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第二章(1 / 2)

通房又娇又媚 棠眠 7511 字 1个月前

石洞里淡淡的鲜桃的味道并没有冲淡压抑紧绷的气氛。

跪着的男人抖得像是秋风中的落叶,他来这是为了把消息放在暗中标记的地方,等着府里线人把消息传递出府。

谁知道他消息还没放,韩重淮便来了。

看样子像是早就知晓他是探子。

想到韩重淮的手段,男人知道强辩无用,听到问话立刻点头,

“是她……”

男人抱着能拉一人下水便是一个的打算,却听到上座的韩重淮嗓音带着淡淡笑意:“你没抬头看过她一眼,怎么就知是她?”

韩重淮的脚不方便,他说完在暗处的侍卫便一脚踹上了男人。

男人一个倒仰,迅速又爬回了原状,辩解道:“虽然奴才没看到人,但她要不是线人,怎么会在这个时辰来这里。”

“有理有据。”

韩重淮手指敲着椅轮,洞里新鲜的桃味散的差不多,只剩潮湿阴暗滋生的酸臭,韩重淮不耐烦耗下去,“刚刚爬的太快,看着像是在讽爷,把腿砍了扔出去罢。”

暗处走出三个肩宽胸阔的侍卫,两人料理探子,一人站在韩重淮身后替他推椅。

探子被捂了嘴,发出痛苦至极的呜咽,几人都是见惯了这场面,神色没有丝毫波动。

“大人,可要给那个丫鬟投饵?”

韩重淮懒懒地动了动脖子:“不急,且看看。”

从假山处回转,玉桃不知道在心中默念了多少次倒霉,她本来是乘凉,一来一回,自己身上的身上衣裳又有了汗意。

至于碰到韩重淮她并没有放在心上,这本书似乎是为了衬托男主的品行高洁,所以把其他男性角色都设定成了老色批。

韩大少爷和韩二少爷见到女人就走不动道,而跟韩重淮的两次碰面,韩重淮目光的着落点让她觉得他应该跟他们差不多。

既然是色批的话,对美人总是会多包容些,再说他若是不愿包容,她还没跑起来估计就被叫停了。

回了福华院,玉桃正好碰上韩二夫人离开。

她侧站在一旁,眼观鼻鼻观心,却还是引得韩二夫人多看了她两眼。

十六七岁正是盛开的年纪,鹅蛋脸肉而不肥,杏眼翘起的弧度透着勾人的意味。

更别说她区别与其他丫头的身段,有些东西当姑娘的时候不懂,嫁了人便明了男人爱女人什么。

对于某些男人说,品学、脸蛋都是无谓,只要胸鼓腰细,便有销魂滋味。

这样的女人,二房的后院就有几个,韩二夫人看着玉桃,就跟看着她们的感觉一样,觉得碍眼的很。

韩二夫人在玉桃面前停留了几步才走,碧翠瞧着二夫人的背影,面上浮现一丝兴奋:“二夫人特意瞧了你,该是中意你。”

她一边说,一边斜眼往清竹那面看,清竹面色平静,像是什么都没听见,越是这种态度越是惹人厌烦。

“二夫人只是妙步生莲,走得稍慢了些。”

玉桃敷衍了一句,韩二夫人才不可能看上她,停下来估计是在心中嘲讽她。

书里面原主跟清竹一起去了二房,韩二夫人十分不喜欢原主,顾忌着原主是福华院出来的没明说什么,可一抓到原主的错处,便让原主没了命。

进了内室,冰山的凉气钻入肌肤,玉桃打了一个舒服的颤。

“瞧她这小样子,跟只小猫似的。”

韩老夫人笑看着玉桃,人上了年纪,对小姑娘的敌意就少了不少,她喜欢玉桃这副有福气的模样,她在她跟前就多得宠几分。

玉桃小步跑在韩老夫人的脚边的脚踏坐下,给老夫人捏着腿,甜笑地道:“小猫可没玉桃那么好,玉桃会替老夫人按腿,小猫只会挠人。”

“那可真是。”

韩老夫人跟韩二夫人聊得久了,神情恹恹,玉桃伺候了韩老夫人躺下,便在角落坐着发呆蹭冷气。

她发现穿书后,除却远离女主,其二就是讨好韩老夫人。

对于她来说,韩老夫人就是她现在的顶头上司,她的生活水平是由韩老夫人的态度决定。

如今女主去了二房是铁板钉钉,二夫人不提,她也不提,老夫人自然不会让她也去二房。

闪躲过了炮灰情节,她就要面对其他的问题了。

她这个年纪的丫头,最多在主子身边再待两三年就得配人。

没了二房的去处,身为老夫人身边的大丫头她的选择就在府里的管事身上。

不少丫头觉得嫁个管事就是幸运,但她实在无法觉得幸运起来。

国公府就那么大点,有什么人她一个月以来都摸透了。管事里面要不是年纪可以当她爷爷的,就是丧了发妻,一屋子的孩子缺娘照顾。

她还可以往管事儿子里头选,不过有次她无意间听见管家带头跟一群国公府的下人闲聊,说她的长相不安于室,平日里多看两眼,有机会占占便宜就够了,不适合娶回家做媳妇,要不然绿云盖顶,孩子都不知道是谁的。

他们嫌她长得艳丽,她还嫌他们小人嘴脸,跟了他们说不定哪天就被他们送给国公府的老爷享用,用来升职加薪,走上奴才生涯的巅峰。

那么一想,原主当初去三少爷那里竟然是最好的去处,说起来她一定不会像原主一样拈酸吃醋,要不然她还是去跟女主挤一挤?

内室有了动静,玉桃停了不切实际的胡思乱想,把软鞋摆在脚踏上,伺候韩老夫人穿鞋。

“让清竹来。”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