旁白它和谐词过分多[穿书] 第89节(1 / 2)

宴月亭忽然明白了她那时候为什么会躲着自己了,“我吓到你了?”

褚珀抿抿唇,犹豫片刻,“我从未担负过别人这么重的情感,我觉得自己回馈不了,所以当时确实被吓到了,第一反应便想要退缩、回避,若不是……”

她以前看电视剧,里面的男女主角大多总要经历过生死,尝过失去的滋味后,才能看透自己的感情,才能拾起勇气,她总觉得俗套。

没想到自己也落入到了俗套中。

“我是不是太不勇敢了?”

宴月亭定定盯着她,细碎的吻落在她的眼角,鼻尖,在唇上流连,“如果你不勇敢的话,在流风崖上第一次醒来时,就会逃跑了吧。”

她当时满脑子是想逃的,褚珀目光闪烁。

宴月亭看出她的想法,实在没忍住笑,“哪有人像你那样逃跑的?以进为退?”

褚珀无辜地看着他,宴月亭便垂下眸,抚摸上她的右眼,慢条斯理道:“如果我是你,屹峰亲传弟子,背后有元婴圆满的师父撑腰,手握御使铃,勾星的刀气深入我经脉,知道我最致命的秘密,还知道后续剧情进展,能从旁白听到我的心声,这些已经足够杀死当时的我了。”

褚珀一脸“你少忽悠老子”的表情:“……你有主角光环,跟主角作对是没有好下场的,我当时若是要杀你,肯定会被你反杀。”

“你能出现在这里,说明了天道并不能完全掌控书中的剧情进展,否则原主便应该按照剧情,在对的时间点上死亡,而不应该提前死去,这一个错位,便能牵动后续无穷的变数。”宴月亭含着笑,“你不需要亲自动手杀我,只需利用你知道的一切,剥夺我的主角光环,将我推入死局……”

褚珀整个人都迷惑了,他们是怎么开始的这个“我杀我自己”的话题?而且,你为什么还越说越起劲了?!

她忍无可忍地伸手捂住宴月亭的嘴,在他吐出什么血腥暴力的词汇前,说道:“我不干,那我还是选择恋爱通关。”

宴月亭愉悦地笑了一声,“谢过小师姐不杀之恩。”他呼出的热气拂在她手心里,褚珀又想起了他眼神迷离地含住自己手指的画面,脸上不由一红。

褚珀使劲收回手,在自己裙摆上蹭了蹭,“你能不能收敛点,不要动不动就勾引我!”

宴月亭歪了下头,无辜地眨眼睛。

褚珀:“……”她忍不住踮起脚亲了他一口。

宴月亭按住她后颈,想要加深这个吻。旁边传来一声鹤鸣,鹤十九扭着头,直勾勾地盯着他们。

褚珀一把推开宴月亭,捂着脸不再去看他。

宴月亭:灵石白给了。

扁舟落到湖上,行进一段距离后,便不能再往前了,叶镜湖的天衍宫可不是什么人都进得去的,这里的“什么人”特指宴月亭。

褚珀随着鹤十九去了中心岛上的天衍宫,与人间阔别十年,似乎格外漫长,又似乎只在弹指一挥间,什么都没有改变。

好像就与十年前的黄昏没什么两样,她在法会中和宴月亭腻歪一天,然后在余晖遍天的时候坐上仙鹤回去,去傅常思的天池报个到,再听一听傅乐谦的唠叨。

对于闺女刚回家,便要嫁出去,老傅两兄弟表示很忧伤,可能他们这辈子都享受不到养女儿的快乐了吧。

仙盟在开展法会的同时,也在筹备她与宴月亭的道侣大典。仙盟盟主女儿要与魔君联姻,这个消息在修真界引发了极大的讨论热度,以至于众人这次对法会的关注度都少了许多。

宴月亭收拢苍云淮三州,彻底掌控雾障山以西后,修真界的仙门委实忧虑了一阵子,尤其靠近雾障山的门派,几乎三天两头向仙盟传讯,请求各仙门在雾障山做好备战准备。

修真界这边警惕了许久,结果雾障山对面的魔修搞民生、搞建设,搞得如火如荼,几年间把那片百乱之地搞得有声有色,人家一点也不稀罕入侵修真界。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