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1(朝朝与暮暮...)(1 / 2)

双轨 时玖远 8721 字 2021-11-12

姜暮挑食的坏毛病即使长大后依然没有得到多好的改善,特别在蔬菜方面,青椒、茼蒿、芹菜、胡萝卜都是她坚决不会碰的蔬菜,羊肉和鹅肉也不吃,西瓜不会吐籽,葡萄也嫌麻烦,猕猴桃吃了嗓子痒,苹果只吃脆的,面苹果一口都吃不下去。

关于这件事从小到大没少挨姜迎寒的训斥,大了点后,姜迎寒虽然不会那么严厉地逼她吃下那些难以下咽的食物,但总是说:“以后谁敢娶你,这个不肯吃,那个不肯碰,怎么跟你生活在一起?”

姜暮没想过那么久远的事,她总是不以为然地回:“那就不嫁人了,我跟你生活一辈子不也挺好的。”

但她说这句话的时候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妈妈有天会先一步嫁人,离她而去。

姜暮一碗饭很快吃完了,菜倒没吃多少,大锅炖也就盯着里面的土豆吃,等她放下筷子其他人还没开始的节奏。

靳朝见她吃好了,站起身走到里间,不一会提了一个袋子出来递给她:“你自己看看能不能穿。”

姜暮接过袋子打开看见是附中的校服,她将衣服拿了出来,深红白条的上衣,胸前绣有附中校徽。校服很干净还有一种淡淡的洗衣液味扑鼻而来,跟新的一样。

小阳见状插道:“这真是我师傅的压箱底了,我还以为他准备去参加同学聚会呢,差点帮他跟工作服一起放洗衣机里绞了。”

姜暮闻着清新的洗衣液味,说道:“没事,挺干净的。”

小阳回了句:“当然干净了,我师傅单独拿出来手洗的。”

姜暮微微愣了下看向靳朝,靳朝单手提着啤酒,神情淡淡的。

三赖笑道:“我说呢,前两天看见晾在门口的校服,情怀上来了准备套一下,被你师傅骂说我满□□毛少碰他东西,原来是要送人啊。”

说完三赖又笑眯眯地看向姜暮,对她说:“这件校服穿爱惜点,有酒自己都没机会穿,就这一件,忘了告诉你了,我也是附中毕业的,论资排辈,你应该喊我一声三赖学长。”

姜暮还没做任何反应,靳朝倒是出了声:“吃完早点回去。”

姜暮把校服重新叠好放进袋子中,抬起头对靳朝说:“我能在这写完作业再回去吗?”

姜暮从靳朝的双眼里辨别不出任何情绪,这是她再次遇见靳朝感受到最大的差别。

从前的靳朝,眼神是明亮的,她透过他眼中的窗口可以感受到丰富多彩的他,无论是热烈的还是沮丧的,他的情绪一直是鲜明的,可现在的他,眼里的光消失了,不管何时看他,他的眼神中永远是寡淡的神采,好像将他的全部经历也藏在了漆黑的瞳孔之下,没有波澜,也无法窥探。

靳朝只是这么回视着她,颓痞冷淡,姜暮没有丝毫闪躲,两人似在无声地较着劲。

小阳和铁公鸡摸不清楚状况,以为姜暮是有酒的妹妹,这会看意思有酒又好像不太情愿留人下来,所以他们也不好多吱声,只有三赖嘴边噙着抹嘲弄的笑意兀自低头喝着酒。

半晌,靳朝先开了口,语气松散地说:“打回去说一声。”

姜暮点点头,起身往维修间里走,三赖才出声缓和了气氛:“我店里的猫吃得都比她多。”

靳朝偏头看了眼她的小身板,眼神微暗。

姜暮打了个电话给靳强,跟她说自己在靳朝店里写作业,靳强问她怎么跑靳朝那了?她说放学早肚子饿了过来吃饭的,靳强没多说什么。

来铜岗后,每天除了学校就是回到那个家,姜暮今天想晚点回去,不是赵美娟对她不好,事实上,她也不清楚赵美娟对她到底是什么态度,说热情吧,谈不上,说不欢迎吧,也会给她烧水洗澡,她对自己的态度一直很迷,让姜暮也不知道怎么跟她相处。

更多时候看着赵美娟、靳强还有靳昕,她会觉得他们才是一家人。

这么多年妈妈独自带着自己,而爸爸早已组建家庭,从前那幅画面只存在于脑中,现在经常摊开在她面前,鲜活、真实,让她格格不入。

可另一边,妈妈即将奔赴的未来,又让她沮丧,担心,焦虑。

她不知道靳朝从前是如何面对这一切的?面对靳强和另一个女人组建家庭,面对曾经熟悉的家人离自己远去,他会感到不适吗?会在某一刻和她一样沮丧吗?

