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Chapter 45(1 / 2)

双轨 时玖远 8303 字 2021-11-12

三赖到车子边绕了一圈都没找到靳朝和姜暮,本想到爬到水泥桩子上登高望远寻一寻他们在哪,结果就给他看见这不能忍的一幕。

万老板眯着眼睛看了好一会这位打扮奇特的年轻人,要不是他脚下是一个光秃秃的大水泥桩子,就他这浮夸的打扮还真以为是要出演啥子舞台剧之类的,不然正常人好好穿成这样还爬到那上面去干吗?

但是不多一会儿,万老板就认出了这位年轻人,呵笑道:“原来是老赖的儿子啊,我年前和你爸才在一起喝的酒,最近很少看到你回去嘛?”

三赖听到他爸就生气,把围巾往身后潇洒一甩,对着万老板就道:“下次再和我爸喝酒麻烦转告让他,让他还钱。”

“……”众人面面相觑,不知道什么情况。

万老板倒是悠悠说道:“小赖啊,我和你爸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交情了,我和有酒这事啊,我劝你少掺和。”

三赖把裤角一提,露出他锃亮的高帮新皮鞋,张口就道:“俗话说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更比一代浪,既然你跟我爸交清不错,那我就要掺和掺和了。”

万老板皱起了眉,小子说话一套一套的,莫名其妙,毫无逻辑,他总算体会到上次老赖提起他儿子时,那一言难尽的表情。

万老板头昂了半天,脖子着实有些酸了,对他招了招手:“小伙子有话下来说,站那么高干吗?”

三赖非常霸气地回道:“我特么也想下来,太高不敢跳。”

“……”

就在万老板和三赖掰扯的时候,一群大爷大妈兴高采烈地从景区东大门往这而来,径直走到一辆依维柯前,还有人从依维柯上拿下来一个横幅,众人排着队想照个相留恋,但是由于停车场光线不太好,背景也不佳,所以商量着要不要重新回到景区大门口合照。

距离太远姜暮是没看清那些人,倒是看见横幅上写着“西洼凹老年活动俱乐部”。

就在万老板重新把视线落到靳朝身上的时候,姜暮举起一只手就朝那里大喊道:“陶爷爷。”

那群拿着横幅的大爷大妈瞬时间回过头来,姜暮继续挥舞着手喊道:“我,是我,姜南山。”

靳朝撩起眼帘看向她,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奇奇怪怪的名字?

虽然那群大爷眼神不好,但听见“姜南山”这个名字立马认出姜暮来,拖着巨大的横幅就成群结队而来。

于是乎不多会儿,不大的空地就挤满了人,陶爷爷还笑呵呵地问姜暮:“你也来烧香的啊?”

然后看着万老板他们笑着点点头:“这都是你家亲戚啊?”

姜暮赶忙摆摆手:“不是的,我们是在这里碰见的,他们还要动手。”

姜暮也算是老年俱乐部的编外人员,一听她跟人起了矛盾,大爷们自发用横幅将万老板一行人围住,大声谴责道:“哪边的人啊?看着就不像好东西。”

后面有个大爷退休前干片警的,整天在地方上处理矛盾,铜岗这巴掌大的地也就这么多人,绕一圈都认识。

他盯着人群中的一个小年轻问道:“你是新圩3村15幢201毛大平家儿子吧?”

说了拿起手机:“喂,老毛啊,过年好,过年好,我在雾隐寺烧香啊,碰到你家孙子了,不得了啊,他说要在这里要打一个小姑娘。”

“……我没说。”

人群中一阵骚动,一个男的举起拳头就要吓唬吓唬身边那指着他的碎嘴子老头,结果拳头还没竖起来,旁边的老太往车引擎盖上一躺:“要命啊!打人啦!”

然后拽着这人的裤腰带就喊道:“我家儿子在法院上班,你叫什么,你别走,有种等我儿子来。”

说着就要打电话给她儿子,场面顿时炸开了锅,还有个长相仙风道骨,留着白胡子的大爷怼到万老板面前劝道:“古人云……”

“云尼玛啊!”贺彰直接开骂。

万老板头也不回地转身上了车,跟着他的那些年轻人被一群老头指着鼻子大骂,拳头都捏得咯吱咯吱响,偏偏对这群老头老太下不去手,只能灰头土脸地走了。

另一边的三赖站在大水泥桩子上直喊直叫的,说要下来,这时大爷们才注意到他,有个大妈回头一看吓了一跳,直接叫了起来:“这上面怎么还站个人啊?”

后来两个热心大爷一边扶着他一条腿硬是把他给抱了下来。

眼看没事了,大爷大妈们准备继续拿着横幅回到景区大门口照相,还喊上姜暮一起去,姜暮不好意思拒绝,便跟着浩浩荡荡的老年俱乐部成员回到了景区门口,一路有说有笑,靳朝和三赖无语地对看了一眼,只能跟着。

大妈们蹲在第一排,大爷们站在第二排,把姜暮拉到了中间,让她蹲下一起提着横幅,还在排队形的时候,几个大妈觉得后排的大爷全都穿着清一色的灰黑衣服不好看,于是看中了一旁的三赖,非说他的红围巾上相,把他扯到了大爷中乱入了一把。

还把一台非常专业的单反相机塞进了在一旁抽烟的靳朝手中,对他说:“小伙子,多拍几张,帮我们拍年轻点。”

靳朝灭了烟,莫名其妙地走到人群前,拍照他勉强能行,怎么能把人拍年轻他还真不得要领。

几个大妈围着他兴高采烈地教他怎么找角度,相机怎么摆,还不忘夸他长得帅,问他有没有女朋友?要不要介绍?

靳朝脸上挂着不尴不尬的表情敷衍道:“有有,孩子都打酱油了。”

大妈们一脸可惜的样子,他抬起头,看见姜暮眼神凉凉地盯着他,他扬唇一笑举起相机对着她来了张。

大爷大妈们对成像要求很高,让三赖站在后面把围巾甩起来,要有飘扬的感觉,还让靳朝对着光线变换了好几次角度,三赖倒是很配合,甚至有点乐在其中,把围巾放长直接围住了身旁两位大爷的脖子,增加色彩的渲染面积,靳朝反正没过过如此荒唐的年,也不知道是怎么就被老年俱乐部临时征用的。

……

万胜邦上了车后,贺彰坐在副驾驶回头说道:“万老板,你还当真要撮合小青和那个小子啊?”

万胜邦靠在后座的椅背上,半闭着眼,鼻子里发出轻哼的声音开了口:“小青因为有酒的事跟我闹了小半年,今天不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逼她看看清楚,她恐怕还不得死心。”

贺彰松了口气,脸上的表情终于缓和了些:“我还以为你当真想收有酒当女婿呢。”

万胜邦声音沉缓道:“如果他真肯为了小青放下对我嫌隙,我未必不会同意。”

贺彰皱起眉:“你就这么看重他?”

车子在街道间穿梭行驶,万胜邦缓缓睁开眼看向窗外,道:“危机四伏的丛林,谁也不知道你的敌人什么时候会在背后给你捅刀子,这个时候出现一只凶兽,最高明的办法不是猎杀,而是驯服。”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