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五章 大结局(1 / 2)

术修大巫 乌泥 8239 字 3天前

岁月悠悠,近百年的时光,对于此刻的邹横来说,似乎是很漫长的,又似乎只是弹指一挥间。

化身为一座大山,支撑着天地的邹横,在这近百年的时间之中,他其实一直是在战斗之中度过的。

争夺天地规则的权柄,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更何况邹横不单单要争夺天地规则的权柄,更要镇压着天地不崩溃,支撑着天穹,所以几乎每时每刻,邹横都是拼尽全力的。

在最开始的时候,邹横其实感觉自己已经很快到了力竭的边缘,可他却一直咬牙坚持着,自身坚定的意志,是他能够坚持下去的动力,而在这种坚定的意志之下,体内的巫族血脉,似乎在源源不断的给他提供着力量,这也是邹横能够坚持下去的原因。

争夺天地规则权柄的过程之中,邹横和那些神、灵一起,每时每刻都在和诡面、阴藏交手,在意识的战斗之中,邹横已经快要记不清楚,自己到底斩杀过诡面和阴藏多少次了!

每一次他斩杀诡面和阴藏,都会取得一份非常微小的成果,同样也在慢慢的削弱诡面和阴藏的力量,就是这一次次非常微小的成果不断的累积,才让邹横等人的优势,逐渐地积累起来的。

当然在这个过程之中,邹横等人,也不是一直都在胜利的,他们同样也打的很艰难,并且在不断的战斗之中,有一些神明的意识彻底的消亡了,随着战斗的时间越久,邹横身边一起战斗的战友就越少,所以自始至终,哪怕有了一定的优势,邹横的压力也没有减低多少。

但不管是优势还是劣势,邹横始终都坚定着自己的信念,以自己不朽的意志,一次次的将诡面和阴藏击杀。

在这样的战斗之中,邹横体内巫族血脉的力量,彻彻底底的解放了出来,邹横也明白了巫族血脉中真正蕴含的力量,其实就是一种传承的信念精神。

这不光是一种无惧无畏,敢于战天斗地的意志,更是一种世事洞明之后,依旧勇敢无畏的信念。

无畏不是莽撞,勇敢不是蛮干,真正将自己的信念意志,和巫族的这种信念意志融合,这样的人才能够称之为大巫。

邹横之前踏入到化道境界的时候,他其实就已经能够称得上大巫了,只是在战斗之中突破,来不及好好的整理自己,就继续投入到了战斗之中,所以对于有些感悟,还没有彻底地梳理清楚。

如今,邹横在漫长的战斗之中,真正明白了什么叫做大巫,他也同样成为了一名真正的大巫。

争夺天地规则权柄的战斗还在继续,邹横取得优势已经越来越大,而随着他们的优势增大,天地之间的空间逐渐变得稳定,邹横也开始慢慢的将坠落下来的天穹,向着更高处推举。

日月的高度,也在这个过程中慢慢的拔高,邹横甚至还有余力,让自己所化身的高山上,长出一些草木,流下一条小溪,这也算是他给那些艰难求生的人们,带去的一丝丝希望。

百年之后的这一天,支撑着天地的山峰的山脚下,一个满头白发,但却身着一身战甲,身躯站得笔直的老者,手中提着一个食盒,来到了山脚下。

他抬头仰望着根本看不到山顶的高峰,随后脚步非常坚定的开始往山上走,近百年的时光之中,有许多人尝试着去攀登这座高峰,可从来没有人达到山顶,所以爬到这座山的山顶,在许多人看来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挑战。

老者的身躯虽然看起来很硬朗,但年岁明显已经很高了,此时他向着山顶攀登,过了大半天的时间之后,就有些走不动了,这时候他和山顶的距离还非常的遥远。

老者口中喘了两下粗气,随后在山上的一块石头处坐下,接着打开了手中提着的食盒,拿出了里面的酒菜,摆放的面前,对着眼前的山峰说道。

“已经老的有些不太中用了,今天过来,是向国师道别的,我可能马上要魂归天地了,趁着还能走动,再来见见国师!”

