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第四十四章(1 / 2)

通房又娇又媚 棠眠 7265 字 1个月前

进了布庄,玉桃便大刀阔斧地挑选了起来,挑的全都是与她身份不相符的绫罗绸缎。

雁字看着百两一尺的布料,玉桃眼也不眨的买了,也不知道她是从哪里来的胆量。

扫到她身后不言不语的韩重淮,这胆量明显是主子给她的。

在玉桃身边卑躬屈膝的店掌柜,怎么可能看不出玉桃身上衣裳的材质,他能副作态明显也是认出了主子的不凡。

狗仗人势。

雁字脑子里冒出了这个词,不过瞧见什么东西,玉桃不止在自己身上比,还往她那个乡下丫头身上比,雁字竟然有一丝的羡慕。

她知道丫头的本分,但哪个当丫头的没幻想过自己能想主子一样穿绫罗绸缎,戴珠翠步摇。

屋里有店小二拿东西,雁字不想伺候玉桃顺势站在了一旁,而玉桃挑了半晌像是想起了什么,朝雁字招了招手。

有主子在,雁字只有上前,本以为玉桃是看不惯杵在一旁不做事,没想到玉桃拿着布料在她身上试了试:“这个色衬你,赏你了。”

雁字看着落在自己手中的红缎,有些醒不过神,玉桃竟然赏了她东西。

一时间既觉得玉桃真把自己当回事,又觉得得了赏高兴。

玉桃没在布庄买太多布料,倒不是为了给韩重淮省钱,而是知道能挥霍的时间只有半个月,所以大多都是选了成服,让绣娘按着她的身段改了。

“老婆子当了二三十年的裁缝,就没见过夫人那么纤细的腰。”

裁缝的尺子往玉桃的腰上一搭,惊奇的称叹道。

她常在内宅行走,妇人姑娘的腰都没少见,跟玉桃这般细的腰有倒是有,但是却没见过,胸前那么鼓起,腰还能这般纤细的。

听到裁缝的夸赞,玉桃看向韩重淮。

然后就见韩重淮的目光正跟着裁缝的尺子,欣赏她身上每一处的尺寸。

这人嘴里说得生无可恋,没有活下去的必要,但依然是个色批。

加了银子让布庄绣娘加班加点给她制作衣裳,玉桃下一站去了首饰铺,踏入店门又是一阵扫荡。

玉桃本就是爱美的人,之前觉得爱美的成本太高,现有的条件只够活着,她才没打这的东西主意,而现在要么就是给韩重淮带来新鲜感,让他有继续活着的想法,要么就是努力过后无用,她还是要陪韩重淮死。

这样的话,那这半个月她会能多恣意,就过得多恣意。

买首饰比挑衣服简单,首饰一放就是一堆,而一堆首饰闪闪发光,总不会丑到哪里去。

买到差不多,玉桃摸了摸发空的肚子,打发他们的侍卫去打听最出名的酒楼是哪家。

“这般就觉得有趣了?”

见到玉桃停下,韩重淮倚在台前,挑着眉看她。

“奴婢瞧大人的样子像是看得挺有趣。”

玉桃回话道,韩重淮这一路上脸上都带着笑,不像是对她做的事感到无趣。

韩重淮不置可否,只要玉桃是活生生的在他面前展现自己,他都觉得新奇,再者他不知道玉桃晓不晓得,她虽然看着万般无所谓,但像是在压抑着什么,他不喜欢这种压抑。

他想看看剥去各种枷锁,她具体是个什么模样。

回到马车内,韩重淮自然而然地环住了她的腰,在裁缝用尺子勒住她腰肢时,他就想做这个动作。

嗅着玉桃身上香味:“你打算明日继续买?”

“明日的事,为何今日要说定。”

玉桃乐的有人抱自己,在韩重淮的怀里懒洋洋地一摊。

到了酒楼,玉桃不止为她跟韩重淮叫了一大桌,还每桌送了一道酒楼的招牌菜。

酒楼中欢呼一片,韩重淮靠着扶栏看着街道上躲躲藏藏的人。

“有人在跟着我们。”

“嗯?”

玉桃凑过身子,往下观望,什么都没看出来。

“离圣上规定的期限只剩半个月,他们跟着我才能知道我是在认真查案,还是认命等死。”

听到跟踪的人是为了这个,玉桃收回了目光。

“本来怕腿酸,打算少跑些地方,少买些东西,但是大人你之前把那些官员吓得那么厉害,奴婢还是多费点力,多挥霍金银,让他们知道大人你正在醉生梦死,好让他们放松放松。”

韩重淮盯着玉桃,片刻轻松一笑:“你真是个好心人。”

玉桃娇羞一笑。

下午玉桃跟韩重淮又去了几个地方,每次都是大笔挥霍。

把心里的清单买光,玉桃终于叫了回程。

“走那条路。”

玉桃掀这帘子,给侍卫指了道。

到了之前两次遇到赵恒骅的地方,玉桃特意自己下马车买了串糖葫芦,不过这次就几个路人多看了她几眼,赵恒骅并无出现。

要么就是人真不在这块地方,要么就是怂货怕了韩重淮。

玉桃抬着眼,特意扫过周围的高楼,在一处有三层高的华丽楼台稍稍停留。

“世子,属下怎么觉得那夫人像是知道我们在这里?若是她知道了,是不是韩重淮也知晓了?”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