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77(朝朝暮暮)(1 / 2)

双轨 时玖远 8041 字 2021-11-12

结束了一天的练车后,姜暮累地投进靳朝怀中就不想出来了,靳朝搂着她问道:“还去买菜吗?”

姜暮看了看日头:“买。”

她觉得靳朝的身体状况最好少在外面吃,所以即使很累也坚持去一趟菜场,尽管逛了一圈出来,并没有省到什么钱。

两人拎着菜回去的路上路过咖啡店,靳朝拉着她走了进去,门上的铃铛一响小柯就抬起了头,刚喊出:“欢迎……”

看见是老板和姜小姐,她瞬间刹住声音笑道:“今天客流量真大,店长说那个活动可以再搞搞。”

靳朝沉吟了一瞬说道:“我下周找个时间和她商量一下。”

小柯刚准备转头跟姜暮打招呼,眼神突然落在靳朝牵着她的手上,又看见两人另一只手上都拎着菜,俨然一副小两口过日子的模样,神情一怔,好像突然知道了什么了不起的惊天大秘密,结巴道:“姜小姐,最近来的少吗?”

姜暮回道:“要练车,没时间呢。”

靳朝侧了下眸:“姜小姐?”

顾涛那天看两人搬家已经猜到一二,只是他嘴紧回来没说,这会在旁边憋着笑道:“老板娘,要不要来杯咖啡?”

靳朝替她回道:“不用了,待会还要回家吃饭,顺道进来看看。”

靳朝把姜暮拉到吧台里面,说了几句账目在哪,怎么看营业状况之类的,怕她饿着,没细说,简单交代了两句就带她先走了。

出了店姜暮就问道:“你跟我说这些干吗?”

靳朝正色道:“你自己的店总不能连经营状况都不了解吧?”

姜暮侧眸:“什么时候就成我的了?”

靳朝唇角挑起个笑:“那你觉得我吃饱了撑的开家咖啡店好玩吗?”

姜暮问他:“听说店里头两年一直在亏钱?”

靳朝牵着她的手,语气淡然:“隔行如隔山,走了些弯路。”

“为什么还坚持往里砸钱?”

靳朝转过视线看着她:“很多年前有个天真的小姑娘跟我提议的,我这个人比较老实,认死理,觉得冤枉路走多了,总能找到对的路,就算哪天不开了也不能因为经营不善关门。”

姜暮立马笑道:“你还老实人呢?你要老实我高三的时候你壁咚我干吗?”

靳朝就跟失忆了一样:“我什么时候壁咚你的?”

姜暮提醒他:“在车行啊,你赶我走,说我老过去找你影响不好,还问我是不是想跟你有点什么?”

靳朝好似想起来了,眼眸微弯,“哦”了一声:“随口问问。”然后转过头掠着她:“怎么?问到你心坎上了?”

姜暮绝对不会告诉他,那天从车行离开后自己有多凌乱,要准确说起来,她对靳朝的情感也应该是那次以后悄无声息地发生了变化,甚至那段时间梦里都是他滚烫的眼神和佻薄的声音,当然,这种情窦初开胡思乱想的丢人事,她是坚决不会告诉他的。

……

他们一离开,小柯就捂着嘴,单眼皮都要给她撑出双眼皮了,惊道:“他们在一起了?”

顾涛很淡定地说:“上次情人节我们问老板有没有女朋友?他说有,但是不在身边,我现在怀疑就是老板娘。”

小柯想到闪电见到姜暮的亲热劲儿,顿时醍醐灌顶。

虽然姜暮练了一天车很累了,但她还是想趁着休息做顿饭给靳朝吃。

不过晚上一起吃完饭,她洗了个澡就爬上床了,靳朝本来还想找她探讨一下车技,见她这么累没忍心碰她,姜暮翻了个身钻进他怀里,靳朝抚着她的发对她说:“我明天要出差。”

“嗯……”

“你记得拿着卡去物业登记一下,不然进不来。”

“嗯……”

“有事打电话给我,应该大后天回来。”

“嗯……”

靳朝垂眸听着她一声声应着,跟猫叫一样,最后对她说了句:“驾照考出来有奖励。”

这下她是真没声音了。

姜暮刚搬来靳朝这,还不太适应,周一早晨磨蹭了半天,靳朝看了看时间提醒道:“再不出门要迟到了。”

姜暮提着高跟鞋就往门口冲,靳朝蹙起眉问道:“穿高跟鞋挤地铁?”

姜暮一边套着鞋一边回道:“今天有个重要的会,得穿正式点。”

她刚准备开门,靳朝对她说:“等下。”

他把热好的牛奶递给她说道:“小温在楼下,让他送你去,直接从绕城走,快点。”

姜暮接过牛奶匆匆道:“可你不是马上要去外地吗?”

