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第三十章(1 / 2)

通房又娇又媚 棠眠 6285 字 1个月前

金銮殿上,肃穆威严。

龙座上的明帝头发花白,眼皮子的皱褶遮住了一半的眼睛,朝臣的声音都不大,就怕大声惊到了像是在休歇的明帝。

早朝要报的折子,早就在掌印太监那儿过了一遍,掌印太监见事已经报的差不多,刚想开口道无事退朝,就见年轻的兵部侍郎向前迈了一步。

“陛下,臣兵部右侍郎韩重淮,臣有事要报。”

韩重淮发声便收获一票的注视,太子党的朝臣都不明所以,韩重淮这一出并未知会他们。

明帝听到他报上职位,龙眸睁大了一丝,他对韩重淮有些印象,不止因为他是太子看好的人,还因为他长得比起朝上大部分官员都要顺眼不少。

这几年朝中没少注入新鲜血液,政论出众的有几个,但相貌出众的却是一个没有。

“韩侍郎你要报何事?”

“回陛下的话,微臣要报兵部决疣溃痈,官员虚报军需,继而克扣粮响中饱私囊。”

韩重淮说话不急不缓,说完就激起了千层浪,朝臣议论纷纷,明帝的状态也之前更有精气神。

“哦?”

这一声明显是对这事起了兴趣。

见陛下注意力集中,朝臣纷纷看向兵部尚书,接收到众人的目光,兵部尚书魏庆延的脸色肉眼可见的变得难看。

“韩侍郎,你报这事可有证据?”

“微臣有证据。”

韩重淮从袖中拿出一本折子,折子放入太监捧着的龙纹托盘上,直直送到了明帝的面前。

明帝展开折子,距离太远谁也看不清折子上写了什么,就见上面的字填满了三面纸。

这状况让魏庆延有些惴惴,瞧着韩重淮平静的侧脸,也瞧不出什么。

按道理他不觉得韩重淮才在兵部混了几日,就能逮到他的什么辫子,但韩重淮背后有太子,谁又知道是不是太子有什么谋划,要拿兵部开刀。

明帝看折子的小一刻钟是魏延庆人生中少有的漫长时辰,等到明帝放下折子看向他,他那口气快提到了嗓子眼。

“魏卿你也看看。”

听这语气不像是大事,但谁又知道明帝是不是隐忍不发,故意平静好之后威慑。

接过折子前,魏庆延看了韩重淮一眼,韩重淮也恰好看了他一眼,朝他扬了扬唇。

这小子!

打开折子,魏庆延先是汗流浃背,但这汗水流到一半就没再继续发出来。

这折子的确有兵部官员腐败的证据,只是这官员说得并不是他,说得也不是最近发生的事,而是一桩旧事。

旧到那时他还不是兵部侍郎,所以完全把他摘了出去。

除此之外,他该感到高兴才对,因为韩重淮提的官员跟他正是对头。

魏庆延是混迹了官场几十年的老油条,他的心情虽然被韩重淮闹得一上一下,但面上却不显分毫。

这样更让其他官员心痒难耐,好奇折子上到底是写了什么东西。

魏庆延看完了折子放回托盘,便直直跪在了地上:“陛下恕罪,是臣监管不力,让兵部出现了这样的纰漏。”

韩重淮在一旁不发一言地跟着跪了下来。

魏庆延扫了他一眼,韩重淮三年前就在兵部挂了职,却从未到过兵部一次,在他的想法里韩重淮就是那种倒了就爬不起来的男人,但现在看来谣言不可尽信,韩重淮怕是这几年根本没闲着。

折子上写的那人——兵部的左侍郎苏齐宁。

可以这般说,他的上一任王尚书就是被苏齐宁弄死的,如今位置落在了他的头上,但在兵部他还要让苏齐宁几分,谁让兵部的官员大都是苏党。

“若是折子上的事是真,就算不是在你的任内发生,你纵容属下欺上瞒下如此久,的确也该治你个监管不力。”

听到明帝说起了任内,又说了属下,这会所有人的目光又齐齐看向了苏齐宁。

苏齐宁这个出了名的老狐狸,听着明帝的话音,脸上的神色也有僵。

“折上虽有证据,但不够朕下令治罪。”

明帝上了年纪,话说一段就有停一会,才能鼓足气中气十足的说下一句。

等他一个喘气又道,“朕不会宽容任何一个贪官,也不会冤枉任何一个忠臣……韩侍郎既然是你举的罪,那朕便派你肃查此事,你上司从旁协助,你可有异议?”

“回陛下,微臣无异议。”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