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节(2 / 2)

“诶?”周慕脸上闪过一丝疑惑,哎呀喜欢和他贴贴不奇怪,大家都喜欢,他自己也不反感。但他总觉得,游岐这拉手好像哪里怪怪的,明明两人常有更亲密的触碰。

究竟哪里怪呢……

周慕在古代妖兽学中读到过,游骐是御风之兽,风就像他们的触手,或者思维的延伸,而此刻,游岐固然只是牵手,他却觉得周遭的风变得微妙。

轻盈的风变得“黏糊糊”,鼓荡着周慕的衣摆,在他周遭轻旋,拂过脸颊的触感很轻柔,像是水波漾过,更像被谁的体温缠裹住,令周慕脸颊一直热到脖颈。

是风呀,好奇怪的风。

游岐镇定反问:“怎么了?”

他眉眼愈发冷静,捕猎者的基因得到了体现。

而周慕在思考了一瞬间后,只觉得风吹拂得微妙却也舒适,像吃饱喝足后被温柔地呼噜毛,在判断这并不属于危险范畴后,他慢吞吞地道:“哦,没什么。”

游岐拉着周慕的手一直走回宿舍楼。

周慕才从那种近似饭晕的感觉里抽离,想到自己早想说的一句话是什么。

他非常突兀地接着话茬道:“今天没吃饱没关系,我也会做点心,下次做的话再分你一点,一定要好好吃饭。我爸我妈老让我饭吃七分饱,我都和他们吵架。听说你和你妈关系不咋样,那你更要自己吃好了……”

还是春十九透露的这一点,也不难理解。

妖族的凶兽都喜欢训练后代早点独立,越是顶级的捕猎者,独立性越强,或者说家族间越不亲密。

尤其古代凶兽,甚至会在幼崽身上感觉到威胁,一达到岁数就立刻丢出去。

可进入新时代后,妖族也整体与现代文明融合,某些年长妖族的思维可能还没完全转换过来,导致部分新生妖族的生活环境十分矛盾。

打个狗一点的比方,就是这一类新生妖族通常社会化训练做得不是很好……

游岐不知情情况下再次变狗,他沉默一会儿,又想起刚才那浓郁的甜味:“好啊。那你督促我。”

“好说,”周慕大包大揽,“我早说啦,作为交换,我在学习生活方方面面上可以照顾你。”

游岐:“……”

“在说什么呢?”

春十九从门上倒挂着出现,冷不丁地冒出来一句。

周慕手差点抬起来了,幸好他常年生活在人族城市,只是发出了一声“我靠”。

“你干什么突然出现,没看到我们正在谈心!”周慕警惕地道。

“咦,那我来得巧,”春十九笑嘻嘻地道,“我就喜欢听别人的隐私,怎么,敞开心扉了没?”

周慕:“……无耻!”

游岐抬手把春十九打得掉下来,警告地看着他。

“别凶啊,”春十九抬起手,退了两步,“我早就挂在这里了,比你们还先来,练习在嘈杂之处封闭五感。”

没事练习这个做什么,周慕压根不信。

春十九看到他一脸怀疑,心说你骗人那么认真,也好意思露出这种警惕最新骗术的神情?

春十九哼道:“大学生运动会已经确定会在华灵办了,我要参与心境项目的。”

周慕:“……”

什么,原来妖族高校还有运动会?心境项目是怎样,到时候比谁更能忍?

不过春十九的话,怎么看也不占优势吧。

但春十九的话让周慕灵光乍现,“只有奖牌吗?有没有奖金?”

“废话,当然有,有赞助商的。”春十九看着周慕不怀好意地笑了笑,“你不会也想报名吧,你的话,应该只能做比赛道具啊。”

“呸!”周慕拉着游岐就跑了。

周慕在螺老师办公室里开会时,忍不住问起了这个运动会。

“各位师兄姐,过段时间华灵要主办的大学生运动会什么项目奖金最高呀?你们参加过吗?我粗略地查了一下,发现和人族比赛项目也有差不多的,我有点想报名,但不知道该报什么,心境,田径,游泳,御剑……”

“等等,那可不一样。心境都是坐禅比赛,比赛时间不局限举办时段内,三十年前有一届比赛的冠亚军赛现在还在进行,因为参赛的是两只王八。现在只有最特么无聊没事找事的人,才会报名心境项目。”螺老师一脸嫌弃。

周慕想起春十九那得意的嘴脸也无语了。

“再有,妖族田径赛、水上项目和人族的名字是差不多,花样可差远了,不适合你参加。”

螺贯中冲晏行恪努了努嘴。

晏行恪变化出自己少了一截的尾巴给他看,“那是,太激烈了啊。还不止咱们华灵的学子,各个妖族高校的代表队到时候肯定都是佼佼者。咱这可没有体育精神,你知道第二名想超车稳拿第一该怎么办吗?”

周慕迟疑地道:“不会是……”

晏行恪:“没错,把第一名捶晕了!”

周慕表情一松,哦,捶晕啊。

晏行恪还沉浸在回忆中:“华灵也不是第一次主办了,三年前也办过一次,那时候我现场观赛都要带盾牌,可混乱了,饶是如此,也被选手误伤了尾巴。以妖族的耐力,有些比赛更长达几日夜……总之,你一个人族,最好还是不要参加了!”

“不是纯人族。”周慕强调,“我就是听说奖金不错,想试试。不成的话,重在参与。”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