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1 / 2)

霍登手里什么也没有,但他维持着那个古怪的微笑,对着空中举了举不存在的酒杯。

然后我们就在一起了。订婚非常顺利,他家里不太同意,但他认为虽然我出身不好,但前途不可限量。我也是那么想的,直到我被卷入一场学术造假。有虫希望把我的研究成果交给另一只在团队里的雄虫,但我不高兴同意。中间又有一些弯弯绕绕,总之,我在当时的达兰克当时还没有警戒所和监狱的区分,就说监狱吧待了八个月。

霍登把手收回去,做了一个遗憾的手势,好像那只虚拟的酒杯就此破碎了。

所以,那个时候你在狱中。艾文突然说,他们制作阿尔法的时候,你还没有出来。

他上前一步,表情里带点盼望地问:

所以你是后来才知道Sn2的事情的,是不是?你根本没法出来!

霍登的表情在一瞬间显得非常令虫难以理解。

那是他脸上经常会出现的表情,每次艾文看见,就会警铃大作:霍登一定是要搞事情,或者至少说一些恶劣的话了。他几乎能够肯定霍登会再次粉碎自己本来也没多少的期待,他同时还想到了一些其他事情,模模糊糊的,但它们都没有来得及成型。

因为霍登又耸了耸肩,然后说:是,我当时不知道。

艾文一下喘了一大口气出来。

这让你好受点了吗?霍登在原地跳了一下,其实也不是完全不能出来。差一点,差一点我就出狱,那样无论我自己有什么想法,都肯定会参与Sn2计划了。那时候就可以签署那种协议了,你知道吧?就是你签过的那种。叫什么协议来着?算了,反正和我没有关系。

协议?

艾文突然想起来了:他为了瑞安签的那份。承诺和瑞安正式结婚,随后永远不离婚的协议。

我那时候还挺年轻的,就以为他会签一下。霍登的语气非常轻快,当然,我们聪明的罗德先生没有。他做了一个比较符合正常虫理念的选择,即和我彻底解除关系,然后和罗塞尔结婚。这样一来,他的名誉全保住了。

那你呢?艾文忍不住问。

然后我去了托比亚斯星。霍登轻描淡写地说,然后我听说他生病死了。然后阴差阳错,我等到了罗塞尔,也等到了你。他要求我制作机械心,提供给了我阿尔法的数据。他表示可以给我任何我需要的材料,但他没有料到,我选择的核心承载体是你。猜猜为什么?

艾文深吸一口气。

这时他才想起来:不论几十年前发生过什么,这次霍登绝对不是清白无辜的。

想想看,他把一只雄虫藏在荒星,还把他做成了能源承载器!

艾文看了霍登一会儿,然后肯定地说:

因为你仇视我代表的东西。是雄虫,还是整个相关的阶级?

都有。霍登把两手放进兜里,站在那里缓缓左摇右晃。他出现后艾文没有上前过,于是两虫之间一直隔着两米长的距离,在并不清晰的灯光下看着有点模糊。在艾文看来,霍登的动作有一种古怪的韵律,好像他在进行一种旁虫难以理解的舞蹈。

如果你问我当初在研究院里学到了什么,那么我的答案是:什么也没有。霍登轻快地后退两步,好像转了半个圈,除了这些上流虫的自私和卑劣。所以这是一场报复。既然一切都是命运的指引,我干什么不顺从我自己的内心,考验考验虫性呢?

艾文又想起了两虫上次分开时的场景。

他说:所以,选择权一直在我。只要我选择跑了,塞尔维亚星就要完。

对。霍登赞许地说。

那样的话,罗塞尔是不会放过你的。

他当然不会放过我的。

艾文匪夷所思:你把一个星球和你自己的全部,押在我身上?

霍登:罗塞尔也是这么问的。

艾文:那罗塞尔知道你是谁吗?

他?霍登在地上划了划,可能知道我和罗德订婚的事,也可能忘了吧。不过我不是那种能被轻易忘掉的虫,所以我倾向于他知道。但那有什么关系?我和他并不是什么亲密无间的合作伙伴,事实上,要不是做不到,我看他挺想弄死我的。

艾文忍不住问:为什么?

霍登的动作停住:因为你刚刚的那个问题。

刚刚的那个问题。

如果我跑了,艾文盯着霍登看,你真的会看着?

我什么也做得出来呀。霍登做了个伸开双臂的动作,报社啊,其他啊,这类事情。最开始几年,我天天都在想这类事情。但你拿着机械心和陶德一起走出那扇门的时候,我其实已经知道,不必为此过多担心了。

艾文神色复杂:你还挺相信我的。

霍登立刻澄清:我不相信你。

那你

但我确实在思考,一只虫的本性,和他的出身究竟有什么关系。

那你思考出什么来了?

霍登没有说话。

他也停止了那些看起来在灯光下特别滑稽的动作。艾文看着他在原地整理了两下袖口,随后转过身,走了过来。即使如此,他也没有彻底走到艾文面前只是在一个可以堪堪够到他的位置,意图不明地,摸了一把他的头发。

然后霍登再次后退了。

艾文在一秒钟内反应过来了他此举昭示了什么:你这就要走了?你要到哪里去?

他上前几步,而霍登已经背对他,开始向长廊深处走去,声音模糊不清地传回来:

我哪里都能去。你还不明白吗?我只是为了一点私仇留在这里的。

霍登已经沿着走廊慢慢消失。

艾文好像要抬脚追他,但膝盖微弯一下,又停住了。

他呆呆地站着,突然喊了一声:

霍登!

属于霍登的脚步声停止了。

你那天艾文对着黑暗断断续续地追问,是刻意要激怒我的,对不对?

哪天?

你说,希望我从来没有出生过的那一天。

虽然已经看不见霍登的影子,但莫名地,艾文感到他转过身来了。

应该对吧?他一定是又耸了耸肩,毕竟其实我很高兴你出生了。至于其他,我很抱歉。不过就算你当了一回燃料,那些程序也是不会造成后遗症的。维修的话,你自己应当都知道要怎么做了。

我并没有原谅你的意思。艾文说。

他等了一会儿,听见霍登笑了一声。

我知道。霍登说。

然后他就走了。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