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第三十二章(1 / 2)

通房又娇又媚 棠眠 4208 字 1个月前

气氛因为韩重淮的出现迅速往另外一个方向发展,孙思露不知道是哭累了,还是感知到了气氛的危险,人也不嚎了,只是可怜兮兮地打着哭嗝。

红彤彤的眼睛隔一下就打嗝抖动。

玉桃错开一步,拿着帕子给孙思露拭泪,算是给自己找了桩事做。

韩重时不答韩重淮的话,韩重淮也没接韩重时的茬,两人彼此对视,韩重淮像是才发现生活周边有那么一个人一样,仔细地看了遍韩重时。

这种傲慢不逊的态度让韩重时的眉心慢慢拧起。

跟大房的两个兄弟不同,韩重时对韩重淮并无什么意见,韩重淮重新站起,他自问自个释放了不少好意,但韩重淮却没有接起的意思。

韩重淮就像是笃定了韩家只会有他一人风光,便没把所有人看在眼里。

“朝堂的事已经传遍了京城,你胆量可嘉,不过你打算如何跟大伯父交代?”

国公爷急于摆脱岐王带来的影响,低调的恨不得当一个隐形人,而韩重淮在朝堂上一张口,便给国公府带来了麻烦。

这会儿是国公爷不在府邸,若是在恐怕已经跳起来,要找韩重淮要个交代,不会让他在这儿傲慢闲逛。

这问题韩重淮倒是理了,韩重淮的余光从玉桃给旁人拭泪的手上抽离:“能如何交代?”

“所以你根本没考虑过后果,便向圣上呈上了一份证据不足的举书?”

韩重淮头点了点,从神情到姿态都能看出他不觉自己做了什么不对的事。

韩重时不觉他会蠢到打无把握的仗,但看着他这样子,倒是希望他真是个蠢货,哪怕连累了国公府,二房大不了分家撇清干系。

反正他与韩重淮不同,韩重淮自小有祖父指点,而他是靠自个拿到现在的成就。

哪怕国公府败落,他自问自己有摆脱影响的能力。

瞧着闭了嘴的韩重时,韩重淮突然轻笑了一声,笑意挂在唇边,眼神的情绪却是寡淡的,应付与敷衍只差写在了脸上。

“反正我闯出了什么祸事,二房分出去即可。”

被韩重淮说中了心思,韩重时眼眸微缩,他从未像是此刻这般厌恶韩重淮。

“长者在不分家,祖母尚在,你这话太没规矩。”

韩重时兄长的显然没什么作用,韩重淮应了一声,神色却是似笑非笑。

气到了极致,韩重时察觉到了一丝其他东西。

人若是格外在意什么,总是会显露一分,何况韩重淮来时并未掩饰自己的怒气。

只是他之前只觉是男人的占有欲作祟,没想到是韩重淮对一个丫头用心。

发觉韩重淮把心用到了一个丫头身上,韩重时那点郁气便散了,人只会对自己同等的人生气,这样的韩重淮哪怕有些小聪明得了太子的青睐,在他眼中韩重淮跟他那两个哥哥并无区别。

这时清竹恰把大房的下人带来,韩重时瞧着埋着头的玉桃:“算是给你解决了麻烦。”

这话没点名点姓,但一听就知道他这话是对谁说的。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