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Chapter 40(1 / 2)

双轨 时玖远 7902 字 2021-11-12

四个男人酒足饭饱后把东西收拾好打起了麻将,姜暮就搬个小板凳坐在靳朝身旁一边看春晚一边磕瓜子,看到好笑的小品时她自个儿在旁捂着嘴傻乐,靳朝搓着牌余光掠她一眼。

虽然往年过年也是和兄弟在一起打牌度过,但是今年身边多了个小尾巴,心里空洞的角落像被什么填满了,他眉眼舒展开来。

十二点的时候,姜暮的手机响了,她放下零食,拿出手机看了眼,居然是靳朝给她发了个红包,她错愕地抬头看向他,他依然盯着眼前的牌,侧脸是难得惬意的神态,随手拿了一张二万扔了出去。

姜暮抿着笑低下头,随着红包被点开的声音,在坐的几个男人都抬起头看了过来,还是三赖最先反应过来回头看了眼电视上的时间,说道:“新年了啊。”

然后跟了个红包给姜暮对她说:“小暮暮,给你压压岁。”

铁公鸡和金疯子也给她发了红包,姜暮有些不好意思收,情不自禁去看靳朝,三赖说道:“我们给你的压岁钱,你看他干吗啊?”

金疯子插到:“在我们这的规矩,没工作的都能拿压岁钱。”

姜暮还是拽了拽靳朝的衣角,不知道该怎么办?他低下头来接过她的手机把几个红包一起点了然后将手机还给她。

姜暮脸上挂着盈盈的笑,乖巧地给几个哥哥拜了个年。

换做往年他们大概率是要打通宵的,但是由于今年靳朝身边多了个小尾巴的缘故,刚过十二点他们就草草结束了牌局,各回各家了。

靳朝刚起身,姜暮就凑到他面前小声问道:“我今晚能不回去吗?反正…爸也不在家。”

靳朝严肃道:“你这夜不归宿的习惯得改改。”

姜暮嬉皮笑脸地说:“我又不是跟外面的坏人混在一起。”

靳朝转身往外走:“你怎么知道我不是坏人?”

“没坏到我身上你都是好人。”

靳朝拉开门回头瞧了她一眼,什么都没说出去了,姜暮也跟着他走到了隔壁,靳朝回头看向她:“钥匙。”

姜暮从身上把钥匙拿出来,然后将那个“朝思暮想”的钥匙扣解了下来,把钥匙递还给他。

靳朝接过钥匙扬起眼皮盯着她手上的东西,姜暮晃了晃对他说:“这个送我吧,你应该不需要了。”

靳朝蹲下身拉开卷帘门回了句:“你又知道了?”

姜暮笑着说:“知道呀,我都在这了,你还用得着朝思暮想吗?”

靳朝顿了下,起身眼里蕴着光盯着她,姜暮抿着笑踏入车行,靳朝拉上卷帘门望着她轻快的背影,眼里的光愈发深邃。

姜暮径直走进休息室,靳朝也跟了进去,打开暖气把椅子推给她,姜暮坐下后,靳朝将另一把椅子也提到了她面前,往上一坐,刚才人多他没好问,这会才开了口:“不是说好回去的吗?跟你妈吵架了?”

姜暮垂着眸扣着自己的指甲盖,耷拉着脸嘀咕道:“我妈说…她要回去把房卖了。”

靳朝没出声,微微拢起眉,姜暮继续道:“她之前说要跟外国老头去澳洲生活我就觉得不太靠谱,这次去一趟回来直接就要卖房了,就跟被人洗脑了一样,我就是怕她被那个人骗,又不是一个国家的,她要真被骗维权都困难,你觉得呢?”

靳朝沉吟了片刻,说道:“我没法下结论,毕竟我没见过那个人,不过,你有没有想过一件事。”

姜暮抬起眼睫望着他。

“她和靳强分开这么多年都没找,你觉得她会将就吗?她作出这个决定就必然有她的原因,你以后也会有自己的家,找个合得来的人不容易,她总不能一个人过到老。”

姜暮脱口而出:“我之前都想过了,不结婚和妈一直生活也挺好,就是结婚也能带着她一起过。”

靳朝笑了起来,姜暮被他笑得脸色发烫,她也意识到自己的话有些幼稚,嫁不嫁人这事不是她现在意气用事可以判定的。

空气稍稍安静了一瞬,靳朝唇角压住笑意掠着她:“真不打算嫁人啊?”