老者一边说着,一边将杯中的酒倒在了地面上,随后低头轻叹一声,然后继续开口说道:“这些日子以来,我时常能够梦到年轻时候的一些情景,比如说和国师刚相识的时候,一切都恍如昨日,一晃却已经将近百年了,若非国师,恐怕百年之前,我等都不可能活下来,可惜今日之后,就再也没有再见之期了!”

话音落下,老者自己喝了一口杯中的酒,然后又坐在了那块石头上,没有再继续说什么,就只是这么安静的坐着,目光望向了天空。

时间一晃,一整夜的时间过去了,等到第二天早上,太阳和月亮同时挂在天空的景象出现的时候,老者才颤巍巍地站起了身子,拿起了一旁的食盒,转身向着山下走去。

一直走到山下之后,老者回过身来,对着那座山微微的鞠了一躬,最后说了一句,“国师,李胜别过了!”

时间一晃又是几年,一个阴天之中,又有一个老者提着酒来到了山下,他没有上山,只是站在山前,望着眼前根本看不到山顶的高峰,将一杯酒倒到了面前的土地上,随后悠悠的发出了一声长叹。

“邹横,我这一生,终究是比不上你,甚至连与你相提并论的资格都没有,不过也好,这一辈子荣华富贵我也享受了,临别之际,敬你一杯酒!”

老者说完之后,就直接转过身离开了。

接下来又是几十年过去,邹横化身成的高山,依旧安静地屹立在那里,只是在一些修为比较高的术士眼中,他们能够觉察到那座山的高度,这些年在不断的增高,连带着天空和日月的高度,同样也在不断的被拔高。

在支撑着天地的山峰周围,地面之中的地气似乎复苏了,那里有了一片郁郁葱葱的森林,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森林之中,居然还有一些小动物,天地的灾难似乎已经有了要过去的征兆,这让一些人的心中不由得生出了几分期待。

而几十年后的这一天,同样是一个老者又来到了邹横所化的这座山的山下。

只是和之前不同的是,这位老者并不是自己一个人来的,和他一起过来的有许多人,这是如今寿命也已经走到尽头的赵禹,作为现如今这片大地上唯一的一位国主,他可以说是这片大地上最有权力的人物了,出行自然不可能只有一个人。

在赵禹来到山脚下之后,随同他一起来的人,立即开始做起了各种布置,很快就完成了祭祀的各种仪式,赵禹也完全按照了祭祀的仪式,走完一整套流程。

其实这些年以来,类似这样的祭祀,膈上一些年就会有一次,但除了最开始的一些年之外,后面的赵禹就没有自己亲自来了,如今在他寿命将要走到尽头之时,赵禹又一次亲自来了。

在完成一整套祭祀的流程之后,赵禹手中端着一杯酒,将其撒在了面前的地面上,同时用一种苍老的声音说道。

“国师,李胜将军走了,张大人也走了,如今,孤也要走了,孤有些遗憾,百年多时光,终究没能再聆听国师的教诲,孤知道以国师的神通,终究有一日,会有在行走世间的一天,可惜我却看不到了,孤也有些心疼国师,等您在行走世间的时候,没有几个熟悉的人了!”

“孤这些年有不少的儿女子孙,如果有朝一日,国师行走世间的时候,觉得寂寞了,可以和他们见见,孤都已经交代过了,若国师觉得他们不堪造就了,那就罢了,国师,孤撑不住了,就此走了!”

最后的话说完,赵禹口中诱发出了一声长叹,对着面前的山峰,深深的行了一礼,随后就离开了。

时间一晃就,又是近百年的时间过去了,以邹横所化的山峰为中心,周围的大地已经变得郁郁葱葱,所以这周围的土地,逐渐有了不少的人生活。

原本经过了那场灾难的人,如今已经变得越来越少了,而新诞生的新生儿,他们一出生,那座支撑着天地的山峰就一直存在,觉得这一切似乎很正常。

而且不知道从何时开始,攀登天柱峰,成了这个世上最大的挑战,迄今为止,还没有任何人能够完成这个挑战。

时间差不多到两百年的时候,又有一些老熟人陆陆续续的来过,大多数都敬了邹横一杯酒,这些老熟人都是一些术士,他们的寿命也差不多了。

可是一茬茬的人来过,邹横所化的那座山峰,始终没有什么反应,除了变得更高了,就是那种强大的意志,也变得更强了,让每一个攀登山峰的人,感觉压力更大了。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