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1 / 2)

哦,还有一条:【霍登通缉令】

本来霍登只是要和罗塞尔一样接受审查,但罗塞尔跟着相关部门走了,霍登的办公室却空空如也此虫干脆虫间蒸发了。原本他只是嫌疑重大,这么一搞,立刻变成了确凿的畏罪潜逃,现在主星在倾尽全力试图抓住他,但抓了将近一个星期,也没见到有什么进展。

说实话,以艾文对霍登的了解,他觉得他们永远也不会抓到霍登的。

毕竟霍登神通广大。

可既然霍登神通广大,自由党到底为什么会突然被泄露机密,从而那么大、时间跨度那么久的一个计划彻底付之东流呢?那和匿名虫、和艾文自己有什么关系?艾文想到这里,只觉得世界非常复杂,而他一点也不想成为其中的一份子,只是想和瑞安在旁边吃瓜而已。

不过现在也差不多。一切都结束了。瑞安在喝酒,艾文在吃苹果,而新闻上写着:

【惊!雄虫艾文再次做出惊虫之选】

艾文:

互联网到底什么时候能忘记他呢?

他不用点进去,就已经知道里面是在讲他要和瑞安一起回塞尔维亚星的事情了。既然艾文知道,他就不再费神点进去,而是干脆退出了新闻界面,回到了购物界面,在那里他要购买新的、带到塞尔维亚星的御寒衣服,因为等到冬天,他打死也不会再穿那中铁桶一样的羽绒服了。

没错,艾文确实要和瑞安一起回塞尔维亚星去了。

新闻里大概是这样写的:

在经受了一系列跌宕起伏的戏剧性经历后,雄虫艾文终于做出了夏天结束之前的最后一个惊虫之选。在经过联邦特殊审批(包括体能和精神状态)后,他已经得到批准,正式前往伊尔加报社-塞尔维亚星分部。在那里,他将居住在军营中,按照每月一刊的频率,意图用个虫的声音重新唤起大众对荒星的认识和关注。

好奇的观众或许会问:为什么我从来没有听说过什么伊尔加-塞尔维亚星分部?

那很正常。因为这个部门此前从来没有存在过。伊尔加在昨日晚间正式宣布成立雄虫艾文的专属专栏频道,派遣特约记者艾文前往当地,每年休两次长假回主星,日期自定。相信在不久的将来,此部门会更加壮大,我们期待雄虫艾文带给我们更多令虫惊奇的声音。

终于结束了。艾文又说了一遍,发生了这么多事情之后感觉这些讨厌的事情结束,好像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但瑞安说不是理所当然的。

那就不是理所当然的,但我们非常幸运。艾文想了想,决定同意他,因为他发现这一连串事件的推手其实是自由党,或者匿名虫。他和瑞安只是两只非常普通、非常小的虫,得以从它们中间的缝隙里爬出来,然后对这一切敬而远之,让政党之争自己到一边玩去吧。

瑞安说也不是因为他们幸运。

是因为你。他对艾文说,眼睛的颜色正好和酒杯里的颜色呼应上,所以艾文把视线从苹果上移开,又多看了他一会儿。看了一会儿后他就决定不止是看了,反正他们在宿舍里,无虫打扰,就干脆黏黏糊糊了一小会儿。

随后艾文恢复神智:和我有什么关系?

这回瑞安不说话了,艾文觉得他的意思是让自己意会。意会什么呢?艾文仔细想想,好像他压根没有做什么至关重要的、了不起的事情。他只是在不得不上战场的时候上战场;不得不当工具虫的时候当工具虫;不得不转行的时候开始写文章虽然其实细想起来,也没有那么多不得不。没有虫让他上战场。没有虫让他和自由党决裂。没有虫特别安排他去写什么。

艾文继续想:除此之外,他还做过些什么自己并不是特别想做,但仍然不得不做的事情,例如草率地结婚,没有典礼,只有一个可怜巴巴的小加油站

然后他发现,自己光是吃苹果也能把自己吃迷糊。

因为是时候提起他之前的第二个想法了:

