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大结局(1 / 2)

五年后。

平市海边的沙滩上!

蔚蓝的天空,无边无际的海边,随着一阵微风吹起,带有大海独有的味道。

年轻人都喜欢挑战,大热的夏天,这里变成了最好的玩乐之地。

大热的天,在海水里洗澡,是最快乐的一件事情。

今天天气格外好,一片海滩上,黑压压的一群人。

远远看过去,似乎下饺子似的,一个一个迫不急大的跳进大海。

众人都迫不及待的想要冲下水,享受夏天独有的乐趣。

唯独,有人却在大热天,在太阳伞下躺在沙滩上舒舒服服的睡大觉。

这人不是别人,是于依可。

这时,于依可睡着了,她的表情有些严肃。

眉头紧紧皱在一起,似乎正在经历常人难以承受的痛。

车宇章抱着一个小包子从远处走来,远远看到这一幕快步来到跟前。

“妈妈怎么了?”小包子看着妈妈的样子,眉头皱在一起,如同睡梦中于依可的翻版。

“妈妈做梦了。”车宇章眼底满是担忧。

早知道回事这样,当初他不该让步。

五年的时间过去了,他们的女儿都已经三岁了,可,这个女人却经常陷入到那端噩梦中。

他深深的自责,如果当初他没有退让,也许就不会有这五年来对她的折磨。

小包子从车宇章的身上滑下来,来到于依可旁边,凑过去,亲了于依可的脸一下,“妈妈”

车宇章也跟着小包子一样,轻轻的靠在于依可跟前,给予他无声的陪伴。

于静雅和陈立两人手拉着手从海水中出来,远远看到这一家三口,说笑着走来。

五年的时间变化很大,小包子是最好的证明。

在他们走进那一刻,看到太阳伞下的一幕,瞬间停下脚步,于静雅脸上的笑容没有了,陈立立刻把于静雅揽到怀中,无声的陪伴。

于静雅趴在陈立的肩头,哽咽的说道,“到底五年前那个该死的陈池和女儿说了什么?”

陈立无声的叹息,这个问题,一个不会开口,一个永远没有开口的机会,他也不知道答案。

这一刻,他恨不得跑到那个墓地把死了五年的人再次挖出来。

每个人都在为五年前的事情后悔,在自责,这时陷入梦中的于依可却再次走进了那段岁月,只是这一刻,她似乎是一个盘观者的身份。

总统府的阁楼里。

林志的尸体尸体躺在地上。

他还有微弱的特征,显然刚死不久。

于依可在看到陈池用枪指着他们的时候,于依可本能的一把把跟在身后的车宇章推出去,随着一个勾脚的动作,门砰的一声关上了。

于依可努力忽视地上的尸体,盯着眼前的陈池。

说变脸就变脸,这样的人最是可怕。

更可怕的是这人对自己很是了解,似乎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故意针对她,就连自己心底的想法,似乎这人也已经想到了。

这样了解自己的人,不是朋友,而是敌人,只是想到,她都觉得这人太可怕。

“于依可,你知道人最终的归宿在什么地方吗?”陈池说了这话,又似乎不等别人回答,继续自言自语,“我知道我的归宿,也知道你的由来。”

于依可盯着陈池,想知道这人到底要干什么?

原本是打算带走这人,现在的情景,她觉得带有做的人是不可能的,也许只有这人死了,她才有那个可能。

和这样的人碰上是恐怖的,转念一想,如果自己不动手,谁来惩罚这个变态,现在不动手,他有要祸害多少人?

心里想着,于依可不惧陈池手上的枪,哪怕这时陈池冲着她开枪,她也有能力在死之前把这人杀了。

她来到跟前,陈池没有开枪,于依可也没有着急杀人,盯着陈池看了许久,然后,开口说道。

“你似乎很了解我,连我心里在想什么,你都能知道。”

陈池摇了摇头,看向于依可,“我等你太长时间了。”

“你说什么?”于依可一愣,看着陈池,这疯子刚才说什么?

陈池确是笑了笑,抬手,用手枪指着自己的脑袋,“我以为你会开枪。”

于依可笑了。

刚才还是一脸淡然的陈池突然变了脸色,调转枪口,指向于依可,惊悚开口,“你你我怎么感觉你不一样了?”

“是吗?”于依可咧嘴一笑,说道。

明明什么都没有做,只是站在跟前,陈池确实控制不住心神的震动,失声说道,“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他不会把玉佩给你。”话音落下,陈池的脸开始变的狰狞,怒哼了一声,说道,“你一定是偷的,他不会把玉佩给你。”

陈池脸上的淡然彻底消失,看着于依可龇牙咧嘴,指着于依可开枪,子弹已经打出去,于依可只是抬手,射出去的子弹就这样停在半空中。

陈池睁大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于依可,她竟然已经有了这样的能力。

于依可不给这人有反击的空间,她也发现这几天自己有太多的不同,面对眼前场陈池,她没有时间多想,随着心底的想法,随着她手腕一个转动,原本发冲着自己发出来的子弹,调转方向冲着陈池飞去。

子弹穿透人身体的声音,清脆,动耳。

一个人有再好的算计,有再强大的本事,毕竟是普通人,子弹轻易穿透陈池的身体,冲着他身后的墙面而去。

陈池的身子定格,不可思议的看向于依可,太多的不甘心,逼着他撑着最后的力气,张嘴,“你不是一直想要知道自己的爸爸是谁?”

有人觉的事态不好,为了活着,什么话都能说出口。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