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节(2 / 2)

乔月谢过之后出门沿着指引的方向走,许林知跟在后头,梁泉愣了一会才追上两人。

老李头的屋子很好找,大门敞开着,才刚踏进去便听到了里头传来一个老女人的声音。

“鬼见愁林婆子在此,岂容你们这些小鬼作乱!识相的速速退去!”

乔月三人沿着声音走去,只见厅堂下立了三个人,一男一女相互拥着,忧心忡忡,另外一个佝偻着腰,灰发满头,正口中念念有词地对着地上的小娃儿作法。

那小娃不过四五岁,被绑在一块木板上,口中塞上了布团。不过他并不挣扎,只是痴痴地望着人们,嘴角裂着傻笑,口水濡湿了布团滴在了地上。

林婆子围着小男孩跳了几圈,在他身上撒了几把稻谷,又熏了一束艾草在他鼻下扇了扇,这才满头大汗地跟一旁的夫妻说大功告成。

“不过这邪物太厉害了,还要再驱多三日邪才能完全根除。”

老李头和他的婆娘对林婆子千谢万谢,送上早已准备好的红包,这时才看见乔月三人站在身后。

“你们这是要坐车去古水村?如果是的话明天再来吧,我今天实在走不开。”老李头见三人都是城里人打扮,能找上门的来的多是因为交通的事。

许林知正要劝说,乔月却说不急,我是来看看你家孩子的。

这下轮到老李头三人疑惑了,还没来得及问,乔月倒抢了先:“他是今天才这样的?”

老李头婆娘愣了愣,说你怎么知道,梁泉在一旁看出了点端倪,连忙把乔月捧了一番,说此女虽年纪轻轻,却是玄学大拿云云,许林知也反应敏捷,与梁泉一唱一和,把乔月描述得堪称小神仙下凡。

老李头两口子被说得一愣一愣,将信将疑,倒是一旁的林婆子嗤笑一声:“女娃子,把自己捧得那么高小心摔成七八瓣。”

“婆婆,你看你跳了那么久的大神也没见什么起效啊。”乔月转身对老李头说:“不如让我试一试吧,我不用三日,不消一刻钟便可以让他恢复正常。”

“这牛皮吹得可真大。”林婆子坐在天井抽旱烟,冷眼看笑话,心里嘀咕哪窜出来的野丫头,不知道天高地厚。

老李头还在犹豫,他婆娘望着地上还是呆滞痴傻的孩子,捅了捅自家男人,见他还是没反应,便自己开了口:“妹子,你有什么办法你就尽管试试吧。”

乔月上前,不顾老李头的阻止,兀自解开了捆绑的绳索,小男孩抬头痴痴地笑了笑,突然像发了疯一样跪在地上磕头,嘴里一直喊着:“我再也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

老李头叹了口气,说道:“这娃自从上午从外面野回来之后就一直是这个样子,也不知道是惹了什么脏东西。”

乔月站起身,冲着小男孩方才抬头的方向喊道:“小孩子走过路过,不小心冒犯,我乔月在这向你赔个不是,送上上等冥币赔罪,还请你速速离去。”说着便从背包里掏出一小沓花花绿绿的纸钱来。

“啊!”许林知和梁泉同时喊了起来,只不过这两声叫声所包含的情感不尽相同。前者顺着乔月的方向望去,只见房梁上正倒吊着一个白面长舌的野鬼,是惊吓的喊叫,而梁泉见乔月竟随身掏出纸钱来,是惊奇的喊叫。

乔月右手执着纸钱翻了个手腕,再立起来的时候那纸钱已是燃了起来,不仅梁泉,老李头两口子看得目瞪口呆,就连一旁的林婆子也凑上前来。

纸钱烧完了,那野鬼却也不离去,在梁上嘻嘻傻笑:“你叫我走就走,你算哪根葱?我凭什么听你的?”

“那你是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了?”乔月从包里掏出符箓来:“我的罚酒可不好吃。”

野鬼一见,知晓那符箓的威力,“切”了一声:“算了算了,反正玩腻了。”说罢便一跃而去,消失不见了。于此同时,还在一旁磕头的小孩身子一软,昏了过去。

老李头惊慌失措去扶,林婆子借机讥讽:“你把人折腾昏了过去也算医好了?我老婆子今天算是开了眼界了。”

“别急。”乔月使眼色让许林知端来一杯水,烧了张黄符让老李头头婆娘给小孩灌了下去。

少顷,小孩悠悠醒转,双目清明,喊了声:“爸,妈,你们怎么哭了?”

老李头两人抱在一起欣喜若狂,好一会儿才想起救命恩人来,拉着乔月的双手左谢谢右谢谢,就差跪下了。

拉了那孩子一问,才知道上午的时候跑去后山玩,路过一座坟地的时候嘴馋加手贱,竟是把坟前的苹果吃了去。

“所以那小鬼就缠上你了。”乔月说道:“坟前莫伸手,幽魂跟后头,对死人还是尊重些。”

老李头拍了拍娃子的头,连连称是。一旁的林婆子见形势不对,立马收拾家伙说道:“其实我也早已经看出来了,只不过被你们这三个城里人进来搅了我的气场。”

“老李头,既然娃已经好了,那我就先走了哈。”说着便捂好了红包溜了。

“卧槽,乔月妹妹原来不仅会看面相,还能捉鬼!”梁泉虽然看不见鬼,但亲眼见到一个疯癫的痴儿在乔月手下转危为安恢复正常,对乔月的崇拜更上了一层楼。

“那是,乔月厉害的地方可多着呢。”

“yo~”梁泉冲许林知挑了挑眉。

“你们两个走不走啊?”老李头正领着乔月去开拖拉机。

“乔月妹妹~”梁泉扭着强壮的身躯小跑跟了上去。

“yo是什么意思?”许林知挠了挠头。

老旧的拖拉机前排除了驾驶位之外只有一个座位,乔月自然当仁不让。

“两个小哥就委屈点坐后头车厢了。”老李头露出豁齿笑了笑:“都打扫干净了,不会有猪屎的。”

敢情这车平时是用来运猪的?许林知和梁泉相视苦笑,认命地蹲在了豪华宽敞的敞篷车厢上,宛如……

两头待卖的猪仔。

老李头婆娘从家里追了出来,硬是塞给乔月一大筐鸡蛋,说是报答,土鸡蛋,好吃又营养,又抓来一只大公鸡,走地鸡,肉质紧嫩。乔月一听到好吃也不推辞,痛快地收下了。

于是——

许林知和梁泉在后头与那大公鸡大眼瞪小眼,更像是待宰的猪仔了。

其实古水村和秀峰村离的不是很远,只不过山路崎岖,脚下又淌泥,难走得很。

老李头知道了他们是回来吃寿宴的,更亲近了几分,打开话匣子:“这张老我也认识!我明天也要去吃酒的哩。”

说着右手比了个大拇指:“这张村长可是了不得呀,古水村唯一一个长寿公!而且他的子孙也争气,早早就飞出了这个山坳坳在外面赚大钱了!我估计明天的流水席可大阵仗哩。”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