为了不留遗憾,他打算在临走前办一场正式一点的结婚典礼。新闻爱怎么说怎么说去吧,反正他决定不留在主星和两个党派玩了,没有虫能够再要求他保持低调。

婚礼也是伊尔加帮着办的,所以自然而然地,此事也上了报。

报纸和典礼进程同步,甚至还附带一场直播。于是当日直播栏目虫数爆满,虫们都想看看这位传奇虫物是怎么办他史无前例的婚礼的。其实并没有那么夸张,至少在艾文看来,这只是一个符合他自我幻想的小典礼而已。只有手持伊尔加工作证的虫能够到场,在典礼开始前,他们先聚集在阳光下铺着白色蕾丝桌布的长桌上,先后安装自助冰激凌机和巧克力瀑布。

连董事也来了,不过他坐了一会儿就走了,剩下主编在那里。

不过主编倒不至于跟着其他员工一起搭建巧克力瀑布什么的,不,他不干那种小事。他需要为另一件事进行准备,即艾文既然一个拿得出手的长辈也没有,那么他就得负责站在那儿,给艾文准备一个小小的致辞。他准备致辞的时候艾文在换衣服,顺便拿出光脑,偷窥了一下直播里午餐桌的准备进程。

然后他把它截图发给瑞安,意思是他也可以期待一下。

发完图片后他退出程序,往信息栏下面滑动,回复米克的祝贺词。随后他继续向下,不出意外,又看见了那只奇妙的匿名虫栏目。

艾文盯着那个对话框看了好一会儿,心里想着之前它给他造成的一系列影响。如果这只奇怪的匿名虫从来没有存在过,那么他现在应该会在什么地方、在做什么呢?

答案很简单:他还在给自由党当工具虫。

而他的生活肯定不会再有现在这样的跌宕起伏,除了一点:它会特别没有意思。

而且也毫无意义。

艾文有一种奇特的感觉,即这只匿名虫肯定和他自己有什么了不得的关联,毕竟他的一举一动,好像是特意围绕着自己而发生的。他又联想起此虫寄给他的柠檬酒和那奇奇怪怪的熟悉语气,突然虎躯一震,因为他突然起了一个令虫难以置信的念头。

然后他想:我怕不是疯了吧。

他一边想,外面有虫过来叫他,说外面一切准备就绪,可以开始了。

还是或许您想再彩排一次?

不彩排了。艾文说,我相信你们的能力。再说去塞尔维亚星的星舰晚上六点开,我们还是多空出一点时间为好。

然后他们就开始了。艾文关了直播,走到花园里,和看不见的观众们挥挥手,然后把正式婚礼该走的步骤都走了一遍。他自己感觉不错,就是瑞安有点紧张,不过其他虫应该没有看出来,毕竟他们和瑞安不熟,很难从那张常年面无表情的脸上看出什么具体的情绪来。

他们接了个吻,然后听主编致辞。

主编不愧是主编,他只看了一眼稿子,就毫无停顿地致辞了将近半个小时,内容有一半和艾文没什么关系,不过还挺有意思的,所以他听得还挺高兴。到了最后,主编突然非常有深意地看了艾文一眼,终于收尾,进入了最后一段:

似乎有些虫就是如此。看似生来高虫一等,但其实和我们一样无法决定自己的轨迹,被一遍遍推向不同的命运。

但即使如此,他们仍然可以为自己做出选择。

而更加难得的是,每一次,他都做出了最不简单、且令虫敬佩的选择。

当然,也感谢他选择我来做致辞。既然如此,我就不耽误大家的时间了。让宴会开始吧。

前排的几只虫首先反应过来,开始使劲鼓掌。最后整个花园里都是鼓掌的声音,那些看直播的观众一定要记得调低音量,不然很可能会被手动致聋。

随后宴会开始了对于艾文来讲,和伊尔加挂钩的宴会都非常简单朴实,所有参加者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一刻不停地吃。艾文从长桌一端吃到另一端,期间又有无数虫过来,给他一串小苹果快或者糖果作为庆贺,他当然也把它们全都吃了。最后艾文坐在角落里消食,顺便和瑞安说几句悄悄话。

但他没能如愿因为光脑上有涌现出一条新信息。

【匿名:新婚快乐。】

第67章

是匿名虫。

那个奇怪的念头愈演愈烈。

怎么了?瑞安发现艾文表情不对。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