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1 / 2)

这夕瑶不知道是不是憋的太久了,一说起话来就停不下来,他看了林纪年一眼,又接着对梵不忘道:原本你是没有轮回的,多亏了你这小徒弟。不过他的怨念太重,你俩的灵魂又不完整,分散在各个世界,所以导致每个世界都这么坎坷。

说到这里,她摇了摇手,算了算了,往事不提了。你们经历了各个世界,灵魂也差不多收集齐了。我让白鹤送你们回去。

话音刚落,四周开始起雾,城市若隐若现开始虚化。

梵不忘的制服蜕变成了长衫,长发披身,俨然一副仙人之姿。

白鹤显出身型来。

林纪年在消失的那一瞬,倏然听到小姑娘夕瑶嘟囔了一句:我可以是假的,但我的cp一定是真的。昆仑山的那位又输了,这次一定好好宰他一顿,把陈年老酒都挖出来。

林纪年:

雾气消散。

一座小院出现在面前。

梵不忘牵着林纪年的手道:走吧,回家了。

作者有话要说:这本快穿尝试了很多题材,擅长的,不擅长的,都试了一个遍。

最后一个世界写的很痛苦,事实证明我根本写不出末世,硬着头发写了删,删了写,最终成了如今的版本。(虽然也很不满意。)

不过还是谢谢陪我到这儿的朋友。

感谢大家陪伴!

第89章番外篇

林纪年醒来的时候,四周的都是嘈杂的人声。

窗外有一颗巨大的桂花树,明晃晃的日光夹杂着树影,影影绰绰的晃动。

这一刻,林纪年觉得有些刺眼,伸开五指,挡挡阳光。

别睡,许哥,一会是师太的课。

他的胳膊被人碰一下,白色的校服快速的蹭过桌面,一晃就窜到后面去。

林纪年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这个少年喊的是自己。

许哥?

这个世界的新名字?

还有一个呢,许哥的同桌,叫一下。

我可不敢叫,我怕被冻死。

林纪年这才完全醒过神来,四周的穿着校服的学生乱窜,课桌被撞得东倒西歪。

像极动物园抢食的猴子。

而眼前这幅闹腾腾的画面,完全没有影响到他旁边坐着的那位人。

只见他头深埋在胳膊里,黝黑的头发在阳光下泛点棕色,右手的手指虚笼在头发上方。

林纪年的目光停留在这双手上,手指修长而分明,在阳光下可以看到青色的血管,格外漂亮。

只是再漂亮也没什么用,因为同学口中的那位灭绝师太已经进室,犀利的目光在房间环视一圈,迈开腿朝着他们两个人方向来。

毕竟同桌一场,林纪年觉得这时候应该发扬他助人为乐的精神。

如此这般,他随手拿起桌子上的一叠卷子,朝着他同桌的头就抡下去。

这一轮不要紧,原本还闹腾腾的室一瞬间就安静下来。

不止是全班同学惊恐的张大嘴巴,就连灭绝师太也是一脸震惊的看着他,失神道:许逸,你干什么?

嗯?林纪年不慌不忙的将试卷放桌子上,我帮您喊醒他。

全班同学头一次见这样叫人的方式,有些惊呆。

不过虽然方式不对,效果却甚好。

也对,这般动静,就算是冬眠也该醒。

那冬眠的同桌在全班恐慌的眼神中,终于移开胳膊,抬起头来。

只见他微乱的碎发下,一双深邃的眼睛,正一动不动的盯着林纪年。

你打的?他面容平静,声音却没有一丝温度。

四周的同学听到大佬说话的声音,瞬间脑补出一场恶战,于是烟咽唾液,下意识的向两边拉拉桌椅,唯恐一会收到波及。

灭绝师太这会儿终于回过神来,他看一眼两侧的同学,扯着嗓子吼道,干什么呢这是,都给我坐好!吼完,又扭过来身子道,缓声道:廖凡,认真听课。

闻言,廖凡斜晲林纪年一眼,十分不爽,抬手拿课本瘫在眼前。

而林纪年却愣住。

不因别的,只因他这个同桌越看越眼熟。

可不就是梵不忘。

少年时期的梵不忘,哦,不,现在应该见廖凡,而且看样子不记得自己。

这个认知让林纪年有些雀跃。

灭绝师太正在讲台上唾液纷飞的讲着替,四周同学或奋笔疾书,或昏昏欲睡。

大片的阳光从窗户里透过来,在课桌上留下一道阴阳线。

林纪年扭头,嘴角缓缓勾起,带着一丝不怀好意。

同桌?

他低着头,用堆积的课本挡住视线,小声的喊一声。

廖凡微侧开目光,看他一眼,虽然没说话,但林纪年知道他这目光的含义。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无论在哪个世界,林纪年很少遇到爱答不理,态度如此冷漠的梵不忘。

他瞬间来精神。

低头写一张纸条,手指按在桌子上,递过去。

林纪年眼神示意他快看。

廖凡原本不想搭理他,只是看着他那张带笑的脸,鬼斧神差的伸手又把纸条接过来。

只是他低下头看到纸条的内容时,瞬间变脸色。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