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第83章 第83章完(1 / 2)

猛虎禁止垂涎 傅云见 13502 字 12天前

第83章第83章正文完

那天穿着军装被胁迫着干完流事儿后,段无心久都对“长官”两个字有心理阴影。

光是含在嘴上,就能想起那个放纵的夜晚,他被欺负得语无伦次,软身求饶。

于是,在军区里见着人,也不肯叫。

实在是需要低头,就懒散散的叫一声“凌元帅”,语气傲慢,一点规矩不讲。

他没想到,人实在是太坏了,从一终的坏。

凌君寒大概闲得无聊,专门分一个文档记录自己的违纪。

5月16日

见面不叫长官,没有礼貌,扣三分。

5月20日

当着属面不给面子,言语辱骂,扣五分。

6月11日

办公室内不肯舌吻,无视命令,扣五分。

6月16日

擅自答应去边防平『乱』,越级出征,扣十分。

6月25日

被抓住在部队里偷吃零食三包,扣一分。

7月10日

跟新来的军官说话超过五句,态度亲密,扣八分。

……

段无心气得不行,指着那些记录,愤愤不平道:“你私心太重,不配当元帅!”

“是吗?我的军队,纪律管理当然是我说了算。”

凌君寒快速加完分数,一本正经看自己的属,表情严肃,“段少校,你已经累计扣了一百二十八分,请问什么时候一并惩罚消分?”

“你是滥用军权,扣分全部作废。”段无心现在气焰逐渐嚣张,硬气回怼。

凌君寒敲着键盘打字,嘴里念念有词,“12月22日,抹黑长官,无视军纪,扣三分。”

段无心咬牙切齿唾骂道:“你去死吧。”

凌君寒接着记录,慢条斯理开口:“辱骂上司,态度不正,扣三分。”

“……”段无心彻底无语,扭头大步走出办公室,临走之,不忘重重甩上门以示愤怒。

最近他实在是忙,谁有空去管扣分项的惩罚。

反正这人嘴硬心软,那就先欠着。

自从兽魂事件得以解决,联邦内部平安不少,一片风平浪静。

凌君寒是清闲,军队有凌嘉木管着,抽空把之写的书找出版社印刷了出版,甚至大肆宣扬开个线签书会,免费赠送。

那天人山人海,把会场堵了个水泄不通,还连带造成几起交通事故。

段无心忙完从军队赶过去的时候,差点儿没能挤进去。

结果他一『露』面,现场更是躁动,碍于安全问题,被迫被叫了暂停。

凌君寒是不爽,线下转线上,一边挂上寄书链接,一边嘴里没把门的跟粉丝分享细节。

最离谱的,他妈的用的还是段无心的直播间,鸠占鹊巢。

段无心说了几次没什么作用,也就随他去。

他倒是挺忙,新上任的总统特别看好他,在一次军事议会上,指定他为联邦的军方代言人。

于是在这太平盛之中,他的任务除了日常的军队训练,就变成去各国代表联邦军方出席发言。

同时兼具了实力和长相的英姿飒爽年轻军官,还有一个许愿宝贝的白虎形象加成,所到之处,粉丝数量急剧增加。

有垂涎美『色』的,有觊觎肉|体的,也有拼命想看到本尊许个愿望的。

总之,人气颇旺,热度不降。

凌君寒首先表示不满,忍无可忍,直接跟总统发邮件声称:“由于段无心少校建交行程过于密集,占据私人时间太多,有损于家庭内部和谐,请妥善安排外交工作。”

总统是硬气的回:“已阅,不批。”

段无心得知背后的弯弯绕绕,差点儿笑岔气。

他心思活络,跟凌君寒打商量,“你把我那些扣分抵了,我就少出去几趟。”

“你现在长本事,还学会跟我讲条件。”凌君寒怨念地像樽望夫石,浑身都是怨气。

他点开日历挨着数落,“个月,你就在家呆九天,怎么比我还忙?”

