昭昭入怀 第62节(1 / 2)

昭昭入怀 西皮皮 3392 字 1个月前

昭昭点了头,“那就好。”

她眉眼间都带着轻松的笑意。

终于,要回家了。

偏院里,枝头石榴早就是挂了满树,各个都是黄澄澄的,果实丰硕压的树枝只往下坠,因着无人采摘,也落了满地。

昭昭刚踏进院门,便见石榴树下,顾淮白衣而立,正看着那枝头的石榴果微微出神。

昭昭收了脚步,就站在院门处,悠哉的盯着他看。

她想起了第一回见顾淮时的场景。

那是一场雨中,她遥遥地站在屋檐下,瞧见了朦胧雨中的那道青色人影。

如今,心境全然不同。

那一回,顾淮没发现她在偷看。

这一回,顾淮察觉到她站在那儿,便缓缓朝她走来。

子桑采难得有眼色一回,拉着飞廉搬了椅子放到院子里头,就赶紧离开,留下这二人坐在石榴树旁,赏着日落黄昏,石榴枝头。

昭昭捡了个石榴,分做了两半,递过一半给顾淮。

顾淮捧着半边石榴,这株石榴树无人看管,却也长得果实饱满,颗颗石榴子都红润清透,还散发着淡淡的清香气。

这股味道很好闻,像是人间的味道。

昭昭已经自顾自的在说起了明日离开长安的事情,“飞廉说你搬了几个箱笼到草舍,如今都已经装车了,你且再想想,可还有什么遗漏之物没收拾,趁着今日还有时间,让人取来装车才是。”

她停顿了片刻,尝了一小颗石榴子,味道清甜,忍不住眯了眯眼,打算待会儿就摘上一箩筐,可以带回凉州去,让她阿爹阿娘都尝尝。

顾淮终于开了口,“那几个箱笼足够了。”

昏睡了两个月,终于从昏昏沉沉之中,逐渐恢复清醒。

他笑了笑,有些怅然。

远方云霞逐渐淡去,天空开始渐渐泛灰。

他轻声道:“十一年了,我早就不知道我到底是顾淮还是顾河。”

做了十一年的顾淮,如今一朝重新做回顾河。

他心中竟是茫然一片。

九岁以前的顾河和顾淮,性格分明,全然不同。

九岁以后,他只会做顾淮,顾淮该如何长大,成为怎样的人,清晰明了。

顾河该如何长大,成为怎样的人,他想象不出半分。

如今,他该做回顾河,却不知该如何做。

实在让人不解。

人生道路,迷途难行。

多少人困顿于某一个时间点,不能继续前行。

他困在九岁那年双生弟弟死在他面前那一刻,好多年了。

昭昭歪头看他,“这重要吗?”

顾淮看着她的眼睛,她的眼睛明亮,像是燃烧着永远不灭的一簇火,照出了一条前行的路。

昭昭继续道:“你才二十岁,有大把的时间去做你想做的事。”

人生百年,前二十年过完了,还有后头的八十年呢。

片刻之后,顾淮一笑,眉眼舒缓,“郡主说的有道理。”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