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第五十章(1 / 2)

通房又娇又媚 棠眠 8532 字 1个月前

玉桃想过自己的第一次。

她看过不少小说影视剧,基本上第一次就算对方没有施加痛苦,女性也会给自己制造痛苦。

对此她觉得十分以及特别的不好。

既然是一件快乐的事,凭什么就只让对方获得压倒性的愉悦,而自己颤颤巍巍,像是被五马分尸。

要快乐就一起快乐呗。

所以在她想象中,她跟韩重淮的第一次,一定是她引导韩重淮把她伺候的舒舒服服。

可实际这件事发生的时候,舒服跟她完全没有关系。

大雨倾盆,她一方面要担忧自己抓不住韩重淮被冲离石块,一方面要担心天上的雷不要劈到自己身上。

轰隆隆的雷鸣,蓝色的闪电把他们不远处的树炸的四分五裂。

下一刻闪电就该打在他们俩这个衣不蔽体,以地为席的狗男女身上了。

玉桃分不清自己的脸上是眼泪还是雨水,要是以后写过作文什么的,题目叫难忘的第一次,她的作文说不定能获奖。

谁他妈的第一次能有她的那么难忘。

什么时候被抱下石头玉桃已经没有记忆,理智再回笼,已经身处在之前的破屋之中。

被暴雨冲刷的屋子摇摇欲坠,风时不时刮落几片青瓦,振动从顶上的瓦片一直晃荡到了木架子床。

真好啊,她没有死在雨里,却要被房梁给砸死了。

玉桃的目光聚焦在摇晃的房梁上,韩重淮的脸遮住了她的视线,她才发现摇的不是房梁,而是韩重淮。

“你在想我?”

触到玉桃迷蒙的眼睛,韩重淮的手指戳了戳她的额头。

玉桃握住了韩重淮的手指,放在唇边狠狠地啃了一口。

是啊,满脑子都在想他。

想着怎么能杀了他。

玉桃就像是颗沸水里浸泡的桃子,身上软皮子已经被泡掉了,只剩了鲜嫩的肉,被韩重淮一口口的全都吞进了肚子里。

……

“雨停了?”

玉桃猛地坐起,看着窗外熹微的天光,一时辨不清今夕是何夕。

灼热的臂膀从后环绕了住了她,玉桃下意识地躲了躲,如果不是浑身像是被车碾过一样疼,她都想直接翻窗子逃跑。

韩重淮就不是个人。

“别抖了。”

玉桃的肌肤不知道是因为冷还是害怕冒出了一颗颗的鸡皮疙瘩,韩重淮的手掌拂过,没有把肌肤抚平,反而让人开始抖了起来。

他的声音沙哑餍足,不用看他的神情,光是听到这声音玉桃就想把他给咬残了。

知道就算穿上衣服也跑不到哪里去,说不定还会因为腿软跑不快,死于山体滑坡,玉桃默默躺回了原处。

她想逃避韩重淮的目光,但她往哪个方向转,韩重淮就往哪个方向移动,就像是吃饱的猫逮耗子一样,对吃肉不感兴趣,不停的用爪子跟目光调戏猎物。

玉桃被扰得不胜其扰,不管胸闷直接正面埋在了枕头里。

她一埋,没片刻的功夫,韩重淮找到了她身体的平衡点,抱着她的身体一转,天旋地转间,她就从趴在枕头上变成趴在他的身上。

“大人,你觉得快乐吗?”

韩重淮点头。

哪怕昨天晚上不算尽兴,但是占有的感觉带来的愉悦近乎灭顶。

“那大人还想死吗?”

韩重淮眯着眼,在玉桃颈间重重一吸:“想死在你身上。”

“……”

虽然人还是不正常,但总算是燃起对生的希望了。玉桃闭上了眼,既然她没了死亡威胁,那一切的问题都不算再是问题。

“我要走了。”

玉桃迷迷糊糊中听到韩重淮的声音,下意识抓住了他的手。

吃完就走,哪有那么好的事情。

韩重淮低眸看着玉桃的手指,低头从第一根指头开始亲吻,等到亲到最后一根指头,玉桃已经嫌痒把所有手指松开。

“等我回来。”

床上熟睡的人唔了一声,不知道是听进去了没有。

等到玉桃真正的清醒过来,韩重淮已经不在了,推开门屋外停了一架轿子,陈虎他们正等在旁边。

轿子就是普通的平头小轿,只是出现在这山上太过奇怪。

“这是?”

玉桃打量眼前这东西,这才睡上她的待遇就变那么好了?

“大人,吩咐属下们把玉桃姑娘送下山。”

还真是让她坐的,玉桃扫了眼陡峭的山崖:“不是要把我滚下去吧?”

“玉桃姑娘说笑了,山道有大路,我们送玉桃姑娘从大路下去。”

听到有别的平坦的路玉桃就安了心,只是上轿子之前,她看着垂下的轿帘,脚步顿在了原地。

“陈侍卫劳烦你帮我挽一下帘子。”

帘子一开,里面空空荡荡,玉桃这才大步踏了进去。她这是被韩重淮给搞怕了,就怕他还没尽兴,又给了搞一个轿子AVI。

“大人人呢?”

轿子走了一截路,玉桃才琢磨起了韩重淮为什么会提前离开,按理说他这阵子不应该闲的不行,就在家里面坐吃等死。

难不成跟她做那么有用,一下子就让他有了拼搏的精神,这就出去打天下了。

“大人有事处理,不日就会回来。”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