段无心解开大衣扣,懒洋洋往沙发上一躺,动了动手指暗示人。

等到那双骨节分明的大手按上肩膀,他才回应道:“建交当然得多走动。你要是实在没事干,帮我多盯着那帮动物。最近『性』子皮了,听说天天在训练场捣『乱』。”

语气淡淡,颇有几分小凌君寒的气势。

“行,都听您的,您是我长官。”凌君寒彻底没了脾气,手指捏了捏他的后颈,“机甲驾照的考试跟你预约上,就明天,你准备一。”

段无心噢了一声,半闭着眼嘟囔:“怎么排么久,快小半年了吧,你也不帮我『插』个队。”

凌君寒手指加重一些,捏上他酸软的肌肉,没好气道:“你知道多少人盯着你么,还想搞特权。”

“好吧,明天几点考试?”

“晚上八点。”

段无心猛然睁眼,啧了一声,“晚上哪儿看得清啊,你是不是故意整我?”

“没有,你运气不好,抽到了夜考。”凌君寒憋着笑解释,“一批一共一百多个人,就你一个是夜考,你说倒不倒霉?”

段无心从牙缝里挤出声音,“倒、霉、透、顶。”

原以为变人之后,他那坏运气的倒霉体质早已经消失,脖上的护身符也成装饰。

但最近,他有几分霉运回归的趋势,经常在小事上翻跟头,让人是心烦。

好像又变回从前那样,得呆在凌君寒身边,才能让运气好一点儿。

想到这里,段无心幽幽叹了口气,看来这辈是真的离不开个人。

“那你会陪我一起吗?”段无心怕要是考不过遭人嘲笑,软了口吻,“你运气好,忙完过来找我好不好。”

凌君寒垂着眼,无奈摇摇头,“明天还真不行,研究院的项目收尾,我得去盯着。”

段无心丧了脸,整个人情绪低落,“你好烦,我要是开到一半撞树,都怪你。”

“不会,你技术很好。”凌君寒捏了捏他的脸,宽慰说:“等你考过,我亲自下厨,请你吃

第83章第83章正文完

大餐。”

段无心更担忧了,伸手捂住他的嘴,“你别说话,逆言灵懂不懂。”

第二天段无心忙完训练,连军装都没来得及换下,就赶往驾照考试场地。

凌君寒早就帮忙提打点完毕,他抵达场地,考试机甲已经准备就绪。

负责考试的老师冲他点了点头,温和说道:“段少校,准备好就可以开始,一会儿请根据耳机里的命令进行驾驶『操』作,我们会根据您的表现打分记录。”

“好的,谢谢。”段无心冲他笑笑,拉开舱门,利落跳上机甲。

他熟练拨动『操』纵杆,加速腾空,跟着指令动作。

“考试开始,朝一点钟方向行驶5星里,时速保持在300。”

“收到。”

“两点钟方向继续行驶,打开夜视灯,匀速进,上起伏距离不超过20星厘。”

“收到。”

“左拐弯,上拔100星厘,直线行驶。”

“收到。”

……

段无心越开心里越慌张,以前听别人说驾驶考试也就十来分钟,他测试半个多小时,仍然没有结束的意思。

他不敢不多问,只能按照耳机里的指令本分的驾驶。

只是,距离越来越远,天空越发昏暗。

他心里咯噔一声,该不会是那倒霉运气在这时候开始作妖吧。

机舱外的玻璃透出外面城市星星点点的灯光,让视角显得更加狭窄。

段无心眯了眯眼,在夜『色』中飞速行,突然被远处一大团亮光晃一。

他加速行驶过去,发现那地儿异常眼熟。

巨大的圆圈闪烁着温柔的光,缓慢的旋转着挂在山顶,像是一顶明亮的圆月。

不是之跟凌君寒一起坐过的摩天轮么?

段无心狐疑着飞快靠近,摩天轮几乎就在咫尺之间。

耳机里传来最后一道指令:“段少校,考试结束,请原地降落。”

段无心按按键,滑动『操』纵杆在夜『色』里快速降落,安全落地。

打开机舱,他才看清地上站满了满满当当的身影。

为首的是季枚和馆长,嘻嘻哈哈抱着小狗的凌嘉木,旁边是云淡风轻的孟与森。

背后一大群兽军,以及军营里那些或面生或眼熟的军人们,还有多多并不认识的陌生人。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