姜暮眼神飘开看着维修间,心里有种被羽毛挠着的感觉,她红着脸说:“我…怎么知道……”

靳朝问她:“你试着跟她沟通过没有?”

姜暮点点头:“不知道说了多少遍,高考前为了这事没少吵。”

靳朝双手交叉搭在膝盖上注视着她:“既然这样,你也改变不了什么,如果我是你,与其瞎操心,不如把眼下自己的事情忙好,她以后过得好,你也可以放下心,要是过不好起码你有能力让她安度晚年。”

靳朝的轮廓在休息室发黄的光线下显得沉稳可靠,困扰了姜暮大半年的担忧好像在靳朝的这番话中渐渐有了不一样的思考角度,她的确很怕老外给不了妈妈安稳的生活,怕她跟着Chris去国外会因为各种问题不如意,所以几次三番想阻止姜迎寒,却根本没想过妈妈也需要另一半,也需要有个人可以在她脆弱的时候给她依靠,在她孤单的时候陪着她,在她无聊的时候和她一起打发时间。

好像自从爸爸离开后,妈妈就理所当然地和她相依为命,她只顾着担心妈妈的安危,却根本没有考虑过她的需求,姜迎寒的确是个妈妈,可她本身也是个女人。

姜暮的确做不了什么,如果可以干扰姜迎寒的决定也不会走到今天这步,只是她依然有些郁闷地说:“可是妈把房卖了,我要是回苏州真的就连落脚的地方都没有了。”

说完她抬起眸看向靳朝,昏暗的光线下,她就这样凝视着他,嘀嘀咕咕道:“以后我要是无家可归了怎么办?”

她的声音软糯得让靳朝想起小时候在南方吃的一种蒸糕,他听在耳中,没有说话,只是敛着眸笑,姜暮吸了吸腮帮子:“有什么好笑的。”

靳朝干脆直起身子靠在椅背上,双眼笔直地瞧着她,姜暮觉得他可能是喝了不少酒的缘故,连眼神都那么醉人,瞧得她越来越局促,目光往天花板上看去,声音蚊子哼哼似的从喉咙里挤了出来:“爹不管,妈不要,哥不疼……”

靳朝的笑蔓延至眉梢,细碎的光从眼底化开,声音是微醺后的松弛:“你想让我怎么疼?”

姜暮的心脏砰砰地跳,她没想过靳朝的一句话居然会让她心口窝痒痒的,她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感觉,没有喝酒,却有些醉。

靳朝望着她透红的脸颊,不再看她,起身给她倒了杯水放在她的手边,才又重新回到椅子上。

虽然刚才姜暮多少有点耍脾气的意思,但靳朝真这样问了,她却一个字都说不出口了。

憋了半天才挤出一句:“我不逼你了,可是你不能拿自己开玩笑,就是无论如何也要保证安全,这个可以答应我吗?”

靳朝扬眉注视着她,她的双眼剔透清澈,表情是那样的认真,一眼就能看见她眼底的的担忧,真挚纯粹。

姜暮见他不说话,身体向前倾去,试探地问道:“很多钱吗?民事赔偿?”

靳朝脸上的松弛渐渐收了起来:“从哪知道的?”

姜暮咬了咬唇,终是没有说出姜迎寒,她怕他想起那段往事。

可靳朝却替她说了出来:“你妈吗?”

姜暮垂下了眼帘,低声说道:“妈说房子卖了会留笔钱给我,我和她谈谈,让她先拿一部分给我。”

靳朝没有说话,空气逐渐冷了下来,姜暮悄悄抬眼去看他,他的表情很冷,眼里覆上一层拒人之千里之外的霜寒。

她只是不想靳朝去干那些危险的事,她想尽快帮他解决那笔债务,可是她意识到靳朝不会接受姜迎寒的钱,那时候妈妈袖手旁观,他自尊心这么强的人现在又怎么可能让她跟妈妈开口。

姜暮急得眼圈一下子就红了:“我不说了。”

靳朝叹了声半弯下腰来对她道:“不是钱的问题。”

姜暮不解地看向他:“那是什么?”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