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第七十二章(1 / 2)

通房又娇又媚 棠眠 5949 字 1个月前

韩重淮说不急着回京城,还真的就没回京城,安安稳稳地在玉桃隔壁住下了。

三餐自理,没说到玉桃的住处蹭饭。

玉桃本以为人来了,她就是不被暴力恐吓,至少也会被关在屋子里三天下不了床。

实际上每天早上真腿软下不了床,可是韩重淮一大清早就礼貌离开,一副我不粘着你,你快努力的去做你的事业的模样,让她只能一瘸一拐地去开店。

“他到底在想什么?”

对外玉桃还是伪装的模样,肌肤蜡黄,现在因为紧张与夜里劳动过度,眼下多了一圈黑影,加上伪装的样子变得更难看了。

她本来还想靠着卖胭脂,把自己当做活招牌,一点点把自己给洗白,露出自己相貌的同时,顺便打响店招牌,谁知道韩重淮一来就破坏了他的计划。

依靠在柜台上,玉桃看着对面酒楼二楼的韩重淮,从猜测这人想做什么,到这人怎么那么无聊。

本来正对她店铺的那间酒楼雅间是半密封的,她先是见陈虎忙进忙,等到韩重淮上了二楼,她才发现二楼的折窗拆了,就剩了光秃秃的围栏,韩重淮也不用帐幔遮风,就坐在桌前一边饮茶一边看着她。

而她的角度恰好也能看到他。

他每天也不做其他的事,她开店他就在对面坐着,像是唯一的工作就是盯着她看。

要是她是没伪装的样子可能还有些看头,她现在这个样子还看个什么。

玉桃低头,思考要不要折磨自己,弄个裹胸把自己围住。

想到肉被挤压在一起的窝囊感,她还是放弃了,按着韩重淮现在“病重”的状态,她裹了,恐怕他看得更厉害,顺道还有一个思考为什么缩小的正当理由。

“夫人,这是大人让我送过来的。”

大花手上拿了红木雕花的食盒,把盒子往柜台上一放,盖子打开,点心是绿芋糕,除了点心,五菜一汤,菜色每道精致,都是她之前在京城常吃的,不像是这边酒楼厨子能烧出来的。

玉桃尝了一口,就确定韩重淮是把京城的厨子给叫过来了。

“大费周章,他以为他能在这里住几日。”是背靠树荫好乘凉?听他之前话的意思,福王不像是什么慈爱父亲,儿子有利用价值他才会重视,既然是这样,总不可能是福王觉得韩重淮压力太大,在这个关键的时候给他放一个悠闲的春假。

想着,玉桃抬眸想看韩重淮,先看到了围在门口一群看热闹的人。

自从韩重淮拆了二楼的窗,每日就有不少人看热闹,外地来的有钱公子哥看上了丑寡妇,这艳事已经编成了几个版本的故事在市面上流传。

托这些故事的福,她给这条街都带高了人流量,只是她在店里坐着,已经听到了不少句的“不过如此”。

她是不过如此,那没事往她店里跑,还搞不上韩重淮的就是如此而已。

这些女人明显这辈子也注定干不了靠男人发家致富的活,她长成这样都能让英俊男人情有独钟,可见她的能力多么优秀,她们就光盯着她脸蛋翻白眼,不去深思深层次的技术问题。

“夫人,往后这食盒奴婢都收下来?”

见玉桃吃了饭菜,大花不确定地问道。这食盒是陈虎给她的,说是大人让人给夫人准备的,她对自己的厨艺本来就没信心,就收了食盒。

原本她还怕夫人不高兴她拿了他们那边的东西过来。

“饭菜能有什么错,省了我们开火的银子。”

玉桃跟前的食盒明显就是富贵人家用的,看热闹的人顿时想到了这饭菜是贵公子送的,有心看看菜色,一个个装作要买东西往屋里进。

“入门费一个铜板,大家自觉放在这罐里。”

谁都不喜欢吃饭的时候,有人伸着脖子往自己碗里看。

玉桃抬眸说了要银子,这些人立刻顿了步子。

“哪有那么做生意的,从来没听过进店铺还要收银子!”

“就是,老板娘你是穷疯了!”

玉桃瞟了一眼过去:“你们是来买东西的吗?看个耍猴还要给赏钱,我一个活生生的人,问你们要一个铜板可不过分。”

“哪有这样做生意的……”

“你怎么就知道我们不买了,你这样我们往后才不照顾你生意……”

人群熙熙攘攘,还有人怂恿就是要进店铺不给铜板,不给这些嬉闹片刻就安静了下来,不是因为玉桃又开口说了什么,而是陈虎他们听到了这边的动静,来店子推了推他们身上的佩刀。

哗——

刀刃擦过刀鞘,所有人齐刷往后退了几步。

人群四散,陈虎他们不发一言地离开店铺,而陈虎他们走了,也没人再敢进屋。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