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第六十章(1 / 2)

通房又娇又媚 棠眠 9810 字 1个月前

陈虎跟韩安说了让韩重淮的消气的方案,韩安把这个方案带回国公府,国公府炸了锅。

韩家年轻一辈,除去韩重淮,最被看好的就是韩重时。

如今让他娶一个傻子姑娘,这不属于是侮辱人嘛!

“要娶就让韩重珏休了妻把人给娶了,这跟我们时哥儿有什么干系,凭什么让时哥儿娶那个傻子。”

韩二夫人气得砸了屋里不少东西,想到韩丰林没出息的德性,不等韩丰林来找她,自个先去了韩老夫人那里告状。

她儿子的婚事她千挑百选,那些日子才跟对方互通了意思,只等着下聘了,那个傻姑娘别说是给他儿子当妻,就是当妾她都嫌恶心。

“娘,你是最疼时哥儿的,可不能那么委屈他!”

韩二夫人不顾及什么脸面,哭个不停,“这件事本就跟二房没关系,怎么都不该是时哥儿来弥补错误。”

韩老夫人被她哭得脑袋疼,听到她撇清关系的话皱起了眉:“什么叫跟二房没关系,大房二房都是韩家人,都是国公府的人!”

“媳妇知道,大爷和二爷都是娘的孩子,就因为二爷出生的稍晚了些,我们二房就落不得好,大房办错了事情,因为他们是大的,我们二房就要跟着受罪。”

韩重时就是韩二夫人的命根子,逼急了她什么都做得出来,她知道韩老夫人偏心大房,大有可能会被韩丰林劝服,所以干脆放了狠话,“若是大伯执意让时哥儿来填空子,我们二房就分出去吧。”

韩二夫人开口就是分家,韩老夫人气了个倒仰。

“你说得这是什么话,我还没死着呢,你说什么分家!”

“之前淮哥儿都能分出去,为何我们就不能分?”

“老夫人,二夫人,大爷来了。”

听到丫头通传,韩二夫人站起擦干了泪:“母亲好好考虑吧,时哥儿就是媳妇的心肝,要是有人要毁了他,媳妇也不活了。”

说着,不等国公爷进门,她捂着面走了出去。

国公爷在门口遇到她,见到她红肿的眼神就觉得不好。

他含笑跟她打了招呼,反倒被她白了一眼。

“娘,老二家的是越来越没规矩了。”

韩老夫人气着在顺胸口,见大儿子进门就像是小孩似的告状,她这胸口堵得更凶。

“她没规矩还不是你逼的!你要是当初没有把淮哥儿逐出家门,怎么会造成现在这个局面!”

“母亲,当初我赶他走,你并无什么异议。”

韩老夫人一噎,瞧着她儿子的样,像是要把这错处也往她头上按一份。

“我一个老太婆,哪里清楚外面的事,你决断好了难不成我还要跟你唱反调。”

听到老夫人说不会跟他唱反调,韩丰林立刻道:“那让时哥儿娶了……”

他还没说完,韩老夫人就瞪向了他,她虽然气是二儿媳的话,但也不至于气毁了自己最喜欢的孙子:“你还说你没打这主意?!淮哥儿不孝,我们不认他就是,我们家难不成真到了要对一个小子低声下气的地步。”

韩丰林皱着眉,不敢跟老夫人说真话,要是没到低声下气的地步,不用老夫人说,他自然不会找韩重淮。

现在的状况是他的确需要韩重淮拉他一把。

之前韩重淮出事,他把关系撇清就跑去跟苏齐宁他们来往了一阵,本以为是做了正确的选择,谁想到又站错了一次队。

他打听过,陛下有夺爵的意思。

这怎么能让他不心慌。

“时哥儿不愿娶那就算了,我再想想办法,听说淮哥儿现在的宠妾是母亲你给他的?”

听着韩安的回话,他觉着似乎可以从玉桃身上下手。

韩老夫人瞥了儿子一眼,虽然觉得一个丫头成不了什么事,但总比他往时哥儿身上打主意的好。

“那丫头我给的时候,连身契也一起给淮哥儿了,不过听说她有亲人在府外。”

有亲人就好,韩丰林没在福华院多耽搁,唤了人去寻玉桃的亲人。

玉桃的亲人好找的很。

之前听说玉桃跟了国公府的少爷,玉桃一家人就不停的往国公府门蹭,知道玉桃搬出了国公府,他们又打听地方,往玉桃的住处寻。

只是几次寻找都被陈虎挡下,没有让他们碰到面。

这次韩丰林直接派人把人送到了韩府大门,侍卫还没上前拦他们,他们就哭了起来。

一群人拖家带口,哭起来震耳欲聋,唬得侍卫都不敢上前。

“这怎么办?”

知道这些人都是玉桃的亲人,侍卫互看了一眼,觉着还是请陈虎来定夺。

“明日我就求大人,让大人平日带上我出去办事,我宁愿出生入死,也怕了这些事情。”

陈虎没听到玉桃亲人的哭声,光是听手下形容就眉头紧皱。

把事情推开,几个侍卫的脸上的神情就轻松了,还有心情安慰上司:“说不定玉桃夫人明理,不会见他们。”

“怎么会不见,那可是她的亲人,我打听过她之前在福华院做事的时候,她工钱不多,但是她的家人一哄,银子就送出去了。”

他之前打听到这事的时候,觉得这是玉桃身上唯一的优点。哪怕心眼小唯利是图,至少重视亲人,但是放在现在他就觉得麻烦了。

人明显就是有求而来,要是玉桃听了他们的话,按着主子宠玉桃的程度,也不知道会不会为了玉桃改变主意。

虽然觉得事情难办,但陈虎没有瞒着玉桃的意思,主要是知道大花满院子乱窜,铁定已经把纪家人来的事告诉了玉桃。

到了门前,陈虎敲门入内就瞧见了一脸倦意靠在榻上的玉桃。

美人神态慵懒,那张媚颜胜过了无数美景。

看到玉桃这样陈虎就怕,平日里主子就够宠着玉桃了,但玉桃的美貌就像是个无底洞,人越来越漂亮,主子可不得越来越昏庸。

把纪家人来得情况说了一遍,陈虎恭敬问道:“玉桃夫人如何看?”

“我看什么,我的卖身契在大人手上,只算是大人的一个物件,他们要见我,应该去求大人,而不是求我。”

陈虎一愣,做了无数种准备,却没想到玉桃能那么拎得清。

“夫人的意思是说,不见他们?”

“当然,见他们做什么。”

她一不是原主,二不觉得亏欠原主什么,既然这样她为什么明知道这些人来者不善,她还傻兮兮的出去见他们。

“要是他们门口一哭二闹三上吊,该打打该抓去关就抓去关,陈侍卫可千万别给我面子。”

怕陈虎看她的面子下手太轻,她特意交代道。

“夫人放心。”

陈虎看着玉桃的脸,这会儿觉得她脸上又镀了层金光,有观音菩萨那个劲了,真就是美貌无底洞。

陈虎看玉桃发着光,而玉桃则是觉得他眼睛闪着光。

被他多看了两眼,她自觉自己最近没偷人的打算,咳了咳:“陈侍卫快去吧,在让他们哭下去,旁人不知道的还以为咱们家出了丧事。”

陈虎进门时眉毛是耷拉着的,出门却是精神奕奕,活像是吃了春天的药。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