靳朝理了下她的衣领顺势将她连人拽了过来:“我迟会早会问题不大,正好在家把东西准备下,去吧。”

说完在她唇瓣印上一吻,突然想到两天见不到,心里头发痒,直接勾缠住她柔软的舌就将她抵在门上,短短周末的经历,让姜暮的身体变得异常敏感,靳朝身上清爽魅惑的气息不断撩拨着她的意志,使她呼吸不停加快,无助地喊了声:“朝朝……”

这一声把靳朝的理智拉了回来,侧头看了眼时间,打开大门将她送到电梯口。

本来姜暮还没那么难舍难分的,觉得不就分开两天嘛,可被靳朝吻得也生出不舍来,人都进了电梯,手还拉着他满脸幽怨的样子,娇嗔道:“坏人。”

靳朝知道她舍不得走了,帮她抵着电梯门盯着她笑:“要么…罢工?”

姜暮软哼了一声:“罢工你养我吗?”

“也不是不可以。”

姜暮松开他挺了挺胸膛:“我可是新时代的独立女性,才不要男人养,再见。”

靳朝的视线却缓缓下移,注意力被她另一个地方吸引了,等姜暮发现准备开吼时,电梯门关上了,她憋屈地落了下去。

靳朝看着关上的电梯门,想象着她在电梯里的表情,唇边露出笑意。

姜暮工作的地址靳朝已经发给了小温,所以她一上车小温的导航就调好了。

路上的时候姜暮喝着热乎的牛奶,问他们待会出差要开多长时间的车子,小温告诉她不远,两个多小时就到了。

后来他还问起姜暮:“孩子今年多大了?上幼儿园了吧?”

姜暮有些诧异,侧过头“嗯?”了一声:“什么?”

小温继续说道:“我说小孩啊,你回国,小孩也跟你一起回来的?”

姜暮完全听不懂他在说啥,但是她嗅到了一丝不寻常的气息,顺着他的话反问道:“靳朝跟你说的吗?”

小温说道:“有次饭局上听他提起的。”

姜暮故作淡定地继续套话:“他提过我吗?”

“他自己的事提得不多,但都知道靳工老婆带着孩子生活在国外,听他说小孩挺懒的,喜欢赖床是吧?这样的孩子好带啊,我姐家小孩每天早晨五点就起床了,那才叫头疼,大人跟着睡不了觉。”

“……”

姜暮青着脸听见他继续叨叨着:“但我姐家女儿跟你们家的一样,挑食,这个不吃那个不吃,都急死了,我姑说小孩脾不好,后来送去推拿,你们也可以试试。”

“……”你才脾不好。

姜暮下了车后就给靳朝发了条信息质问道:老婆?孩子?你情况挺多嘛。

不一会靳朝发来一个微笑.jpg。

忙碌完了一天的工作,回去的路上姜暮又想起早上小温说的话,发现靳朝还没有给她一个合理的解释,她不清楚自己怎么在他口中又当妈又当女儿了?还能一人分饰两角的?也不知道他到底在外面是怎么胡说八道的。

于是又飞了条信息过去:你又懒又挑食的小宝贝生气了,不需要解释一下吗?

很快靳朝回给她:在忙,晚点。

姜暮只能收起手机不去打扰他,回到小区后她带着卡先去了物业,把自己的信息录入了,回家后和闪电玩了会,照顾它吃喝,从冰箱里翻出昨天买的菜,简单吃完带闪电出去溜了一圈。

晚上洗完澡爬上大床后开始想靳朝,明明才在一起两天,她却已经不习惯一个人入眠了,裹着被子对着手机发呆,快十点了靳朝都没回信息,姜暮又刷了会手机撑不住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忽然有股温热的气息笼罩而来,半梦半醒间姜暮只感觉自己被人抱进怀里,她还下意识地蹭了蹭发出微小的嘤咛声。

身上丝滑的睡衣被揉乱了从肩膀落了下去,锁骨往下越来越凉,很快又被温热的大手覆盖,姜暮扭动了一下身体,潜意识里还记着靳朝在出差,今晚不回来,所以迷糊间觉得自己在做梦,十分乖顺地配合着梦中的他,多少有点投怀送抱的意思。

直到强烈的真实感入侵而来的时候,姜暮倒抽一口气猛然睁开眼,靳朝浓郁的眸子就在她眼前,她惊得人往上缩了下问道:“你怎么回来了?”

靳朝握住她的腰就把她往下一拉,呼吸渐沉:“听说有个小盆友生气了,回来好好疼疼。”

说话归说话,他动作没有丝毫停歇,姜暮绷得像一张弓,眼里含着水汽,声音受不住地颤抖:“有你这样疼的吗?”

靳朝捉住她不安分的手,并拢单手提着压在她头顶:“那你想怎么疼?”

“这样?”

“还是这样?”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