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第二十二章(1 / 2)

通房又娇又媚 棠眠 7494 字 1个月前

魏锦阳是个警觉的人,感觉到愤怒的情绪,他先是看向韩重淮,没在他风轻云淡的面上看出什么,就看向了玉桃。

玉桃目光盈盈,眼中的散发的情绪明显不是高兴。

“你这丫头还真是忠心,我再损你一句,她恐怕就扑上来要把我活吃了。”

“你这一身皮肉她下不了口。”

魏锦阳当年也是个肤白肉嫩的公子哥,但这些年在外面东奔西跑,肌肤被晒成了麦色,韩重淮看着他的第一眼就觉得脏。

韩重淮的嫌弃溢于言表,魏锦阳哼了声:“你以为女人会喜欢你那一身像是从坟墓里爬出来的白肉?”

虽然知道问韩重淮的下人不公正,但此刻只有玉桃在这,魏锦阳便看向了她:“小美人你好好说话,往后我跟你家主子会经常来往,若是你表现的好,他若是腻了你,我给你找一户好人家,免得你下半生无依无靠。”

魏锦阳对输赢看得不是一般的重,瞧着玉桃的目光都要着起来火。

玉桃正想回答,就见韩重淮手腕抬起,朝她摆了摆,是示意她滚蛋的手势。

喳,奴才这就退。

见丫头没了人影,魏锦阳有些可惜:“我瞧着你也不想听我说正事,才跟丫头打趣几句,你怎么就把人赶走了。”

对男人来说,屋里有个养眼的女人,哪怕对那女人没兴趣,精神都能振奋几分。

“那是我的。”

韩重淮手腕一弯,拎了魏锦阳面前的茶盅,手一斜,便把其中的茶水倒入了一旁的盆景。

为了没有蚊虫烦恼,韩重淮屋中的盆景都是用的玉石雕塑,看着挂着茶叶的玉枝,魏锦阳眉毛抖了抖。

“桌上有茶,自个重倒。”韩重淮提醒了一句,不过那桌上的茶显然是放了许久的冷茶。

魏锦阳还没见过韩重淮这种霸道行径,特别是他这种行径还是为了一个丫头。

觉得他的行为稀奇,但魏锦阳仔细想了想,觉着韩重淮若是在乎一个姑娘,的确会这般行事。

看似对什么都不在意的人,对在意的食物就会格外霸道。

“我这会是不是要感激你没把我眼珠子抠出来……漂亮是漂亮,不过就是个丫头。”

言下之意就是他在意谁不好去在意个丫头。

“那也是我的丫头。”

“你若是对陈虎也这般,他怕是能感动的痛哭流涕。”

“你若是也用刚刚那般的眼神看陈虎,我愿意把他借给你几日。”

韩重淮这话好接,但魏锦阳想到是在用陈虎聊暧昧事,实在是身体恶寒聊不下去。

抖了抖,换言道:“我今个来本来还有一项任务,是要告诉你小羽还在等你,瞧你这个样,我可不敢把我的妹妹交给你。”

“你妹妹?”韩重淮想了想,他连自己有哪个妹妹都不清楚,更别谈旁人的妹妹。

魏锦阳一噎,还以为韩重淮这三年修身养性,没想到还是那副气死人不偿命的模样。

他妹的心意怕是要成了空。

“没记住最好,我妹妹美若天仙,我可真怕被你惦记上。”

玩笑开够,魏锦阳咳了一声,打算提起正事:“你既同意见我,应该是躲懒躲够了,愿意出来干正经事了吧?”

韩重淮不置可否,向后仰着撑着头,等着魏锦阳接下来的话。

“不过就算你不愿干活,恐怕你爹也不愿意。你腿就是没好,你爹最近应该也把你推到台前,何况你现在腿好了,他怎么也得让圣上记得你这个大明安稳出过力的少年将军。

每个朝代在换代的时候最不安稳,圣上早已定下了储君,可太子自太子妃去世,便一直伤怀,这些年太医往东宫跑的最勤,而今年直接有了谣言,说是太子活不到今年年尾。

储君身体有疾,人心自然浮动。

大臣们有进谏更换储君的意思,但谁都不敢开那个口。

今年谣言出来,没等他们借机暗示,圣上先剥了岐王的爵位,把岐王贬为庶人流放。

岐王是圣上的第八子,册封后并未立即赶往封地,算是圣上极其喜爱的皇子之一。

但就是这般,圣上案上摆的有岐王结党营私,意图皇位暗害太子的证据,说流放便将人流放。

如今圣上清算跟岐王有关的官员,国公爷倒霉的是,他曾跟岐王用过膳。

这事说小了,就是吃了一顿饭,说大了就是两人独自密谈了几个时辰,圣上看着不像是会清算国公府,要了国公爷的性命。

但经此之后,国公府就要往京城的势力圈外头移了。

说起来国公府如此的经不起风浪,最大的原因就是因为青黄不接,以前有老国公爷撑着不显,等到老国公爷去世后,国公府就显出颓势。

韩重淮刚有升起的状态就被腰斩,韩重时虽然出众,但现在也只是个庶吉士,看样子也不像是短时间能做出什么一鸣惊人的大事。

诺大一个国公府竟然没一个能撑起门户的人。

“现如今的状况对你来说是好事,你那嫡母就算想对你耍阴招,国公爷会帮你挡了,还有当初你本要记在孙氏名下的事。”

说大丈夫不论出身,但京城这个圈子,出身永远排在第一位,有个嫡出的名头,怎么都比庶出的腰板硬。

“他的本事恐内宅妇人也挡不住。”

取笑起自己的父亲,韩重淮毫不客气。他轻笑了声,他欠韩老爷子的已经还完了,如今他跟韩家两不相欠,可没有为他们收拾麻烦的意思,别说是嫡子身份,他对世子之位都没兴趣。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