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节(1 / 2)

周慕摸了摸身下游骐的脖子,不容置疑地道:“老师,游岐现在归我管了。”

“那你来吧。”崔觉一秒怂。

手老师食指在托盘上扣了扣,表达自己的不满。但其实周慕能管住游岐,可不是比口笼都有力多了。

周慕跳下游岐的背,提着口笼,只见游岐施施然向前一步,主动将口鼻嵌入了口笼中,饱含力量的身躯任由周慕系上这代表束缚的器物。

他的身形变化,化为人形,那口笼也随之缩变成了契合的大小形态。

周慕拽着皮质系带,将高大的游岐向下拉。

游岐也就顺从地低头。

此刻周慕低目的角度,正如刚入校时游岐俯身逼视他,只是如今,主客已彻底颠倒……

周慕手沾崔觉一同带来的朱砂,在新的口笼上龙飞凤舞地画下了符文,离得近的人一看,虽然和手老师所画的不太一样,但从他一笔勾画符文后那成形瞬间的气场来看,威力决不输多少。

周慕手上还残余了些朱砂,他想了想,在空隙处签了自己的名字。

游岐能察觉到他写了什么,侧脸转过去蹭蹭周慕快要抽出去的手指。

周慕把手机拿出来,调成自拍模式,给游岐看,“喏,我画的符,好看多了。”

游岐看到屏幕自己低着的头就挨在周慕脸颊边,忍不住笑了一下。

“哎,拍个照。”周慕想按下快门,又觉得应该来个全身,把手机往正对自己的崔觉……托着的手老师掌心一塞,“老师帮帮忙!”

手老师:“…………”

还真是很不客气啊??

周慕和游岐拍完还招呼团队其他人一起拍照留恋,又把公子葱、天琪都叫来拍一下。

大家一开始都有点拘束,但其实看周慕在比赛里也算收敛,现在又一直未狂性大发,就渐渐敢动弹了。这么说吧,要吃也是先吃游岐和春十九,我们只是觊觎过周慕同学,他俩可是把周慕圈在宿舍了!

于是众人逐渐放开拘谨,到了后面,手老师还被迫飞起来俯拍,后面整个观众席的学生,全都大着胆子争先恐后地站起来挥手入镜:有机会和饕餮合影,还是手老师做自拍杆,先拍了再说!

现场热闹非凡,总算有了往年运动会的气氛。

一整日的活动结束,周慕回到了1232,也就是他和春十九的宿舍,把今天在外面打滚儿吃同学弄脏的衣服给换下来了。

春十九满面笑容,迫不及待地说道:“那么,我帮您把行李搬到对面去吧。”他一点也不嫌麻烦,只要能赶紧摆脱周慕。别人看不懂真相,他却不同,虽然他还是经常预判失败。

“你那么不想和我住在一起?”周慕坐在了自己的书桌上,问道。

预判再次失败!春十九这才察觉自己有点得意忘形了,笑容渐渐消失,赶紧表忠心:“没有啊,我只是觉得您去对面可能更开心,我自己当然想和您住一起了。”

“也是,你一直都说想和我住。”周慕怎么能那么容易让猎物猜到自己的行动,跷着脚道:“我觉得这里住着挺好的,住完这个学期也不错。”

春十九如遭雷击,还要强颜欢笑:“那当然是,太好了,太好了。”

这会儿游岐也进来了,说道:“我帮你搬回去。”

他们已经分开好几天了,游岐还没有适应空荡荡的寝室。经过今天后,他更迫不及待要和周慕时刻待在一起,准备立刻把周慕的东西搬回来。

周慕:“不要啦,春十九说想和我住,我再陪陪他。”

游岐看向春十九:“哦?”

春十九:“…………”

春十九强忍泪水,去帮周慕洗衣服。

游岐牵起周慕的手,这手指一丝茧子也无,细长白嫩,莹润如玉,指尖透出健康的淡粉色,谁也想不到这双手有千钧之力,就像他兽形时那软软的粉色爪垫,每一步都无比轻盈。

游岐忍不住把一根手指放在了口笼边,出乎意料的是,手指轻而易举就穿过金属栅格,触到了唇边,让游岐一怔。

……对了,这禁制本就是周慕下的,是他画符文时动了手脚。

游岐抬眼看去,周慕正噙着狡猾的笑看过来,虽然周慕没有恋爱经验,但却天生知道如何驯服其他兽类呀。

一把火从游岐心头烧起,胸口剧烈起伏,他向前把周慕困在自己的身体与书桌之间,从粉色的指尖一直嗅到手掌、手腕。

周慕觉得痒,抽身要走。

不准走!游岐握着腰把他拉回来摁在书桌,一截后腰也露了出来,虽然今天品尝了不少,腹部却还是纤瘦平坦。游岐俯身,从腰窝游离到脊骨,向上直至叼住他的后颈,同样是“狼吞虎咽”般的效果,但和食欲完全不同。

后颈对大多数哺乳动物来说是很特别的地方,因为幼年有过被母亲叼住后颈转移的经历,这个地方会让它们放松下来。但周慕不会,任何地方被咬住,只会让他更加警惕。而现在,除了警觉外,他还感觉到……

窗外血色落日的余晖洒进来,与凶兽更加匹配。

和之前带着杀意火花不同,这些触碰湿漉漉的,巨大的兽类饱含不满与渴切,没头没脑地覆盖上来,“你什么时候搬回来?明天好不好?”

周慕听得耳朵发烫,软声但坚定地拒绝了大狗的恳求:“过段时间,先整治春十九。”

游岐眼神微暗,立刻一用力,但无法刺破这柔韧的皮肤,只是引起一串酥麻的感觉……

周慕反身抱住游岐的脖子,任游岐把他就势抱起来,圈在怀里,后背因为游岐的力道紧紧抵着床架,金属床架不堪压力发出嘎吱声,让此刻汹涌浪潮般的情绪更加如化实质。

“……好吧,如果你晚上熄灯后偷偷过来,我可以让你睡在床尾。”

……

盥洗室里,春十九提着一桶湿衣服蹲下来,抱头:我什么时候可以出去?

第27章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