。

“你请的是什么神啊!还挺靠谱的!”庄清莱难得夸奖他一句。

……

“我请的是这屋里的女鬼。”耿虎生说得有些怂,请神的过程中他的神志处于混沌状态,所以暂且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乔月顿时明白了怎么回事。

请神之术成功的前提条件就是需要知道所请之神/鬼的称谓或名号,这就好比班主任在班上请人起来回答问题一样,你连名字都不知道那你喊谁呢?

——“戴眼镜的起来回答问题。”

——然后班上“刷”地一下站起来一半的学生。

耿虎生哪知道泰国有什么厉害的神灵或英灵,作法时想破脑袋也挤不出半个有能耐的名号来,于是退而求其次想着请一请周遭的鬼魂帮帮忙。请鬼魂便简单得多了,于是这一请,便请来了旅馆老板去年去世的老婆。

不过错有错着,普通鬼魂本来根本不堪一击,但这女鬼见自己旅馆被捣,自己老公被摔个半死,居然激发出遇神杀神遇佛杀佛的气概来,打得那团戾气难以招架。

众人啼笑皆非,这时才想起房中还有一个吓破了胆的女人,楼下则还躺着一个断腿老板。

“我老婆呢?”乔月等人赶下楼下,身残志坚的老板已经自己爬了进来,蜿蜒的血迹从屋外一直延伸进前台。

乔月等人将事情前因后果,来龙去脉都说与他听。泰国人全民信佛,大部分人对鬼神之说都抱有敬畏之心,所以老板也并不怀疑,尤其是知道自己老婆还在这座小旅馆里守护着自己,更是觉得欣慰,仿佛腿上的疼痛都减轻不少。

“对了老板,最后黑气说的那句话你听清了吗?是什么意思?”乔月问道。

“别杀我。”老板因疼痛嘴唇哆嗦,又重复了一遍:“别杀我。”

“我怀疑这古曼童体内的怨灵便是来自这个村子。”乔月琢磨道:“所以我们到达这里后它才会暴走。因为这可能便是悲剧的源头,也是它怨恨的诞生地。”

“我觉得你说得有道理,不然为什么一路上它都没发作偏偏到了这里就发难了呢?”许林知说道,即便是耿虎生也不由得点头赞同。

“各位猜粿扫穗(帅哥美女),你们别分析辽,快帮我叫救护车了喂。”老板在地上挣扎着说道。

第44章、龙婆坤

ChuangTune不过是个只有百来户人家的小村子,路不拾遗,夜不闭户,家家彼此间都知根知底。所以第二天天才刚刚擦亮,旅店老板被救护车拉走的消息就已经几乎传遍整个村子了。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