她无从探究,只想短暂地逃避一下,就这样坐在凌乱的休息室里写着题,不时抬头透过玻璃还能看见店门口靳朝他们喝酒闲侃的样子,让她心里充满了一些热闹的烟火气,起码,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少了些漂泊无依的孤单感。

他们喝酒喝到了快九点,收拾完东西,铁公鸡走了,小阳还在跟着靳朝待在维修间做一些收尾工作,他们没有进休息室打扰姜暮,隔着玻璃窗能看见她一直低着头很专心,不时翻阅试卷的身影。

大约十点的时候,三赖从外面敲了两下玻璃,姜暮听见声音抬起头,看见三赖手上拿着两个可爱多,举了举对她喊道:“出来吃个冷饮,别学傻了。”

姜暮放下笔打开门走了出去,三赖把右手的可爱多递给姜暮对她说:“就一个巧克力味的,给你。”

姜暮有些诧异地问:“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巧克力的?”

“有酒让我拿的。”

姜暮回过头去寻找靳朝的身影,发现他并不在维修间,她不禁问道:“他人呢?”

三赖随意道:“在后面忙吧,去不去我店里玩玩?”

姜暮没有拒绝,她撕开可爱多的包装纸,跟着三赖走到隔壁的宠物店,门一开阿猫阿狗们像疯了一样,齐齐发出各种怪声,姜暮眼睁睁看着三赖脚步一停,伸起手臂高高一挥,好似优雅的指挥家。

关键他的打扮气质一点都不优雅,脚上还撒着双蓝白相间的拖鞋,让这一幕显得格外像个江湖骗子。

令人惊讶的是,他这一招十分管用,宠物店恢复一片安静,所有小东西都不叫了。

姜暮诧异地问:“怎么办到的?”

三赖回过身,捂着自己的心脏对她说:“身为一个王者,打野是必备的技能。”

“……你游戏打多了吧?”

三赖笑着说:“现在行业不景气,可不是要多打游戏才能打发这无聊寂寞的日子,随便看。”

姜暮走到一面玻璃柜面前,店里倒有不少大众品种的猫,几只蓝猫,蓝白,美短,只不过这里的猫全都四仰八叉的,一副职业倦怠的模样,姜暮怎么贴着玻璃挑逗,它们都不太想搭理她。

她手上的可爱多吃完了,三赖在里面对她招了招手:“过来这看。”

姜暮看见里面有个围栏,她几步走过去伸头一瞧,原来里面躺着一只金毛,就是吃饭时他们一直讨论的那位西施小姐。

西施面前还有四只很小的奶狗在喝奶,诡异的是,明明是一只金毛妈妈,生出来的奶狗却花的、灰的,毛色各异,居然还有一只纯黑的。

也不知道是不是长相过于怪异,那只纯黑的一直被兄弟姐妹挤到了外面,金毛妈妈似乎也有点不待见它,小黑狗几度去找妈妈,奈何小脚软塌塌的,走不稳还摔得四脚朝天,又心酸又好笑。

姜暮指着那只小黑说道:“它妈妈怎么不管它?”

三赖瞅了眼:“人都没法做到一碗水端平,更何况狗呢,这个黑的刚出生就断气了,还被西施叼到了店门口,我捡回来才把它救活。”

姜暮蹲下身看着它:“好可怜。”

三懒弯腰一把将小黑捞了起来,西施也只是懒懒地看了一眼,并不护崽,姜暮凑上来,三赖见她感兴趣,将小黑递给她:“给你抱抱。”

姜暮小心翼翼地接过小黑狗,捧在手心,她从来没有抱过才出生两天的小奶狗,碰到这个小东西心都要化了,小黑的身子软绵绵的,刚接触到姜暮小脑袋就不停寻找,在姜暮身上嗅啊嗅的,萌化了,姜暮被它弄得痒痒的,不禁也弯起了嘴角低下头轻轻蹭了蹭它。

她想起了什么,对三赖说道:“我小时候在我家小区里也碰到过一条黑色的小狗,跟了我一路,但是我妈不给我养。”

姜暮只说了一半,另一半是她和靳朝两人玩得脏兮兮的还带回一条野狗,姜迎寒见状气得让他们把狗扔了。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